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两独共振增 国民党途穷附共(图)

2020-01-19 08:45 作者: 练乙铮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台湾选举国民党大败,党主席吴敦义(前右2)率党一级主管辞职。(图片来源:林俊耀/中央社)

【看中国2020年1月19日讯】政治互动无边界,此于台港之间一览无遗,有不经意的,也有刻意的。2014年4月台湾太阳花学运成员占领立法院,成功打掉两岸服贸协议国共合作版,成为香港社运的一个榜样。2019年香港的7.1占立,打响反送中勇武第一炮,掀起一个史无前例和勇结合的反恶法、争自由运动,终于迫使京港统治轴心停止该项以法打压、一国吃两制的政治阳谋。那是台港之间一种大体上不经意却彼此观摩、启发和砥砺的互动产生了成果。

此外,港台之间还有比较刻意的互助。众多香港抗争者到台湾为上周六的大选响警号、当人办,提醒当地人一国两制是骗局;那虽然不是民进党致胜关键,却肯定有助小英拉开与国民党亲中参选者韩国瑜的民望差距。另一方面,小英政府几年来一直提供香港抗暴义士出亡之后的一个容身所,一如清末日本之于兴中会同盟会。

由于冲击立会乃至被迫出亡的港人很多是独自派青年,而台湾执政的民进党终极主张是台独,因此上述互动互助大体上可称为“两独共振”;那当然是北京最不愿意见到、却很难阻止的事。小英选胜后,这种共振无疑会加强。

英德配胜出与台独指数

蔡英文是个“低调独”,公开只谈自由、民主和社会民生政策改革,而在统独问题上不超越隐晦暧昧但目前还是比较安全的“华独”(主张“台湾已经是主权独立国家,名字叫中华民国”);她2016年竞选拍档陈建仁是一位无党派学者,形象比较中间。当政四年而独味如此温吞,导致一大片独派(主张以“台湾共和国”名义建国)的民众觉得不耐烦。这次小英挑选赖清德这位魅力派“高调独”作副总统候选人,不但重振党内声望,还把总统选举提升到一个自2008年马英九上台之后最明显的统独博弈层次。赖多次声明自己是台独人,只在带官职又被媒体问到统独立场的时候才嗑一下华独。因此,这次支持英德配的817万选民,可视作进一步认可了台独。

这对香港抗争运动里的独自派而言,既是一种精神上的鼓舞,具体方面也有收益,因为台湾作为他们需要时的国际上少数可避难之处,已变得更为巩固。设想假如今年大选越发亲中的国民党赢了,之后中国一开口,台湾不仅会马上停止接受香港独自派的人避难,已经前往的那一批甚至有可能被国民党政府当作向中国邀功求赏的物件,在一轮类似林郑搞的修法之后直接由台湾送中。如今这危机至少可延后四年,势必提振香港独自派军心。

这次选举结果的影响深远,不止四年。过去的四年,因为民进党全面执政(总统加立法院过半),大力推动转型正义,包括对国民党自1949年以来取得的不当党产进行清算;国民党财力大为削弱,不得不靠中国输血。最近,反水中国特工王立强在澳洲爆料,指中国2018年给韩国瑜竞选高雄市长的活动经费达280万美元,或可见一斑。但是,国民党这条财路,亦因立法院通过反渗透法而遭截断。腹背受敌,又没有了威权时代的种种特权,它更难翻身。

国民党有过辉煌历史。其前身同盟会和兴中会,是亚洲最早出现的含民主因素的社运组织,其建立的中华民国,是亚洲第一个按民主原则组成的共和政体。上世纪二十到八十年代末那段时间,它更是世界上最坚决的反共政党之一,老蒋小蒋与中共不共戴天。2000年之后,台商大举投资中国,得到各种特殊优惠。国民党威权统治下养肥的一众台湾官商资本家例如连战家属,就是在那一转变中最受惠的群体;这批人吃罢台湾吃大陆,很快令国民党从反共变附共。但大家注意到,那是发生在台湾民主化之后,所以除了这个政党的领导层出问题之外,还有更重要的选民因素。

“外省人”拒绝本土化

上一代香港人耳熟能详的一句话“香港是文化沙漠”,乃49年南来的中原文化人所发明;若把本土民俗文化不当文化,那句话也许泰半真确。那些文化人,尤其是上层、年纪比较大的,很多最后都没融入香港社会,到死还是只会说北方话。同样情况在49年之后的台湾更甚,因为老蒋除了把“外省人”带过去,还把整个威权统治机器也一并移植。那些外省人以江浙人居多,他们当中的精英,不止文化优秀,还最懂做生意,再加上威权统治赋予的优势,令他们鄙视闽南人、客家人和原住民,表现出恶性文化优越感,根本无意归化本土。因此,纵有晚年蒋经国的努力,国民党党内精英阳奉阴违的居多,令它当时无法变成真正的台湾政党。民主化之后,产生两个问题。

