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洞宾飞剑斩黄龙 剑去不回方知遇高人(图)


吕洞宾飞剑斩黄龙,剑去不回方知遇高人。
吕洞宾飞剑斩黄龙,剑去不回方知遇高人。(图片来源:看中国)

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名岩,道号纯阳子。自从黄粱梦得悟,跟随师父钟离先生,每月在终南山学道。

一日洞宾曰:“弟子蒙我师度脱,超离生死,长生妙诀,俺道门中轮回还有尽处么?”师父曰:“如何无尽!自从混沌初分以来,一小劫世上混一,圣贤皆尽。一大数儒教已尽。阿修劫俺道门已尽。襄劫释教已尽。此是劫数。”

洞宾又问:“我师成道之日,到今该多寿数?”师父曰:“数着汉朝到宋朝,算来计该一千一百岁有零。”

洞宾曰:“师父计年一千一百岁有零,度得几人?”师父曰:“只度得你一人。”

洞宾曰:“缘何只度得弟子一人?只是俺道门中不肯慈悲,度脱众生。师父若给弟子三年时间,只在中原之地,度三千余人,兴俺道家。”

师父听说呵呵大笑:“徒儿住口!世上众生不忠者多,不孝者广。不仁不义众生,如何做得神仙?吾教汝去三年,但寻得一个人来,也是汝之功。”

洞宾曰:“今日拜辞吾师,弟子云游去了。”师父叫道童取来降魔太阿神光宝剑来赐与洞宾,对他说:“此剑能飞取人头,言说住址姓名,念咒罢,剑化为青龙,飞去斩首,口中衔头而来。”

然后师父将飞去收回的咒授于洞宾,并要求他答应三个条件方可放他下山:第一,到中原之地,休惹和尚闹;第二,将宝剑带回来,休失落了;第三,三年期限。如违了限,即当斩首灭形,洞宾满口答应。拜辞师父时,师父将三个条件又重述了一遍。

吕洞宾在山里跟师父修炼。
吕洞宾在山里跟师父修炼。(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洞宾背剑下山,按落云头,来到红尘世上,寻取有缘得道之士。整整行了一年,绝无踪迹。眉头一纵,计上心来。在山中曾听师父说,直上太虚顶上观看,青气现处,得道神仙。

于是,他去那无人烟处,喝声起,随云头直到太虚顶上。东观西望,远远见一处青气冲天而起。洞宾道:“好!此处必有神仙。”御风驾云,行到青气现处,不知何处。唤土地来寻问,答:“下界西京河南府在城铜驰巷有个妇人,年三十有余,不曾出嫁。累世奉道,积有阴果。此女唐朝殷开山子孙,七世女身,因此青气现。”

洞宾坠下云端,化作腌臜道人,直入城来。到铜驰巷口见一殷家铺面,立一个女子,道装打扮,眉宇间青气现。洞宾叫声“稽首”,那女子正与店员说话,回头道:“先生过一遭。”洞宾上前一看,见怒气太重,叫声“可惜!”在袖内拂下一张纸来。上有四句诗:

出山发愿度三千,

寻遍阎浮未结缘;

特地来时真有意,

可怜殷氏骨难仙。

诗后写道:“口口仙作。”那女子叫人把纸拾起来看,二口为吕,知是吕祖化身。急忙找人去寻,先生化阵清风不见了。殷氏心中懊悔。正是:无缘对面不相逢。

不觉又是一年,为寻可度之人。洞宾又去太虚顶上观看,只见一匹马飞来。下马离鞍,他从背上宣筒里取出请书:东京开封府马行街居住,奉道信官王惟善,请道一坛,请来道士二千员,恭贺纯阳真人寿诞。

洞宾一道云头直到东京人不到处,坠下云头。若这般模样,被人识破。把头一摆,喝声变,变作一个腌臜先生入城,且看那斋主有缘度否。

洞宾到坛上看,却是个中贵官太尉(朝庭内臣高级武官),好善奉真修道。眉间微微有些青气。洞宾肚内思量:“此人时节未到,显些神通化他,初心不退,久后成其正果。”

洞宾吃罢斋,言曰:“贫道善能水墨画,用水一碗,也不用笔,取绢一皮,画一幅山水画相谢。”众人取一幅绢与先生。先生磨那碗墨水,往绢上一泼,坏了那幅绢。王太尉见道:“这人无礼!捉弄下官!与我拿来。”

洞宾见太尉焦燥,转身便走。众人赶来,只见先生化阵清风而去。但见有幅白纸掉下来。众人拿白纸来见太尉。太尉打开看时,有四句诗:

斋道欲求仙骨,

及至我来不识;

要知贫道姓名,

但看绢画端的。

王太尉取绢来看时,完全一幅全身吕洞宾,才信来的先生是神仙,悔之莫及!王太尉上奏朝廷,将房宅纳还朝廷,仆役家人都散了,到武当山出家。多年后山中采药,遇纯阳真人,得度为仙。

且说洞宾三年期限将满,一人不曾度得,心中闷倦。只得再在太虚顶上观看青气现处。只见正南上有青气一股。

他急驾云头往青气现处,喝山神寻问,曰:“下界江西地面,黄州黄龙山,下有个公公,姓傅,法名永善,广行阴骘,累世积善。因此有青气现。”

洞宾坠下云来,直到黄龙山下傅家庭前。正见傅太公家斋僧。先生曰;“结缘增福,开发道心。”太公曰:“先生少怪!老汉家斋僧不斋道。”

洞宾曰:“斋官,儒释道三教,从来总一家。”太公曰:“偏不敬你道门!你那道家说谎太多。”

