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红十字会染“官状病毒”爆千万口罩“失踪”(图)


中共肺炎
一名医务人员2月16日在武汉市的一家医院隔离病房里休息(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19日讯】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疫情重灾区武汉的各家医院几乎没有停过向外求救要求物资,日前有消息披露,武汉红十字会在1月22日至2月10日期间约接收1000万个口罩,但只向外发放94万个,真正落到医院的口罩量更只占6%。

继中共肺炎疫情“吹哨者”李文亮医师去世后,被官方列为武汉市首批定点治疗医院之一的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也于17日因感染中共肺炎去世,成为首位在抗疫最前线牺牲的医院院长,终年50岁。

对此,中国官方一方面宣传医务人员不幸感染病毒去世的消息,一方面强调在党的带领下疫情仍“可防可控”。但真实情况却是,武汉的医疗体系已经崩溃。

一名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前线医生对《苹果日报》透露,“目前我们戴的口罩,也不是N95口罩,都是工业口罩。我们早上穿的都是塑料袋、一次性的垃圾袋,希望大家都尽手中的力量吧,让我们医护人员的血不要白流。”

也有金银潭医院护士看到武汉红十字会的物资清单后,直斥竟见不到有物资发往金银潭医院,“一天到晚说让我们保护自己,形式主义做到挺好的,连最基本的防护口罩都没有,我拿什么保护?肉搏?东西呢?物资呢?被吃了?”

翻查武汉红十字会在1月22日至2月10日的所有物资收发帐目得知,红十字会共收到2671笔物资,发放2118笔物资,其中接近一半记帐未交代物资的品牌及实际数量,只有笼统写有“一箱”、“一支”、“一件”及“一袋”口罩,不知具体数量。

《苹果日报》进一步调查发现,武汉红十字会在口罩调配上,出现严重问题。以普通外科口罩为例,估算武汉红十字会接收约1000万个口罩,但他们在1月22日至2月10日只能发放94.5万个口罩,其余9成约906万个口罩可能仍在仓库。

而发放的94.5万个口罩,也不是全部落在前线医院,只有约30万个发放到前线医院,现时武汉最少有35家在前线、直接面对病人的医院,每家医院分配不到1000个口罩。

根据2月10日武汉卫建委公布的“全市定点医院病床使用情况”可知,所有医院留院病床日日爆满,特别是以同济中法新城及同济医院留院的中共肺炎病人最多,分别有1050人及828人,但同济中法新城却只收到6800个口罩,同济医院只有4500个,长期有400多名中共肺炎病人住院的黄陂区中医医院,更是一个口罩都没收到。

报导质疑,那么,口罩到底去哪儿了?

经调查发现,现时若捐赠人指定受助机构,武汉红十字会发放物资到指定医院;若未有列明受助机构,武汉红十字会会交地方抗疫指挥部发放,约3成口罩在各区防疫指挥部,防疫指挥部声称会区内医院使用,但调配多少从不公开。就算所有口罩运到医院,以1000万红十字会口罩为计,医院顶多只有6%。数量仍是杯水车薪,原因是武汉红十字会仍在900多万口罩未发货。

至于其余口罩的去向,报导披露,原来落在政府部门及地区,高达38.9%,如卫健局及地方行政区,合共36万个,但如何分配,无人知道。

就此,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分析指出,问题的核心是武汉红十字会等中国慈善机构根本不是NGO,而是官办慈善组织,他们早已染上“官状病毒”,早已失去慈善机构的精神。

根据湖北政府公布的数据,在2月3日至2月13日期间,省政府一共向武汉市派发388万个医用外科口罩及166万个N95口罩,但市内除了医护及工作人员,仍有数以万计的病人、数百万计市民急需口罩。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