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国安单位爆料向心在台大本营(组图)


王立强共谍事件显示北京积极且持续地渗透台湾,依据国安单位长期掌握的情资显示,台北的101大楼早被视为红色势力根据地。
王立强共谍事件显示北京积极且持续地渗透台湾,依据国安单位长期掌握的情资显示,台北的101大楼早被视为红色势力根据地。(图片来源:Pixabay/公有领域CC0)

【看中国2019年12月3日讯】王立强共谍事件显示北京积极且持续地渗透台湾。比如台南地检署查获大陆情报人员以金钱、手表吸收中华民国军官为北京发展组织。有专家认为,北京对台渗透是万箭齐发,“是以一个省的地方政府对台湾一个县的模式在进行统战,这代表资源非常充分。”还有学者分析,依据国安单位长期掌握的情资显示,台北101大楼早被视为红色势力根据地,代号为“小香港”。

北京利诱吸收 台现役中校“收钱没办事”不起诉

据《LTN》报导,大陆情报人员要台湾的军官循国共内战时,北平国军不抵抗共军的“北平模式”、在北京武力犯台时相助。

台南地检署(下称南检)查出台湾工党主席郑昭明、中校退役的军官儿子郑志文涉为北京发展组织;检方依违反国安法起诉郑氏父子,并分别对郑昭明求刑3年、郑志文3年8个月。

而另一名现役陈姓男军官收了好处却未办事,所以检方不予起诉。但检方说,由于他涉收好处,此案会移交军方做处分。

南检检察官王圣豪于今年7月间接获了检举展开侦办,被告76岁的郑昭明为台湾工党主席与大陆河南、福建省等多个联谊会干部,长期频繁地往来中、台两岸。

而50岁的郑志文曾任国军陆军飞弹指挥部中校监察参谋官等军职,2013年7月以军备局2020厂的中校退伍。郑退伍后担任郑昭明工党主席的办公室主任、两岸关系发展促进会理事长。

至于陈姓男军官则是郑志文的军中学弟,历任宪兵司令部少校宪兵官等职务,今年4月升任宪兵司令部中校组长迄今。

在2009年11月7日前某日,大陆情报人员李姓男子要求郑昭明介绍郑志文。李男在日本东京与两名身分不详的大陆贸易商餐叙时,李男向郑志文表明欲了解其职掌业务、国军反台独与对政府看法等。李男通过郑昭明交付一只瓷花瓶(后已灭失)以及美金1千元给郑志文零用。

在2010年10月8日前某日,李男将自己是大陆福建统战部人员身分告知郑昭明,要他再安排与郑志文在第三地会面。同年10月8日至11日,郑氏父子到新加坡与李男及两名身分不详人士会谈,席间,李男也向郑志文表明身分,并请他引介其他军中现役同仁出国结识。

李男更向郑志文提及希望他能循“北平模式”(指国共内战中期傅作义将军驻守北平的时候,对共军采不抵抗策略),要郑在军中继续升迁、发挥影响力,共谋祖国的统一大业。

郑志文答应之后当场签下两岸互信协议书,李男再给郑1万美金见面礼、1千美金零用跟一支市值1万元天梭表。后来,郑用1万美金作为退伍后创业基金。

郑志文退伍以后,李男再催促他,因时任宪兵指挥部中校的陈姓男军官约郑于2016年12月间至马来西亚旅游,郑约李男到吉隆坡会面陈,李男再付2万人民币给郑,作为两人的旅费补贴。

郑志文再以视察投资公司为名,请陈姓军官在2017年8月中旬至越南旅游,在胡志明市与李男、另名不详人士餐叙。会谈后,郑志陈告知“李男是大陆高层人员”、欲邀陈为两岸和平统一共同努力。陈沉思良久后表示同意,李男再交付2万人民币于郑,贴补两人的旅费。

到了2018年7月,郑志文再邀陈姓军官去越南,在胡志明市安排他与李男及其上司陈总(真实身分不详)认识。陈总表明,若将来北京武力犯台,希望陈军官能循北平模式不抵抗共军,共谋祖国的统一大业。陈总再交付1万美金跟一支天梭表给陈姓军官作为见面礼;李男再付郑与陈军官各1千美金当作旅费补贴。

今年7月间,南检追查此案、传讯郑氏父子,他们自白坦承犯行、缴回不法所得;而陈姓军官也缴回一支天梭表。

考量郑氏父子为北京发展组织,尤其郑志文身为高阶军官,严重影响国家安全、破坏部队纪律,对于国家忠诚度荡然尽失,接受北平模式如同阵前叛逃,恶性颇重,因此具体求刑;陈姓军官因收好处,但未办事,不予起诉。

台南地检署的襄阅主任检察官林仲斌表示,检方并无查出郑志文与陈姓军官有涉泄露国防军事机密给大陆情报人员情事。

北京渗台“1省对1县” 专家:需全民觉醒防堵

据《Epochtimes》报导,政治作战学校22期、前亲民党的国大代表黄澎孝表示,美国副总统彭斯曾说,北京通过对美国校园、传媒、华尔街和政治人物的收买,持续对美国进行渗透;而且台湾的地理位置邻近大陆,两岸也有共同的文化,这对北京渗透而言更为方便,因此可想而知是万箭齐发,向心只是之一。