洞宾曰:“太公,哪见俺道家说谎太多?”太公曰:“秦皇、汉武,尝且被你道家捉弄,何况我等!”(指秦皇、汉武派方士道士找长生不老之药)。

洞宾曰:“我道家说谎,你那佛门中有甚奇德处?”太公曰:“休言灵山活佛,且说那黄龙山黄龙寺黄龙长老慧南禅师,讲经说法,广开方便之门;普度群生,接引菩提之路。说法如云,度人如雨。法座下听经闻法者。每日何止数千,尽皆欢喜。几曾见你道门中阐扬道法,普度群生,只是独吃自疴。因此不敬道门。”

洞宾问太公:“这和尚今日说法么?”太公曰:“一年四季不歇,何在乎今日。”

洞宾不别太公,提了宝剑,迳上黄龙山来,与那慧南长老斗机锋、坐禅论道。长老曰:

老僧今日胆大,

黄龙山下扎寨;

袖中扬起金锤,

打破三千世界。

洞宾呵呵大笑道:“和尚!前年不胆大,去年不胆大,明年也不胆大,只今年胆大!你再道来。”和尚言:“老僧今年胆大。”

洞宾曰:“住!贫道从来胆大,专会偷营窃寨。夺了袖中金锤,留下三千世界。”众人听得,发一声喊;“好个先生答得好!”

洞宾道:“和尚,这四句只当引子,不算输赢。我有一转语,和你赌输赢,不赌金珠富贵。”去背上拔出那口宝剑来,插在砖缝里双手拍着,说:“众人听贫道说:和尚赢,斩了小道;小道嬴,要斩黄龙。”

只见和尚道:“你快道来!”洞宾言:“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

和尚道:“一粒能化三千界,大海须还纳百川。”

洞宾道:“和尚输了,一粒化不得三千界。”和尚说:“近前来,老僧耳聋!”

洞宾赶上法座边,被和尚一把拽住:“我问你:一粒化不得三千界,你一粒怎地藏世界?我且问你:半升铛内煮山川,半升外在哪里?”洞宾无言可答。

和尚道:“我的禅大合小,你的禅小合大。本欲斩你,佛门戒杀。饶你这一次!”手起一戒尺,打得洞宾头上一个疙瘩。

洞宾看着和尚,大笑三声,三摇头三拍手,拿了宝剑,往外便走。

众人道:“输了呀!”黄龙禅师按下界方:“大众!老僧今日大难到了,不知明日如何。”

洞宾坐在山岩里,自思:“期限已近,不曾度得一人。师父说道:休寻和尚斗!被他打了一戒尺,就这般甘休?和尚不是你便是我!飞剑去斩了黄龙,教人说俺有气度。若不斩他,回去见师父如何答应?”

正是三更时分,他取出剑来,吩咐道:“吾奉本师法旨,带你做护身之宝,休误了我。你去黄龙山黄龙寺,见长老慧南禅师,不问他行住坐卧,速取头来。”

洞宾念念有词,喝声道:“疾!”豁剌剌一声响亮,化着一条青龙,迳奔黄龙寺去。过了多时,不见回来。他急念收咒语,念了三千余遍,也不见消息。

他不觉慌了手脚,心想:“倘或失了宝剑,斩首灭形!”连忙起身,驾起云头,直到黄龙寺前坠下云头。见山门佛殿大门一齐开着,却是长老吩咐不要关门。

洞宾见了道:“若早知这和尚不准备,直入到方丈,一剑挥为两段。”他到了里面,两枝大红烛点得明晃,焚着一炉好香,香烟缭绕,禅床上端坐着黄龙长老。

长老高声大叫:“多口子(吕)!你要剑,在这里!进来取去。”洞宾揭起帘子,走了进去,道:“和尚,还我剑来。”

长老用手一指,那口剑一半插在泥里。他说道:“多口子,老僧不与你一般见识。本欲斩了你,看你师父面,饶了你。”

洞宾大踏步向前,双手去拔剑,哪里动得丝毫。长老大笑道:“多口子,自古道:人无害虎心,虎无伤人意。我要还了你剑,叫你回去见师父去;你心中却要拔剑斩吾!吾不还你剑,有力气拔了去。”

长老取一幅纸,纸上画一幅画,写了四句颂,要洞宾参悟。洞宾不解其意。长老叫来护法神把洞宾押入困魔岩参禅。

洞宾在困魔岩自思:“闹了黄州,师父知道,怎地分说?自首免罪。”趁护法神不在,驾云而起,直到终南山洞门口立着。问过道童,说师父在山中采药。

他径上终南山寻见师父,双膝跪下,俯伏在地。钟离呵呵大笑,道:“吾弟子引将徒弟来了?不知度得几人?先将剑来还我。”

洞宾告罪说:“未度得,望乞师父解救弟子!”师父曰:“吾再三吩咐,休寻和尚闹,头上的疙瘩未消,有何面目见吾?你神通短浅,法又未精,如何与人斗胜?俺且饶你初犯一次,速去取剑来。”

洞宾拜曰:“告师父,免弟子之罪。此剑被和尚禁住了,不能得回。”师父言:“吾修书一封,将去与吾师兄辟支佛看,自然还你。”去别筐篮里,取出这封书来。

洞宾见了,纳头便拜:“我师过去未来,俱已知道。”得了书,直到黄龙寺坠下云来,双手将书信奉上。

长老曰:“观汝师父面,取了剑去。”忙走向前,轻轻将剑拔起。洞宾拜谢了黄龙禅师,迳回终南山,见了师父,纳还了宝剑。从此定性,修真养道,数百年不下山去,最终功成圆满。

以上修道故事材料见冯梦龙编《醒世恒言》。看后很有感触,神仙度人难;人得法难,修炼更难。任何人心不去,都将毁于一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