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改写武肺灾难史 注定徒劳(图)

2020-03-08 08:45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肺炎”这个名称让世界忘不了病毒发源地是哪个国家。(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3月8日讯】截至3月6日,据Worldmeters消息,中共肺炎已经流播六大洲96个国家,欧洲疫情告急,美国病例也迅速增加,韩国、伊朗已经焦头烂额,但北京却想趁此机会,重新改写中共肺炎流播世界这段人类灾难史的开端。改写的手段有两招,一是要彻底将中共肺炎这一名称从这场疫情中抹去;二是由习近平发话,应该明确调查病毒来自哪里,寻找一个国家做替罪羊,在中共控制的国内舆论场中,美国已经中标。

为何要消除“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这一名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4日就“中国病毒”、“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一词发言,声称这是个别媒体“企图让中国背上制造疫情灾害的黑锅”,别有用心。

中国现在为何特别忌惮其它国家的媒体将这场席卷全球的病毒称之为“中共肺炎”?其目的之一,是希望世界将这场病毒与中国的联系抹去。用“中共肺炎”称呼这场瘟疫,本是中国首创,在今年疫情爆发初期,武汉沦陷、全国恐慌、一度被怀疑成SARS变种的新型病毒,被中国所有媒体称之为“中共肺炎” (Wuhan virus),习近平当时正焦头烂额,穷于应付隐瞒疫情的指责。无论是他本人还是其智囊班子,没来得及去想“中共肺炎”这个病毒名的“政治影响”,待回过神来改用“新冠病毒肺炎”这个词来定名时,中共肺炎已经成为全球媒体对这场中国病毒引发的瘟疫的通称。中国政府突然觉得这名儿有损国家形象,宣布暂时订出官方名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以避免任何与中国相关的联想。

谭德塞对中国政府这番用意心领神会,先是宣布暂时简称为“2019-nCoV”,继而在2月11日的世卫专家会议上宣布,将“中共肺炎病毒”正式命名为“COVID-19”(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是冠状病毒(corona virus)英文缩写,D是英文疾病(disease)的首个字母,2019年代表疫情爆发的年份。

此名一出,不少人质疑中国政府想跟这次疫情划清界线,在抗疫工作如火如荼之际仍不忘粉饰中国形象,并以MERS中东来命名作为例子,称为何可以“污名化”中东人,却对中国中共肺炎要采用政治正确的方式对待?但不少中国人非常欢迎这一命名,认为只要名儿改了,这病就不是中国来的,不会引起歧视,这当然是阿Q式的自慰。

从“COVID-19”出来之后,媒体三者混用,中共肺炎、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肺炎、COVID-19混合使用。要说这三者本就一回事,世界也没那么健忘,疫情刚从中国随病毒携带者跨越国境、漂洋过海,遍布六大洲,美国对中国的旅行禁令还未解除,就算不称为“中共肺炎”,世界也忘不了病毒发源地是哪个国家。但中国急于洗白自己,让世界各国资本以为中国疫情过去了,开始重新收拾旧山河,再奏天朝威武曲,如我所归纳的那样,疫情舆论控制四部曲前三丧事喜办、美国阴谋、“中国又赢了”都是“完成进行时”,现在正在大奏特奏“中国拯救了全世界(世界应该感谢中国)”,于是“中共肺炎”这个标识病毒来源地的名称就特别扎眼,早在赵立坚以外交部发言人身分指责使用中共肺炎是污名化中国之前,中共就派出大批五毛到推特脸书上,拿出小学教师批改作业的精神,看见用中共肺炎四字的言论,立刻校正,说世卫已经定名为COVID-19,不能再叫中共肺炎。我就遇到几十位。为此我专门回了一条推文:坚持称中共肺炎,就为了将中国政府钉在耻辱柱上,也为了纪念那些因中共肺炎而死于非命、以及在疫情期间因各种原因熬不过去而用种种方式自尽或死亡的绝望者。

正名的目的是为病毒另找娘家

为中共肺炎这名字大光其火,在名字上纠缠不休,当然是北京还有更深层的目的,中国原生的中共肺炎害了太多国家,中国必须甩锅,为中共病毒另找娘家。

关于零号病人是谁、病毒来源是哪里这一争论,从中共肺炎开始流行后,国内、国际社会就没断过争论。国内非官方质疑者认真查找了“蝙蝠女侠”石正丽及武汉P4实验室过去种种事迹,包括其英文论文,以及国际病毒学界披露的资料,早就认定是中国武汉P4实验室泄露。分歧是:是实验室事故泄漏还是另有原因,还有少数认为是习的政治对手给他下套。

国外争论主要是根据病毒样本,参与争论者主要是对中国病毒研究有所了解的病毒学家。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莱特(Richard H. Ebright)曾在《自然》杂志(Nature)对武汉病毒所的一项蝙蝠病毒实验表示关注,今年1月,他在接受BBC采访时,非常肯定地说,基因组测序显示,此次爆发的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2003年在云南某个山洞采集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非常接近,全基因组同源性为96.2%。根据目前对病毒的基因组测序,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该病毒经过人工改造,“这意味着,这种病毒目前已知存在于两个地方:云南的山洞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个实验室中,……它从2013年储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至今。” 埃布莱特认为,并不排除此次疫情的病毒由于实验室事故进入人群的可能性。