首先,由于民进党主打本土路线,而且主张台独,故那些抗拒本土、认同中土文化的一般民众(“龙的传人”不一定亲共),只能选择国民党作他们的政治代表。民主化之前,是国民党党内精英拖本土化后腿;民主化之后,则是国民党的一般支持者成为其本土化最大阻力。因此, 党内少数要本土化的精英,不会得到足够的支持,只能“卷而怀之”作罢,或者因坚持而遭驱逐出党。

与民主化几乎同步,中国透过大小三通大举对台统战,不限于商界;所有国民党高层信仰“血浓于水”者,都马上被中国利用,成为输送统战资材的纽带(例如那些被邀请登上天安门观阅兵的台湾退役老将);甚至,“血浓于水”成为国民党内高层机会主义者接受统战好处时自欺欺人的道德借口。由于中共统战主要吸引上层,因此国民党内新老高层成为引领该党转向亲共的急先锋;“连爷爷”、洪秀柱,乃至两年来风头一时无两的韩国瑜,皆其中表表者。

国民党一般支持者因念念不忘中土而反本土,其精英则亲共附共,构成了现时该党两大特色。不过,这个组合带有不稳定性,因为认同中土文化者当中,还有一小部份是反共的(中土文化与威权主义高度相通,故大多数其认同者或容共或亲共)。这小部份人日益从国民党剥离,故国民党的基本盘在收缩;当这个剥离过程完成,上上下下都容共亲共,国民党方能进入稳定平衡。这个平衡点距今不远。

台湾政界及评论界不少人在大选过后认为国民党玩完,那是不可靠的即时反应。另外一种人,大概是一些党内欲乘机抢位者,则夸夸其谈谓整个党要“打掉重练”,那是笑话了。只要目下支撑国民党的三大元素(认同中土文化者、亲共领导、中国统战资源)不从台湾社会消失,这个党就会载浮载沉地继续存在。

政党力量对比变化

选胜包含着危机。首先,英德配的得票率是57.13%,和四年前英仁配的56.12%比,只增加1个百分点。(蓝营两组候选人总得票率,今年是42.87%,2016年是43.88%。)这已是挟民进党全面执政四年的优势、加香港反送中、再加美中贸战台商回流推高经济景气的结果。当然,可以说,维持了15%左右的差距,本身就了不起;但这15%,很大部份源于投票人对英、瑜两人的印象反差。如果看另一组反映民众对政党和阵营本身的数据,情景就不一样。

台湾这次总统选举与立法院换届选举一并进行。立法院113席当中有34席是政党不分区议席,一党取得的不分区议席总票数可视作该党得到的支持度。按此标尺,和2016年比,民进党大输,得票减少56万;国民党反而大赢,得票增加144万。民进党相对国民党的优势,从2016年的44:27下降到今年的39:38,即几乎平手了。 两个因素使然。

民进党流失的不分区立委票,主要是给太阳花运动之后冒出的绿色小党拿走。这些小党包括时代力量、一边一国、基进党和资格稍老的绿党。国民党得票大幅增加,则主要是从2016年的极低位反弹、支持者归队的结果(2016之前那八年,马英九干得太差)。若以统独观点看,这两个政党的一起一跌都可说不特别重要;但如果不看政党而看蓝绿(统独)两营的不分区议席总票数,独派就不能安睡了。

和2016年比,绿营小增30万不分区立委票,蓝营大增80万票,后者依然是归队、反弹二效应为主;两营总票数差距缩小了10个百分点,虽然绿营还是以695万比蓝营的539万领先(这两组数字只包含得到十万票以上的政党的得票)。然而,不可忽视的,是柯文哲的民众党(去年8月成立,前称“白营”)由零急升到158万;显然,他取得了不少浅蓝浅绿尤其是浅绿票。2014年,柯靠绿营在北市让路过票上位,当选市长,但旋即发表“两岸一家亲”的论调,其后跟中国越发投契。国民党不济事,中国的对台统战投资当会部份转到柯文哲身上。下一次大选,可能就是柯与赖清德对决。

蔡英文狂胜,最大输家不是韩国瑜而是习近平。此公2019年元旦向小英发出统一威吓不果,10.1那天又对台硬销一国两制,但一国两制在香港给反送中运动打残,已成为强国统一工程的票房毒药,不仅小英嗤之以鼻,连韩国瑜也不好意思接,扭拧一番之后吐出一句Over my dead body!(韩是念英文系出身的)。因此这几天的北京《环球时报》气急败坏,评论写得辛苦,骂又不是,不骂又不是,连最讨好强国人的出兵说也难启齿,说到底台湾不过是用文明选票给你强国打脸,你就要动武?况且武吓去年多次用过,作用却与期望相反。贸战给美国KO,副总理要跑到美国签字求和;送中在香港焦头烂额,须煞车兼换马;干预台湾大选却到头来吃一记闷棍。领袖英明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