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吉是凶?中国多地现罕见天象“双彩虹”(图)

2020-05-22 10:00 作者: 元歌整理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中国多地出现罕见的“双彩虹”天象。立夏过后,5月8日,山东泰安傍晚出现双彩虹。此后,成都、湛江金沙湾海域、山东潍坊等地也都陆续出现双彩虹的现象。
在中国古人的眼中,“双彩虹”恰恰是不祥的征兆。(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最近,中国多地出现罕见的“双彩虹天象。立夏过后,5月8日,山东泰安傍晚出现双彩虹。此后,成都、湛江金沙湾海域、山东潍坊等地也都陆续出现双彩虹的现象。但其实在5月以前,北京4月19日也出现了双彩虹的天象。按照中国传统文化中“天人感应”的说法,天降异象往往预示着人世间将发生某些变局。

相信在大多数现代人眼中,“双彩虹”的出现会带来吉祥、好运。然而在中国古人的眼中,“双彩虹”恰恰是不祥的征兆。堪舆学也认为“双彩虹”寓意上天拔剑张弓且祸不单行。

香港玄学家伍怀璞曾经就“双彩虹”这一天象撰文表示,根据古籍的说法,“双彩虹”一出,预示着人类社会将发生四件大事:民怨四起、君臣失和、天灾人祸或者是大贵诞生(先秦以前彩虹是帝王诞生之兆)。

“双彩虹”在古代被称作“虹霓”、“虹蜺”或“䗖蚞”(音同“地目”)。

据《尔雅·释天》记载:“䗖蚞,虹也。”疏:“虹双出,色鲜盛者为雄,雄曰虹;暗者为雌,雌曰霓。”意指色彩鲜艳的称为“虹”,是雄性;而稍微暗淡一些的则称为“霓”,是雌性。所以两者合称“虹霓”。

在古人眼中,“虹霓”还是会喝水的“双头龙”,并认为这种天象的出现预示着民怨四起、地方造反、臣下叛乱、政变无常、兵祸战乱等等。

古籍中关于“虹霓”的记载

《淮南子·天文训》记载:“虹蜺彗星天之忌也。”

《春秋谶》记载:“天投蜺,天下怨,海内乱。”

京氏《对灾异》记载:“虹霓近日,则奸臣谋;贯日,客代主。”

《晋书》曰:“愍帝建兴五年正月,帝在平阳,虹霓亘天。其年帝为刘聪所杀。”

此外,虹霓还被称为“不正之气”、“妖气”,象征着男女逾礼、君主失德等。《晋书・天文志》曰:“妖气,一曰虹霓,日旁气也,斗之乱精。主惑心,主内淫,主臣谋君,天子诎,后妃颛,妻不一。”

《易飞候》占曰:「虹,凡相有五法:苍无胡,虹也;赤无胡者,蚩尤旗也;白无胡者,霓也;冲不屈者,天杵也;直上不诎者,天棓也。此五虹,以甲乙出东方,岁若谷大贱,犬食人食;丙丁出南方,天下大旱;庚辛出东南,甑釜不充,釜食多空,户五步六死人。虹以四月、五月、六月出西,麦贵;七月、八月出西,菜贵;九月出西,大小豆贵;十月出西,尽贵;一出一倍,再出再倍,三出三倍,四出四倍,五出五倍,饥民千里;十月虹出东北者,其国亡;虹出横,至上反入,又不曲,正直者,不出九十日,民多病死,不出三年,大旱,民流亡,所照之国尤甚;虹出直,上行,名曰章,所出之处,民多病而死,民多瘟者,不然大旱千里,民多妖言,所照之国尤甚。」

“夫王道之始,先正夫妇,夫妇正则父子亲,父子亲则君臣忠,君臣忠则化行。王道之兴,无不以德;衰,无不以危。天见变异以为戒,欲其觉悟,故为虹霓之异,所以谴告人君也。后专夫权,民苦刑杀,人妖君之行,故虹霓五色也。」

此外,在古代还有一种说法,认为“东方出现的彩虹不能用手去指它,否则会不吉利。”《诗经·蝃蝀》曰:“蝃蝀在东,莫之敢指。”“蝃蝀”也是彩虹的意思。

古谚语中的彩虹预示灾害发生

在民间谚语中,彩虹在不同方位出现也预示着将发生不同的灾害。

青海农谚曰:“东虹梦卜西虹菜,南虹出来就是害。”

河南民谚曰:“东虹呼雷西虹雨,南虹出来卖儿女,北虹出来打杀大砍。”

河北农谚曰:“东虹轰隆,西虹雨。南虹出来卖儿女,北虹出来刀兵起。”

山东农谚曰:“东虹无露西虹雨,南虹出来摸点雨,北虹出来杀皇帝。”

还有古谚曰:“东虹漉漉西虹雨,南虹一出卖儿女;北虹出来动刀枪,双虹一现换天地。”

由此来看,“东虹、西虹”的出现预示著有雨无雨的天气。出现“南虹”,预示着将发生冰雹等影响农业生产的灾害;“北虹”则预示着将有天灾人祸及社会动乱等等。

由于南虹、北虹较为少见,所以视之为不祥之兆,若出现此现象则有凶年,会发生较大的天灾,导致民不聊生,以至于发生卖儿卖女的现象。

“虹霓”降于邪则戾 降于正则祥

“虹霓”大多情况被古人视为灾变、不祥之兆,那“虹霓”是否有象征吉祥的说法呢?

在一些古籍中有关于“虹霓”属于祥瑞的记载。如《戒庵老人漫笔》中就提到一名参加科举的书生唐应德,考前见到门前有虹霓升天,结果那一年中乡举,己丑春会试又得了第一。

据《太平广记》记载,唐朝中期的名臣韦皋,他在镇守四川时,曾与宾客们在郡西亭设宴。酒宴进行时,忽见虹霓从空中而落,直入庭堂,很久才散去。

韦皋对此感到十分恐惧,于是停止了酒宴。曾任河南少尹、现客居四川的豆卢署也在宴上,他起身问韦皋为何脸色忧郁。

韦皋说:“我听说虹霓是妖邪之气。今日我们正喝得酣畅的时候却有这妖邪之气来到宴筵上,难道不奇怪吗?”

豆卢署闻此答道:“降临到邪的一方就会是暴恶怪戾的征兆,而降临到正的一方则是吉祥的征兆。您是正直的人,应当为此吉祥庆贺,为何要担心呢?”

过了十多天后,皇帝下诏任命韦皋为中书令。如此看来,豆卢署所说的“降于邪则为戾,降于正则为祥”不无道理。

 

参考资料: 唐·瞿昙悉达《开元占经》

宋·李昉《太平广记·卷三百九十六》

伍怀璞《“双彩虹”气象预兆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