国际病毒基因库网站(GISAID)每天更新新冠病毒的进化树,到3月6日为止已有179 个新冠病毒株基因序列存入这个病毒基因库,现在发现所有的新冠病毒的共同祖先都是武汉新冠病毒,也就是说世界各地现在发现的新冠病毒都是来自于武汉的新冠病毒。

面对如此确定无疑的事实,中共却想否定。在武汉封城后几天,中国网络上就出现一篇《中共肺炎、SARS、基因炸弹……大国角力下的生物战魅影》,该文先从SARS流播全球时回忆,认定血淋淋的事实就是:SARS只钟爱“华人”。中国人、新加坡人(华裔国家)、美籍华裔、加拿大华人等,SARS只攻击一个特定的人类种群——拥有最独一无二的“O—M175”基因群的汉民族。美国人、日本人和欧洲人都得到SARS的格外关照,对SARS有特殊的免疫力。与17年前的SARS一样,中共肺炎也只钟爱“华人”,迄今为止的确诊案例均为华人。作者的结论是:这是美国针对华人的生化战,目的是从地球上排除该死的华人——这篇文章前半截其实忽略了SARS极可能是从实验室泄漏这一事实,后面的立论已经被现实否定,因为目前中共肺炎病毒流播世界,欧洲美国无一不沦陷,但当时在大部分中国人眼中看来引经据典,很能迷惑根本被防火墙封锁在中国的中国人,以及完全不读中文信息之外的中国人。

这个脚本的思路,一直就是中共疫情期间控制舆论的第二部曲:美国阴谋论。只是当时习近平正陷入困境:武汉市长周先旺1月27日接受CCTV采访时,声言隐瞒疫情信息责任不在地方政府,湖北官僚集团亦利用地方媒体甩锅给中央政府,国外舆论及社交媒体舆论都认定习近平是最高责任人。习近平好不容易用三招扭转了局面——将李文亮树为吹哨人,化被动为主动;解放军首席生化专家陈薇少将接管武毒所、撤换湖北省与武汉市主要领导人,紧接着就开始将舆论控制纳入疫情、灾情的传统宣传套路——民间讽刺为丧事喜办,例如着力吹捧政府如何重视,集全国之力援助武汉、医护人员如何置自身安危于度外等等,就开始不断搅浑水,不断推出所谓专家论文,病毒一会儿来自湖北CDC养的浙江与湖北蝙蝠、一会儿来自与蝙蝠接触过的老鼠,将源头在中文世界里煮成一锅粥。

1月26日,中国当局宣称疫情拐点来到,每天新增的病例远少于全世界各国的总和,再将中国从病毒输出国塑造成韩国、伊朗输入病毒、形成“疫情倒灌”的受害国。有了这番铺垫,中国专家开始助攻。钟南山这位“防疫国宝”开始助攻,其工作单位所在地是广州,广州市政府新闻办于2月27日在广州医科大学举办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身为“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称:“对疫情的预测,我们首先考虑中国,没考虑国外,现在国外出现一些情况,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从此,病毒来源于美国论在中国微信上刷屏。《环球时报》紧随着发表文章称:“新冠病毒发源地目前尚不确定。不应(让中国)背上污名。”《朝鲜日报》3月4日发表报导说,习近平在清华大学医学研究院举行的座谈会上就传染病等问题表示:“这是事关国家安全、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大挑战,应该制定全面规划,对病毒源头、传播途径和可能是中间宿主的可疑动物进行研究分析。利用人工智能(AI)和大数据技术,查明病毒的来龙去脉。”

中共肺炎源于中国本是毫无疑义之事,WHO干事长谭德塞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为中国向国际社会甩出了第一大锅,称“中国牺牲自己,成为世界第一抗疫国,为世界抗疫赢得了‘机会窗口’”,不料中国意犹未尽,希望通过宣传做成事实:病毒来自中国之外。但是,这种说法除了在中国国内有市场之外,无法得到国际社会认可。在中国宣传病毒来自中国之外后,美国之音记者方冰等人采访了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的创始人、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教授,他在采访中非常明确地说:“根据我们对萨斯(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对从其它动物物种中发现的新冠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怀疑它起源于中国。”

中国通过与疫情日益严重的国家分享信息、提供防控和诊疗等技术支持、捐赠医疗设备等作为,努力修补因疫情而受损的国际形象。这是中国应该做的,因为疫情毕竟从中国起源,但因此想重写这段人类灾难史的开端,并因此认为“理直气壮:全世界都应该感谢中国”,那就实在有点无耻了。互联网有记忆,全世界病毒学家那么多,中国既不能全部收买,也不能全部封嘴,还请北京神智清醒一点:国有国格,国格不是靠撒钱买来,当然更不能依靠耍赖争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