谈到北京对台渗透的特性,黄澎孝表示,“中共对台湾的渗透组织是多向的,且应都是单向指挥,且为避免一次性被大举破获,彼此间少有横向联系。”

黄澎孝表示,北京已注意到台湾的最基础民间信仰,向宫庙进行渗透,并在这些宫庙发行的农民历中,置入性行销“一国两制”、和平统一,以及支持特定亲中候选人等立场。此外,有些宫庙则是接受赞助而选择支持北京。

彰化“五星共产庙”拆除最后一道墙的倒塌瞬间。
彰化“五星共产庙”拆除最后一道墙的倒塌瞬间。(图片来源:彰化县政府官网/公用领域)

黄澎孝表示,台湾的宗教体制中,对宗教信仰多采取尊重的态度,因此不课税且松散管理,但这等于为北京渗透台湾提供一个好的发展场所,“台湾在这方面要特别注意,中共会借由渗透公庙,在台湾各地建立渗透与颠覆的据点。”

另外,黄澎孝表示,台湾的全国村里长联谊会里的部分组织高层之立场目前相当亲中,换而言之,北京可通过该组织影响台湾的村里长的立场,从行政组织的最底层打入台湾的社会,“中共可通过到中国旅游参观,以招待的方式,跟台湾的最基层民众建立联系管道。”

“中共做得非常细腻。”黄澎孝表示,就他所知,北京对台湾各县市的渗透,是以一个省的地方政府来认养台湾的一个县的模式进行分工,“这代表中共可以做得很专注,同时人力资源非常的充分。”

黄澎孝表示,台湾对北京的渗透已是防不胜防,但是王立强的事件已对台湾民众敲响了警钟,使他们松懈的心防重新觉醒。另外,台湾的国安防中共渗透的因应力道并不足够,也得靠全民共同的觉醒与留意,建立对北京渗透的认识,才可加以防止、防堵和揭露。

台北101成共谍大本营?学者:代号“小香港”

两岸政策研究员张宇韶接受专访时提到,他有许多朋友在国安局、调查局服务,当问他们对101的看法时,他们直言,在具有中资背景的顶新企业入主了101后,在中华民国的国安单位眼中它就是“小香港”,又可以称作“驻京办”。

爱国同心会张秀叶。
爱国同心会张秀叶。(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若仔细观察101大楼里的企业,多被大陆相关企业所占据,而且彼此间的关系可互为合作。张宇韶近一步解释,为何称为“驻京办”:因在大陆所有省营企业、地方政府在北京都有所谓的办公室,而现在101里有半官方、国营企业进驻,甚至连大陆四大银行也在周边设有据点,就可看出其重要性。

那为何把101称之为“小香港”?张宇韶分析,因为香港在冷战与后冷战时期,变成各国特务交换情报的一个重中之重之处。大陆需要资金与技术,西方需要情报,所以皆拿香港来试点,这地方就像30年代的上海一样。

王立强在接受澳媒专访提到,受到香港的中国创新投资公司负责人向心的指挥,而后者是北京派来的高级情报员,更受到共军高层聂荣臻之女聂力,及其丈夫丁衡高上将之委派,在香港收购2家上市公司“中国创新”与“中国趋势”,过去更定期来台湾并置产,买下信义区“冠德远见”豪宅,同层楼两户。

张宇韶说,据国安单位情报,只要向心来台湾,就有大陆驻台湾的驻点记者,或国有企业老总以及台企业家,在一家广式料理餐厅聚会,这就是一种讯号。

宇韶强调,其实“国安单位监控向心这条线,已长达两三年之久。”目前许多领域人士也不断爆料。比如台大资工系教授高成炎谈到,曾经被向心找上,有意收购其兰阳地热电厂。

张宇韶说,若这些共谍以商人身份来台置产,首先以投资房地产名义,再将触角深入绿能和地热,假若投审会让其通过,向心就可勘查台湾所有地形。

张宇韶认为,王立强爆料只是个开始,因为此案令北京在台渗透已久,这些几乎快要麻痹了的国安问题,有机会再度被台湾人所关注。

另外,王立强点名被澳洲政府禁止入境的大陆富商黄向墨,也和向心来往。然而黄在2015年曾以统战组织“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名义来台,在台商牵线下来台“探路”,当时并拜会朝野政党。这部分许多人也不敢回应。张宇韶直指,“说王立强是骗子,是这些见过向心、黄向墨人士‘围魏救赵’的计谋。”

针对王立强提到,还有十位曾获北京金援的未爆弹。张宇韶认为,这消息一传出人人自危,前一阵子频繁出入大陆的立委有哪些人,其实很好推测,也更显示出如今立法院推《反渗透法》的重要性。

至于也被王立强爆料拿了两千万人民币的韩国瑜,向媒体大声疾呼:“如果我有拿中国共产党一块新台币,我会退出总统大选”,张宇韶则认为,很多手法可以拿到金援,如利用台商化整为零,或者是不对等的利益交换等,怎么可能直接汇到个人帐户?

张宇韶建议检调单位必须厘清向心这段时间在台见了哪些人士,除了地热、房地产外,是否还接触其它领域。若国安局调查局这两三年来布建成功、蒐证完整,民气现在可用且有证据,就可依《国家安全法》第五条,为敌国发展组织犯罪查办,方能有效吓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