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百首咏史】四十:沁园春.风流天子(图)

2020-04-09 03:38 作者: 江浩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毛泽东 沁园春 咏史
待井冈割据,窜身伏莽,挟俄篡位,罪恶滔滔。(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4月9日讯】遥忆冲龄(1),志蓄鸿鹄,逐臭北飘。待井冈割据,窜身伏莽(2),挟俄篡位,罪恶滔滔。灭典坑儒,藏弓烹狗,笑问刘朱敢比高(3)?征声色,趁鱼肠尚锐(4),转战妖娆。

长门无数娇娇(5)。效千载蛮宫束楚腰(6)。惜蓝苹老去,已难撩兴,新来玉凤,饶具风骚。孟锦云姣,章含之妙,龙榻鸣弦醉射雕。廉颇愿,祷苍天佑朕,岁岁今朝。

 

注(1)冲龄指天子幼年。清史稿.文宗孝德显皇后传:“今皇上绍承大统,尚在冲龄,时事艰难,不得已垂帘听政。”

注(2)指隐伏的盗贼。旧唐书.卷一.高祖本纪.史臣曰:“由是攫金有耻,伏莽知非。”

注(3)刘邦与朱元璋,二位皆以屠杀功臣著称。

注(4)毛入主北京后各部各军种都蒐罗绝色美女组成文工团供其淫乐。鱼肠为短剑名。

注(5)即阿娇,参看司马相如“长门赋”。

注(6)春秋时代楚国被中原诸邦视为蛮国。墨子.兼爱: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步韵诗词古人于唱和多有之,即照原诗词押韵处前后次序不变再成诗词,当然得另出新意,受此限制做诗填词的难度当然比起自由用韵难些,但精于此道者如吾师,一个韵脚可轻易步上十首八首,吾虽愚钝,也能勉为其难步上两三首。却不解前无古人的伟大诗人润之先生为何放着数十甚至上百个韵仍不敷使用,非要出韵不可?

或许有人对于我把胡乔木定为沁园春的作者提出异议,但我坚信一点,一个诗人的作品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落差,王兆山决无可能写出“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这般水平的“江城子”。苏东坡即使患上老年痴呆症,也决不会去写“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这样的垃圾文字。

“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吓倒蓬间雀,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订了三家条约,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念奴娇”有官方发布的毛手稿,可确认是毛的手笔,“沁园春”却没有。这首“念奴娇”与“沁园春”相比较,能是同一人所作?“沁园春”尚可入二三流,“念奴娇”却不知该归入那一流,当然比起王兆山尚强一筹。

毛这阙“念奴娇”雀儿问答就别提了,他的另一阙“念奴娇”昆仑,格律照例不合格,只是字数相同,所押的八处韵把上声、去声和入声用了个遍,看得人眼花缭乱,我就不当文抄公了,读者如有兴趣可去照词韵对照一下。他老人家不但为人处世无法无天,治国无法无天,连做诗填词也是无法无天,在这方面毛倒是一以贯之的。

胡乔木晚年曾称“沁园春”是其所作,当有几分可信,虽然老胡的词实在不敢恭维,尽堆砌一些时髦的政治术语如:“方针讲,人民仰,争解放,坚方向,战旗红,阶级在”等等,但其作品怎么咋也比“不须放屁”强些,也偶有佳句,因才力不逮,处理平仄处也是多有谬误,但是他于押韵倒是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这点比毛认真多了。

俗话说,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强夺他人得意之作,此仇犹过夺妻之恨,老胡虽然也是个左棍,但对毛老大此举仍然意难平,忍不住在垂暮之年还作不平之鸣。

曾在网上看到胡乔木一些词,有网友跟帖道:还有一首“沁园春”呢,怎么没看到?这可是胡乔木做的最好的一首。

余大乐,真相终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

如果质疑者能找到东坡有如王兆山般的作品,或是王兆山副主席能写出中规中矩的诗词,当能证明“沁园春”有可能为毛所作,毕竟没有人目睹毛或胡的创作过程,只有靠间接印证,舍此别无他法。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