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女冲破封城回武汉救母:身陷“死循环”(图)


华女冲破封城回武汉救母:身陷“死循环”
有海外华人因武汉亲人患病,冒险冲破封城,赶回武汉救母。图为高雄某医院22日启动应变疫情演练的实况。(图片来源:中央社)

【看中国2020年2月1日讯】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失控,除了武汉封城外,全国各地都各自封城、封路、封村……全国民众都陷入恐慌当中。有海外华人因自己母亲在武汉感染了中共肺炎却无法住上医院,该华人不得不冒险冲破封城,赶回武汉救母

海外华女冲破封城回武汉救母

“妈妈被感染了,看了10天门诊都没住上医院,被等成了病危”,刚从国外赶回武汉救母的陈女士,向《Epochtimes》记者诉说自己家的遭遇。

在1月23日武汉封城前,陈女士的母亲在1月18日就因发烧去长航医院看门诊,当时医生没有跟她确诊,只说是疑似新型肺炎感染,先让她打针,说是打三天针观察如果有好转,应该就不是。

“妈妈病情未见好转,当时汉口医院成为定点医院,于是22日爸爸带着妈妈,去汉口医院看门诊,前面有一千多人排队,没办法,只能回家,第二天再去。”

1月23日,在武汉市汉口医院,医生检查后,说肯定就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不能给确诊的书面文字。

身在海外的陈女士当然心急如焚,1月28日中午,在国内有些社会关系的陈女士历经艰难,终于冲破封城赶回武汉家中。但此时妈妈的病情在被等待中,已经变得更为严重。“妈妈就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很惨”。

“我发了朋友圈求助,他们就告诉我哪些地方有医院,我就带着我妈,开车去找床位。”“开到中法医院附近,封路被警察拦下,我跟他求情,就离医院只剩两公里,让我过去,他说我不管,除非你开证明。我实在没办法,打电话给社区,社区开了证明,拍了照,才放行。”

不顾武汉当局的私家车禁令,终于开车赶到中法医院后,陈女士被告知“没有床位”。

“然后又去了中部战区总医院,就是以前的广东军区医院,医院说没有。然后就去了荣军医院(湖北省荣军医院)也是说没有床位。”

陈女士说,“有人跟我说那里有床位。你打电话过去,你明知道他有床位,你说你送病人过去,他会说你联系社区,由社区统一安排,我们不接受个人,社区就说跟我要资料说要上报,要等安排,然后你打给120,120说你要跟医院确定好有床位,我们才送。这不就是一个死循环嘛。”

“其实床位都内定了。”陈女士说自己也找了关系,“实话告诉你,我们找了很多的关系,都有哪个医院当官的那种,都没有办法。”“能轻症住进医院,绝对是关系特别特别强大的那种。现在都在找关系住院,每个人都是有求生欲嘛。”

28日白天,找了一圈的陈女士,没能寻到一个床位,只能载着妈妈回家。但到晚上,母亲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对,“脸上发黑,嘴发黑,呼吸很困难”。“我很怕,赶紧拖她去汉口医院,一去,护士就给她测血氧,只有40了,正常人是95-100,40就很危险,我们就说要紧急输氧,医生却说没有氧气了,我说人都快死了,还没有氧气,他说那你说怎么办啊?”

无奈之下,陈女士又在网络上发帖呼救,才让医院重视起来,汉口医院回应她说“可能哪个医院有个床位,要我联系一下”。“去了那家医院,开始也说没有床位,但看了我妈的情况太严重了,就多方协调,才给安排住进了ICU重症室。”

“当天晚上送进医院的时候,医生出来跟我们谈话,当天晚上就下了病危通知书,说治好的概率和存活的概率各一半,要我有心理准备。”

“我家遭遇不是最悲惨的”

陈女士说,华南海鲜市场在12月8日就已经爆出来“中共肺炎”,但消息被政府封锁。“我的一个医生朋友,她同事在医院上班,披露了这个消息后,还被警察叫去喝咖啡,说不许对外讲。”

“我妈妈因为不知道这些,1月份还到华南去买东西。就是因为政府隐瞒,才搞成这样。政府不但不作为,隐瞒疫情,还对外宣传这病是有限人传人、传播力感染力致死率都比SARS弱,结果现在又改口说超过了SARS。”

“我身边好多朋友,好多同事,他们的亲属和家人都感染了,而且现在出院率治愈率,绝对是低于死亡率的。死亡率是高,好多人死了,有好多人到死都没有确诊,都没有住上医院,很无助。”

陈女士说,自己家的遭遇远不是最悲惨的。

“我在一个微信群里,里面都是求助的,一个比一个惨,看了别人的,我都觉得我不惨了。”

陈女士说,有一家五口人死四个,有单亲妈妈带着儿子,两个人都感染了没人照顾。“我身边就有活生生的例子,我同事老公的外公感染了住进医院,被下了病危,她自己也被感染了,她才生孩子一个月啊。”

她说,“身边很多朋友,亲人一直等到死、都没能等到确诊,没能住上医院”,“我也怕,真的很怕……感觉就像生化危机、世界末日……但还是从国外赶回来了”,“我们不救她,妈妈说不定已死在家中了”。

“这不是天灾,是人祸”

陈女士还表示,“最讽刺的是,现在政府不是说新型肺炎病人都是免费诊疗吗,但医院就是不给你确诊”,“医生就是按照这个病治,但他就是不给你确诊,他都是‘疑似肺炎感染?请复查’。”

“政府所有的政策都很搞笑,我给你免费治疗,我给你安排;然后你真正去找他,他说要医生确诊,去找医生,医生不给你确诊,就是都走表面功夫。”

截至本文发稿,陈女士还在医院等着,说她母亲随时不行。

而在中国,有多少个像陈女士母亲这样的病患或疑似病患,能够熬过这种“死循环”?从网上看到的许多视频可以推测,无数人熬不过来。他/她们甚至根本没能被确诊,或被确诊后却无法进入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当中就已经死去。

陈女士表示:“这不是天灾,是人祸。”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