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政策反复 强拆北京建筑 受害人:反人类反文明(图)

2020-08-13 22:3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北京郊区怀柔区,拆迁方涉嫌非法进驻小区遭到居民投诉侵犯人权,以及一些业主维权抗争的画面近日出现于国际互联网上,引发外界关注。图为强拆示意图。
在北京郊区怀柔区,拆迁方涉嫌非法进驻小区遭到居民投诉侵犯人权,以及一些业主维权抗争的画面近日出现于国际互联网上,引发外界关注。图为强拆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8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目前中国部分地区仍然受到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威胁、多个南方省份遭到百年不遇洪水危害之时,一些看起来由地方政府推动或是纵容的强拆、迫迁事件在一些地方相继发生。然而,在北京郊区怀柔区,拆迁方涉嫌非法进驻小区遭到居民投诉侵犯人权,以及一些业主维权抗争的画面近日出现于国际互联网上,引发外界关注。

综合美国之音与纽约时报中文网报导,最新遭受强拆的一处仿造老北京四合院式建筑的别墅区位在怀柔水库附近的北京市怀柔区桥梓镇里。根据推特上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这个被命名为雅园的仿古建筑群已经遭到强拆,成为一片废墟。至于官方强拆的理由是这一些四合院民居,是属于违章建筑。

业主保卫家园与逼迁人员对峙

位在东渡河镇西台村的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是怀柔区内的一处四合院式别墅区。居住在那儿的业主已经被告知他们位于该社区的房产是属于违章建筑,并遭到限期于8月3日前自行搬离,否则将遭到强拆。

根据业主们拍摄的一段视频显示,7月28日凌晨2、3点钟,社区住户与拆房人员在社区大院铁门前面对峙着。

一名戴着安全帽及口罩、呈现官员模样的男子高声宣布,你们是阻碍行政执法了,请大家冷静地回到各自的院里。但院内的住户们则坚称:我们准备流血了。除非你踩着我们的尸体过去。

8月3日,据当地居民反映,这个社区仍然有镇政府所雇佣的大约500人驻扎,他们除大声喧哗,也不时制造噪音及断水断电事故,甚至是封锁道路,让食品和快递无法送入。同一日有网络视频显示,有一户业主正依依不舍地收拾物品,准备要搬离他们生活居住了十多年的家园。

盛洪对此表示,“这是在我们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的偷袭,”

这些行动的共同点是,一旦经政府决定了一项政策,受到影响最大的人几乎没有追索权,也通常没有公众协商,甚至是没有太多的解释。

政府采取这类简单粗暴的行动,风险是在于会在民众内播种下对这个共产党国家的不满及不信任,对于那些从国家经济转型中,获得受益最大的新兴中产阶级也是如此。

盛洪强调,这些行动是出自于政治动机,而非经济或环境动机。

盛洪提起2018年习近平针对陕西秦岭违建别墅广为人知的愤怒。自那时开始,习近平在多种场合就提出保护绿色空间的问题,并针对当地官员制造了要积极应对以表忠心的压力。

盛洪说,“地方官比着看谁拆得多”,并强调,“拆得多不会受罚,拆得少可能坐牢。”

中共最高政府机构国务院在去年开会,并针对非法住宅建设的问题进行讨论,且强调应该针对所有房产的环境影响进行评估,且要适当考虑业主的利益。不过,这样的事似乎是没有发生。

业主发文称被限制人身自由 地方官员否认

正面临强拆的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的业主、原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教授,在日前发布推文称,区政府派出上千人于7月28日凌晨非法破墙闯进他居住的社区,并在社区院子内驻扎了大约500人。每家门口都有5至6个人,以限制社区居民的人身自由。

盛洪在文章中写道:“下午张副镇长打来电话,我让他撒掉黑衣人,不要继续侵犯我们的人身自由。他说,‘因为你们是违法建筑,所以我们有权力限制你们的人身自由。’”盛洪表示,“即使是‘违法建筑’,也不能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

当美国之音记者通过电话向东渡河镇的张副镇长求证时,对方却矢口否认有在半夜派人破墙进入,并阻碍业主及社区居民行动自由的情况。

根据推特上一系列视频显示,当地的许多住户在夜空下看守社区围墙铁栅大门,而门外则有成群身穿迷彩服头戴安全帽的人员,双方在互相责骂,场面嘈杂,气氛紧张。

在一段视频中,有画外音指区镇政府派人员在夜间非法强拆目前仍处在行政复议期间的房产。

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一共有100多家住户,包括了几户外籍居民。根据当地社区的一些居民反映,7月下旬至8月初,地方当局雇佣的人员进到社区内,威胁业主说要断水断电,逼迫他们搬迁,其间也发生了肢体冲突,有业主因此受伤。

