何清涟:马克龙理政 左右兼顾终成左支右绌(图)

2019-11-20 12:52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马克龙与夫人布丽吉特。
马克龙与夫人布丽吉特。(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1月20日讯】上台之初被誉为“政治神童”的马克龙,这两年总统生涯实在难受。竞选时聪明地设置了“不左不右,既左也右”的施政方针,赢得了左中右各方选民的支持,上任后大刀阔斧推行各类改革,遭遇各种反对阻力,一年多之后就爆发了左、中、右势力均参加的黄背心运动。就在11月份,马克龙又遭遇两件烦心事:11月8日,一位年仅22岁的青年大学生在CROUS学区服务中心前当众自焚,遗言表示希望以此提醒法国民众注意大学生当前的困境。11月16日是法国黄背心社会运动爆发一周年,黄背心发起全国总动员,举行大规模抗议。

马克龙兼顾所有政治光谱的“亦左亦右”政策,为何会演变成今天这一“左支右绌”的困局?那是因为法国各种社会弊端积重难返,任何政治家上台,也有心无力。

马克龙的竞选口号意在左右逢源

回想左派马克龙两年前参加总统竞选时调整的中间姿态与承诺,再检视马克龙公开言论所展现的变化历程,对于认识法国现状十分有帮助。

马克龙本是左派,但在大选前,他看到法国民众既对左右对立深感厌烦,又对勒庞当选感到恐惧,很聪明地提出了“不左不右,既左也右”的理念口号。据法媒分析,这是他胜选的重要原因。马克龙倒也不食言,上台之后立即推行一系列社会经济改革,态度强硬,信心满满,在短时期内也被看好。马克龙入主爱丽舍宫一周年之际,法国Elabe研究所的民调显示,超过69%受调者认为,马克龙是一位真正的“改革者”。

但凡“改革”都难免动人奶酪,改革者行路难古今皆然。短短一年内,法国政府出台了劳动法、财政税收、教育、移民等多个领域的改革方案,铁路、医疗、退休制度和公共服务等部门的改革也正在进行或即将开始。对这些改革的质疑和反对之声此起彼伏,各行业旷日持久的罢工更是让政府焦头烂额。面对非常巨大的阻力,马克龙毫不退让,认为改革是为了兑现竞选承诺,自己的口号就是“说到做到”。法国《回声报》曾发社论称,法国大革命是一场12级飓风,戴高乐1958年出任总统是9级强风,前任总统奥朗德只是2级微风,而马克龙改革则是6级大风。

马克龙的改革遭遇左中右反对

2018年11月17日,法国的“黄背心运动”(法语:Mouvement des gilets jaunes,又称黄马甲运动)开幕,马克龙从此尝尽了苦头。

黄马甲运动最初的起因是,示威者不满油价持续上扬以及马克龙政府调高燃油税而上街抗议。但是诉求有如滚雪球般迅速扩大,包括提升草根及中产阶级的购买力,以及要求法国总统马克龙下台等。马克龙当初那“不左不右,既左也右”的口号让他左右逢源,成为爱丽舍宫主人;但系列社会经济政策的改革,却让他成了左、中、右的共同“敌人”。黄背心运动的参与者囊括了法国左、中、右所有政治光谱,包括并没有特别政治倾向的法国人。从后来的十几轮抗议活动内容来看,燃油涨价只是一根导火索,它引爆的是法国民众对政府的高税收政策的不满,以及对马克龙经济改革企图的否定。抗议者要求政府全面减税,同时调高最低工资以及退休金水平。运动初起之时,据《纽约时报》报道,多项民调显示,70%至80%的法国人对“黄背心”的诉求表示同情。

