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被香港区选震住了 原来胡锡进们捣鬼?(图)


胡锡进被认为是一名致力为党发声且名声很差的民族主义者,其主持的《环球时报》在中共涉港负面宣传中成为主要喉舌。
胡锡进被认为是一名致力为党发声且名声很差的民族主义者,其主持的《环球时报》在中共涉港负面宣传中成为主要喉舌。(图片来源: 看中国摄影图 李天正 合成图)

【看中国2019年11月28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泛民主派候选人在香港区议会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据称令北京当局震惊,以致于官媒对建派派大败泛民大胜完全不提,除了引发一个导致误判的所谓“假情报”话题,还与什么有关?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资深编辑、记者詹姆斯‧帕尔默(James Palmer)撰文认为,《环球时报》之类中共官媒宣传制造出高层胜利妄想症,也是一个原因。

香港区选令北京震惊 《外交政策》编辑:提前准备得胜稿的官媒一片混乱

曾在《环球时报》任职外国编辑七年的帕尔默,2016年离职后返回美国,其后出任《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资深编辑,他25日以《港人打破北京的胜利幻想》(Hong Kongers Break Beijing’s Delusions of Victory)为题撰文,指曾向《中国日报》、《环球时报》及《人民日报》的编辑和记者了解,得悉他们在区选前夕已向编辑交稿,内容都是假设建制派在选举取得巨大胜利,并指投票率“证明了香港市民不希望动乱继续下去”,其中一篇报导更指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胜出的得票增多,并预留空位,让编辑刊出时加上实际票数。不过,选举结果令北京的新闻部惊慌失措,编辑要忙于找出办法,将选举结果导向成有利中共的舆论。

反送中抗争以后首次香港区议会选举,本次选举投票率再创历史新高,被认为是变相公投,泛民主派在区选中取得388个议席,建制派只获得59席,港人不满但却常在《环时》受访的何君尧等九名立法会兼区议会的“双料”建制议员均连任区议员失败。

亲中香港媒体《香港01》事后援引不具名消息人士的话说,北京高层对周日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感到吃惊。中南海的分析是,在香港中文大学和理工大学激烈的警民冲突,以及吐露港公路和红磡隧道被堵等一系列事件后,香港民众对激进抗议者的不满情绪可以抵消反送中运动的部分冲击力。

这次香港区选令北京当局震惊,也意外引发一个所谓误判和“假情报”话题。

据《新唐人》25日报导,一名香港建制政党核心人士获悉多区失利后,表示连一些预计可险胜的候选人也败阵,认为这完全是特首林郑月娥与中联办导致的恶果,“刚愎自用、欺上瞒下、谎报军情,中环、西环都有责任!”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资深编辑、记者詹姆斯‧帕尔默25日文章认为,这次所谓的误判,造成中共严重误判的原因,是中共操纵香港舆论的人,亦是负责为自己报告成功的人。

作为主要渠道的中联办,实际上是统一战线政策的协调者,协调亲北京的政客、中共支持的新闻通讯,以及拉拢赞助和商界网络,并同时向中央政府提供情报。而为了掩饰它在反修例运动中的严重过失,便以“沉默大多数”作说词,并把这种说词回馈给北京,唱反弹的则被压制。帕尔默说,国台办几年前也曾出现类似问题。

帕尔默还说,北京误信会胜出选举,是因为中共高层内部相信自己香港的宣传,“这对中国的管治和香港的未来而言,都是令人恐惧的前景,尤其是这个体制经常拚命为灾难性的失败寻找政治借口”。而中共官媒在区选后转而讉责示威者和美国所谓的介入选举,可见一班。

帕尔默说,“宣传是令人头疼的毒品,而北京还沉浸在自娱自乐中。”“与香港大多数观察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北京)编辑们及其背后的官员似乎真的相信建制派将赢得压倒性的胜利。”

他说,中共官媒甚至提前只准备获胜通稿。但香港人打破了北京的胜利妄想,选举结果让北京的新闻编辑室陷入惊慌失措的一场混乱中,因为它们难以找到支持中国共产党的报导。

在投票前,香港大多数分析师思考的最大问题是,泛民主派是否会获得足够的席位赢得多数,不过大陆新闻编辑室准备的稿件却都是建制派将如何进一步扩大席位。

中共宣传造妄想症 《环时》总编胡锡进是个罪人?

帕尔默曾是《环球时报》的前外国编辑(2009-2016年)。他写道,他有问过中共官方媒体《中国日报》英文版、《人民日报》以及旗下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的英语版编辑及记者。因事态敏感,受访者都选择匿名。这些受访者均表示,在11月24日选举日前一天媒体准备送印的文章都清一色假设选举建制派能取得巨大胜利,并已提交给编辑。内容包括:何君尧等建制派议员占据的席位增加(留空等待填写数字)。

何君尧不断对香港抗议者进行恶毒攻击,民间对他的评价极差,连英国母校也撤回其荣誉学位,不过他的评论文章却能经常刊登在中共的喉舌《环球时报》上。

主持《环球时报》多年的总编胡锡进被认为是一名致力为党发声且名声很差的民族主义者。

《中国日报》和《环球时报》在选举前发表的文章都显示,它们认为大选“胜利”在握。

帕尔默指出,新闻机构的标准做法是提前准备不同结果的稿件,或者至少要预先准备一些稿件应对突发情况。但对中共媒体而言,他们不可能这么做。中共的宣传总是称,投票率“表明了香港居民希望止乱”。这显然与中共高层近期的发言保持一致。

但帕尔默说,需要指出,“止暴制乱”只是中共的一种宣传,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想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中共高层官员相信他们对香港的宣传有用。但在选举上,北京对香港的盲目自信显然摆错了地方。

事实上,此前香港的多次民调早已驳斥中共的自信,只是共产党不肯承认。香港民调显示,香港人缺乏对大陆的认同感以及有对港警的高度不信任,虽然绝大多数香港人也不喜欢暴力,但他们认为暴力的原因还是归罪于政府。

帕尔默写道,“(中共)这种自信对中国国内以及香港的未来治理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前景,尤其是恰逢中共体系正努力为这场灾难性的失败寻找政治借口的当下。”“这种妄想症可以发挥极大的作用。”

北京的独立政治分析人士吴强也对媒体说,北京对香港的民意以及对民主政治一直不了解也不理解,这使得北京对香港的局势做出了误判。而除了误解、不理解民意以外,“他们似乎也被自己的新闻机关、宣传机关,驻港机构,无论是中联办还是港澳办对香港选情投其所好的分析给误导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