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免于恐惧的生活(组图)



80万香港人参加国际人权日游行(看中国摄影/周秀文)

【看中国2019年12月9日讯】作为内地人,我和香港是有渊源的。18岁的那一年,我跑去香港很多次,参加SAT测试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也逛了很多地方,大学和中学,繁华如置地广场,平凡如寻常巷陌都有涉及。香港给我的印象是商业化的精确性,和对一般生活的关怀同时存在。那一年我在香港遭遇过cashier面对讲普通话的我们无故多收费(我讲英式英文的话就再没遇到过),也在问路的时候受到本地市民热心指引。但是我总体的印象是好的。这是一个本土意识与宽容并举的地方,两文三语所有的文化交汇,并行不悖。

最为深刻的印象是,当时我住在旺角,就在花园街和旺角警署一带,亲眼目睹了雨伞革命的一幕。之后,我去了一趟书店,并不是在找政治评述类的书,而是特意去找了香港中学文凭考试的作文范文。我第一次看到了,对于当局政策的不认同、抗争的过程与心理历程,可以作为一篇范文收录。这是在大陆不敢想象的。这是让我震惊的,这本书我买下来了,现在还在家里。

六月以来的运动,我几乎每天都在推特和境外媒体查看最新的报道。说实话,在大陆的语境下接受了四年的大学教育,我除了专业知识之外,政治经济学的认识是很贫乏,很弱的。我很难形成基本的政见,只是在接受信息,但是我第一次观察了一个现象级的民意井喷,我开始意识到,“民意是要被代表的,而不是要被决定的”。我惊讶于官方媒体用粗劣的语言,煽动对立和目标不明的仇恨。我一开始归因于狭隘的国族主义,觉得是因为还停留在晚清近代的“土地不能少”的敏感语境下。但是后来的观察证明我错了,这比狭隘民族主义的煽动更为低劣,是以对异见的彻底打压和消灭为目的,对民众的填鸭式教育:听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80万香港人参加国际人权日游行(看中国摄影/周秀文)

8月14日我发了一条推特:“近来新闻每让人夜不能寐,我唯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无端敌意的释放和扩大。我不能容忍在目标中夹带私货制造混乱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也不能容忍无故诋毁抹黑以一种幸灾乐祸的态度隔岸观火喊打喊杀。”我不能容忍的是,那种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前提下可以蔑视生命的态度,“杀光”、“出兵”的喊声,让我神经衰弱。我进一步又想:将示威者全部crush掉,让他们下跪屈服,就是国家的最高利益了吗?对不起,这样的利益我不想要,我也耻与和怀有这样心思的人为伍。

在家里,我和父母进行着友好的政见讨论。父亲说:正因为我国奉行专政,才能高效的完成各项建设任务,展现奇迹般的发展速度;老百姓对政体合法性的认知,完全来源于平均生活水平的进步。换言之,“老百姓只要看到菜篮子里有东西,就会认为是好政府”。我一开始也无法反驳。后来我认识到,执政的合法性其实来源于对个人自由发展权利的保护,香港人给出了答案,大湾区政策出来了,他们说没有自由的“好日子”,不愿意去过。在网络发达的新时代,年轻人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影响公共事务,希望看到自己的意志汇集到决策中去,这是源于一种天经地义的,“自己掌控自己”的本能,以及对生活于其中的一方土地的热爱。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否定、指责、污蔑。所以区议会选举开票的那一天,我如释重负,觉得这种理念还没有死,实在是万幸。

孙中山先生说:政治就是众人之事。我希望传达给香港同胞的话是,我依然坚信着真正民主的转型能在大陆实现,能让大中华全境享有自由。虽然说这种理想就像童话一样。前些日子看到一档电视节目,里面在辩论,“要不要主动告诉孩子童话是假的”。我觉得不要。我相信着,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能够看见,在中华的土地上,集会、言论、出版的自由能真正实现,有普选的议会代表制度,没有人会因言获罪,没有人群被系统性地剥夺人权,所有人在一个国与民共进退的制度下自由生长。

如果现在问我:最好的独裁和最烂的民主你要哪一个?我会回答最烂的民主。因为,免于恐惧的生活,是人类最基本的底层需求,如果不能实现,其他的又有什么意义呢?这就是反修例运动给我的启示。请香港人相信,你们的理念,在中文群体内,并不孤独。一齐奋进,要让这理想变成现实。谢谢你们。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