黄背心运动导致了法国自1968年的五月风暴以来,最大规模的社会动荡。马克龙聪明地提出开展国民辩论,但法国现状注定辩论很快无疾而终。马克龙终于发现他无法满足民众复杂的利益诉求,于是在2019年的新年献辞中说了那番著名的话:"我们不能只要求少工作,却多挣钱;多减税,却增加开支;不想改变我们的生活习惯,却想呼吸更纯净的空气。"他批评民众们不能提出相反的要求,直白地指出“既要……,也要……”的不现实。但他却忘记了,当初他提出“不左不右,既左也右”的竞选口号就是希望左右逢源,应许将满足诉求矛盾的大众要求。由于无法完成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黄背心运动中,让马克龙“赶紧滚蛋”的唾骂成了伴奏曲。

法国社会积弊深重

但如果将此归咎于马克龙个人的领导能力,那就大谬不然。“黄背心”们大部分是生活在巴黎郊区和乡镇中的法国中底层民众,这场骚乱其实是法国底层民众借此释放心中积郁已久的不满情绪。这种社会不满源自三点:失业率越来越高(失业率达到9.1%,年轻人失业率更是达到了耸人听闻的24%),生活质量逐渐下降,实际可支配收入越来越低。这三点其实是法国多年的社会积弊,马克龙的改革只是戳破了法国社会的脓疮。

法国早已债台高筑。黄背心运动爆发前的2018年第三季度,法国的公共债务已高达22553亿欧元。与此同时,法国早已是经合组织内税负最高的国家。在马克龙竞选法国总统的2016年,世界银行和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联合发布的《缴纳税款2016》调查报告显示,法国平均企业税率高达62.8%,为欧洲最高;个人所得税之高也居欧洲前列,一个法国人一年的平均收入为5.58万欧元,纳税之后实际到手的钱只剩下不到2.81万欧元,税率高达57.5%,高于欧盟45.1%的平均水平。税率之所以高,当然是为了满足民众日益增高的福利需求。法国政党为了胜选,都采用福利换选票策略,结果是法国人的福利越来越好,保障越来越全,工作时间越来越短,各种带薪假期越来越长。在3000多页、重量逾一公斤的《劳动法》保障之下,法国人每周只需要工作35个小时,稍有不顺心就罢工数周。发放给穷人和失业者的各种福利、补贴和救济金,让很多法国人不用工作,也能体面生活。

法国人自得地认为“法国人工作是为了生活”,并嘲笑美国人“活着是为了工作”。其实,法国人早就丧失享受生活的资本了,只是法国知识界与民众中都选择无视现实。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不厌其烦地警告法国,“必须大幅缩减政府及公共支出,降低负债水平,否则法国必然会重蹈希腊的灾难性后果。”

马克龙寄望与中俄结盟

马克龙的改革,就是希望自己在法国这个“懒汉”身上抽上几鞭。他曾公开回怼游行民众:“想要买得起西装,就应该去努力工作”。但是,一个国家的民族性是很难改变的,面对“既要……又要……”的民众,马克龙终于发表了那番让民众极为不满的2019新年献辞,但仍然没有能力改变法国民众的惰性。据分析,法国大学生的福利并不错,11月8日跳楼自杀的法国大学生指的困境是学生毕业后的黯淡前景,但全法国学联主席想到的解决办法还是增加福利,“不论是住房̖交通̖饭堂都与年轻人被社会保障体系所遗漏有关”。

马克龙对内改革无望,于是想到对外突围。怎么突围呢?既然美国这个大哥已经不愿意再承担欧洲防务,还要在联合国不断退群,包括退出巴黎气候协议,马克龙于是转向一些他认为正在崛起的国际势力,比如中国、俄罗斯。据RT报道,8月27日,在G7峰会结束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法国驻外大使发表外交讲话时发出警告:我们已习惯18世纪开始建立在西方霸权上的世界秩序,但西方霸权在终结。中国正处于世界前列,俄罗斯也取得了战略成功。马克龙呼吁西方国家“反思”与俄关系,以避免被困在“美俄之间的战略斗争中”。

如果说在法国国内,马克龙陷入左中右共同反对的政治困境当中情有可原,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他的国际战略却大错特错,批评联合国与国际体系现有的弊端,表明他看到了问题;与中俄结盟却是开错了药方,而且错得离谱。看起来想学习戴高乐弄什么三极世界,最后结果肯定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