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外星人绑架的离奇经历(组图)


有人声称自己看到了巨大的银色太空船。
有人声称自己看到了巨大的银色太空船。(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摄影师史蒂文•赫希采访并记录了一些曾被外星人绑架的过程,这些被绑架者用自己的语言讲述离奇的故事。

巴西青年被带进UFO

在巴西明那斯乔莱斯州的农村,有一个叫圣法斯柯的小村落,这个村子里有个名叫安尼欧·布斯保斯的青年。不知何时,这个年轻人竟被外星人盯上而惹来了一场风波。

安尼欧身旁开始出现一些奇怪的事是在1957年10月初。此时南半球的巴西正值盛暑,天气潮湿而闷热。不管是人群的聚集还是农田的工作,都是在日落以后才开始的。

10月5日晚上11点左右,安尼欧和弟弟一起从舞会归来,正要上床睡觉时,透过窗户,他看到空中有会发光的东西,而且就在一瞬间,它逐渐靠近并通过屋顶的上空,在通过的那一刹那从屋顶缝隙中投下强烈的光芒,然后又恢复了原先的黑暗。

过了9天,即10月14日,他终于看清这个发光物的真面目了,大约在晚上9点半左右,他和弟弟正在耕田,冷不防这个东西又出现了。

四周围突然就明亮了起来,他们看到了一个直径90米,“刺眼且巨大的圆形物体”,好像故意戏弄他们似的,在田里四处游移,不久,就消失了踪影。

隔天夜里,安尼欧独自在田里干活。这次,有一个很大的橘红色星星落到田里来,这是一个圆形的UFO,有3根着陆支柱。UFO的光芒将四周照射得犹如白天一样明亮,在离耕耘机约15米的地方降落。

这个装着巨大头灯的庞然大物,上部会旋转,并从其下部一个个窗子中,射出紫色的光,安尼欧吓得就要开耕耘机逃跑。可是,不知为什么引擎却发动不了。然后他跳下耕耘机要逃跑时,又因这犁过的土太过松软,一脚深陷下去,难以拔出而走不动了。

这时,有人攫住了他的肩膀,他奋力将对方用力掷出。但此时又出现3个人来抓他,他只好束手就擒。

抓到安尼欧的3个外星人都很矮,大概只到安尼欧的肩膀高,他们说的话像狗在叫,一点都不像人。每当他一发出抗议的叫嚷,他们就停下脚步,很仔细地专注地倾听。

就这样,被带往UFO内部的安尼欧,在一个四周都是金属壁的小房间里被放下来。他一回头,看到了5个外星人,其中两个人将安尼欧紧紧地捉住,他们身上全部穿着紧紧绷绷的灰色连身工作服,且戴着手套。头上罩着一个很大的头盔,只有中间一部分是透明的。

安尼欧被带到隔壁,一个更大的圆形的房间,全身的衣服都被剥掉,接着一种黏稠的液体涂遍他的全身。后来,他又被带到另一房间,这个房间的门上写着不知其意的红色文字。

之后,让安尼欧降落到地面上之后,UFO就将着陆脚收回,以极快的速度旋转起来,并且在看起来就快要倒下来的时候,却在一瞬间像子弹般往前飞走了。当他再度回过神来时,已是隔天早上5点30分了。

因为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所以有好几年的时间,安尼欧并未向外公开这件事。另一方面,在医生和陆军调查官仔细的审问下,安尼欧所说的话完全没有一点矛盾的地方。

附近认识他的人,都说安尼欧是个正直老实的年轻农夫,不可能说谎的。而且根据医生的诊察结果,在安尼欧的身体上,的确残留有放射仪器照射过的痕迹。

我记得爸爸曾对我讲过,他在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也曾被外星人绑架。
父亲说,他在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也曾被外星人绑架。(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以下是一些被外星人绑架的人的自述:

辛西娅:我见过无数种生物

在我30多岁的时候,父亲才告诉我有关我的来历。他说我是一项政府实验的产物,他们用外星人的DNA创造了我。我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飞船上度过的……我坐过很多种飞船,也见过无数种生物。

这些生物包括火蜥蜴人、小灰人(外星人的一种)、蓝色大角星人、仙女星人、亚述人的光战士、天狼星上的猫人。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个性和目标。我还曾亲眼看到过有人从人形变成爬行动物。

在被绑架的过程中,他们向我展示了各种各样的飞船,也给我解释了外星人和地球人混血儿、地球上星际种子、他们存在的原因,以及如何帮助人类的情况。

杰弗里:他们拿走了我的记忆

当时,我正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一间颇具异国情调的酒吧里喝酒。突然,有个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他有着黑色皮肤和非常怪异的声音。他知道很多有关我的事情,而这些情况酒吧里的其他人并不知道。

然后,他告诉我他此行的目的是绑架我,以便替换我体内的49片芯片。这项手术的操作者是地球人同小灰人的混血儿莱温斯基博士。在此之后的3个小时,我的记忆被他们抹去了,他们也果真做了之前对我说的事情。

我记得爸爸曾对我讲过,他在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也曾被外星人绑架。

珍妮:他们在我右侧卵巢上画圆圈

那天晚上非常特别,天上出现满月,而且海尔波普彗星非常明亮。当我半夜醒来时,能感到一些细长的、骨瘦如柴的手指在我右边的卵巢上画圆圈,我觉得瘫软无力。我不确定我是怎么看到他们的。我从小养成的习惯就是开着灯睡觉,但当天晚上我房间里却非常昏暗。

当我意识到他们在我旁边的时候,我非常紧张,我能看到一个稍微矮点的小灰人站在我右侧,一个瘦高个儿站在我左侧,我记得自己用心灵感应告诉他们:“别这样,我不想让你们碰我。”我一共说了3次,但他们并没有停下来。我注意到这两个小灰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后我就想:“天啊!他们又要用白光把我打晕了!”

在其他接受赫希采访的对象中,有人声称自己看到了巨大的银色太空船,有人称看到外星人长着白色脑袋,有人说外星人长得像丑陋版的“海绵宝宝”,还有人表示自己曾被外星人带上太空,近距离观看了月亮和土星。

可以看出的是,尽管以上这些人的经历千奇百怪、各有不同,但他们的共同点是都被外星人绑架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