有当地居民匿名告诉美国之音,7月28日许多拆迁队员深更半夜强行闯入社区,导致住户相当恐慌,生活受到严重干扰,匿名者本人也因为害怕当局打击报复,不敢暴露身份。

当天,该社区业主盛洪致信怀柔区委书记戴彬彬,就他所提及的非法逼迁、非法拘禁,以及警察不作为等情况要求当局进行纠正。

盛洪也发表了题名为“伪造的合法性”一文,提及东渡河镇政府发布的公告并没有出示法院裁定书等法律文件。目前上述的信函及文章正在推特上广为流传。

至于业主们在推特上发布的一些图片显示,盖上东渡河镇政府印章的拆迁告示落款日期为2020年3月26日及3月30日。当时包括了北京市在内的中国各地仍处在紧张防控疫情时期。眼下,中国南方有大片地区遭遇洪水侵袭,灾情严重。

盛洪向美国之音说,对于一些地方政府的官员来说,面对强拆的居民住房就是关系到职务升迁的政绩及拆违面积,但对这些被判定为违建、限期强拆的房屋业主而言,他们的住房不只是财产而已,那是他们的家。

盛洪表示,建立经营一个家园需要几十年,但拆毁它只需要一刻钟。盛洪认为,地方政府打着保护生态环境及拆除违建的旗号强迫业主接受不合理、不对等的拆迁协议,在中共病毒疫情、水灾等天灾人祸不断肆虐人类之际,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去拆这些居民用心血、汗水建成的家园,是反人类、反文明的行为。

首先驱逐“低端人口” 接着再驱逐“中端人口”

从2019年开始在中国部分地区发生的运动式拆除所谓违建的强拆事件,已经引起了住户及业主们的维权抗争,被强拆的小产权房已是数以千计,已被拆倒的社区包括了青岛涵碧楼及北京昌平香堂文化新村。今年6月下旬,北京昌平流村镇瓦窑村数十栋别墅遭到强拆,中国共产党元老李立三女儿的家也在其中。

报导显示,这些被强拆或遭逼迁的小产权房的业主多半是艺术家、文化人及公务员等经济上属于中产阶层的人士。有评论表示,北京等大城市驱逐了“低端人口”之后,如今又开始驱逐“中端人口”了。

盛洪教授曾经担任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但这个具有自由派及改革派思想倾向的民营研究所在一年多前被迫关门。

盛洪作为一位经济学者,对土地问题及小产权房的问题,以及对于强拆问题都有长期的关注及研究。

盛洪表示,住宅权是人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表示,人们精心打造、珍惜爱护的家园即便是违规建筑,也应该是给予纠正机会或是作出适度处罚,而非是将其残暴地毁掉。盛洪表示,处罚应该是符合比例原则,例如开车闯红灯是违规,但不能枪毙驾车人,也不能是砸毁汽车。

依据中国《行政强制法》的规定,在行政复议及行政诉讼期限内,行政机关没有权强制拆除房屋。意即为,被划定为违建的房屋业主可以依法提出行政复议或是行政诉讼来维权。

盛洪在2020年早些时候发文表示,“实际上,被强拆的大多数房屋都没有走完这一司法过程,有的甚至还没有开始就被强拆了。例如青岛的涵碧楼,就是在被告知的第二天被强拆了。‘非法强拆’不仅指被强拆的建筑是合法的,却被行政机关诬为‘非法’,而且其强拆过程也是非法的。”

盛洪发文表示,今年6月,河北野三坡山水醉社区的居民在安装电动铁门时,当地公安局竟出动警察到场干预。文章称,该小区是一个法律手续齐全的别墅区,却遭到当地政府硬说它是“违建”,而理由竟是“当时合法,现在不符合规划”,这话也已经被全国笑掉了大牙,山水醉小区也受到全国关注。

盛洪在此篇文章中表示,现在当地政府又动用了警察来破坏业主们的维权,更适用于相关的《国务院紧急通知》,“对随意动用公安民警参与强制征地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严肃追究有关党政领导的责任。”

一名于1988年首次来到中国的以色列农学家巴尔,参加了一个发展农业及引进节水技术的政府项目。巴尔最终定居在中国。

“这在当时是政策,现在政策变了,”66岁的巴尔说道。由于中共病毒疫情导致的旅行限制,他2020年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以色列。但自8月10日以来,他收到了许多有关拆迁的最新照片及视频。

巴尔说,“他们拿了钱——拿了几百万——然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也强调,“没有问责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