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专栏】汉武并非独尊儒术 兼论中共文化灭绝(图)

《拂尘集》

2020-08-27 15:13 作者: 宋紫凤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历史 文化 汉武 中共
汉武帝(图片来源:Winnie Wang/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8月21日讯】中共对意识形态的控制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它不仅以灭绝信仰,灭绝道德,灭绝文化为其根本任务,还能将这一切“合理化”,以致人们虽然深受其害却能被其说服,将其视为一种历史宿命去无可奈何的接受——这实在是比罪恶本身更加罪恶与荒谬的一件事。

而中共所以老奸得计,正在于其对历史真相的歪曲,通过教育、学术、文艺、传媒等组成的一言堂系统的宣传下,让人们以为历朝历代的政府都与中共一样,干着灭绝前朝文化,灭绝异族文化,灭绝各派学说之类的事情,而中华古国在绝大部分的历史过程中都是以思想开明、文化包容为特点的这一基本事实,却被肆意的忽视与否定。

所以说起这些,是因为这一篇正是想谈一个相关的问题。众所周知,汉朝是中华文明的一个高峰时期,又以西汉武帝时期为其奠基。此一时期的学术氛围、文化活动、思想领域本是文明新创生机勃勃的,但却被中共歪曲成一个钳制思想、百家尽灭的时代。而此种观点的一个论据正是所谓的汉武帝独尊儒术。

从历史课本至近现代史学书籍,不论褒贬,但凡言及汉武,常作此评语:“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事实上,不仅我们对这句话的理解有待商榷,连“独尊儒术”这种说法的本身也都与史实不符。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语出何处?

要搞清汉武帝是否“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先要看看这话语出何处。

首先,这句话并非出自汉武帝诏令之类,非是汉武帝本人所说。

其次,能够找到的古籍记载,是在《汉书●武帝纪》的赞中,有“孝武初立,卓然罢黜百家,表章六经”之语。而这句话严格的说是《汉书》作者班固对汉武帝的总结。这与武帝本人所说还是有所不同。什么不同呢?就是,这句话虽然记录了汉武帝时发生的事情,但并不一定能原本的反映出这些事件在当时历史环境下的本义。具体说来,我们知道班固是东汉时人,距离汉武帝已有二百年的时间。东汉时,全社会上自天子下至庶民,都崇儒尊孔,这与武帝时的西汉社会思想状态有很大不同。所以当班固在记录武帝朝的历史时,会带有相当程度的与汉武时期学术氛围并不相符的“崇儒尊孔”的意味。这大概就是为何人们会形成一个汉武帝崇儒的印象的原因。

再次,还有相关的说法,来自与汉武帝同时代的西汉儒臣董仲舒、卫绾。董仲舒对策时,提到“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汉书-董仲舒传》),此外班固在为董仲舒作传时写过“及仲舒对册,推明孔氏,抑黜百家”。但这些都只能代表董仲舒的观点,而非汉武帝的态度。至于卫绾,则是汉武帝在建元元年诏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时,卫绾曾请罢“治申、商、韩非、苏秦、张仪之言”者。但这只能作为这一次诏举人才的标准,而不能做为武帝一朝的择士标准。所以,民国史学家柳诒徵会说:“恶得以董仲舒、卫绾之言,遽谓武帝罢黜百家乎?”意思是“怎么能因为董仲舒、卫绾的话,于是就认为武帝罢黜百家呢”。

事实上,汉武帝本人没有说过“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而在同时代的相关记载中也并无完全一致的记述。这句话出自于清末民初人士易白沙的文章《孔子平议》,这篇文章被发表在左翼杂志《新青年》卷1中。易白沙在他的文章中说“汉武当国……欲蔽塞天下之聪明才志。不如专崇一说。以灭他说。于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利用孔子为傀儡。垄断天下之思想。使失其自由。”可以说,现代人对汉武帝有所谓控制思想,抑制学术自由之类的印象,应该就是源于此处。然而,易白沙是清末民初之人,时代上距西汉二千年矣,加之易白沙作为新文化运动之反对尊孔读经之第一人,其人思想充斥反传统反正统的极端激进,没有一个学者所应有的最基本的客观公正的学术态度。更何况,《孔子平议》一文,立意在于批孔,易白沙举汉武帝亦无非树帜立说,一切为批孔服务,一切为革命开道,从这一点看来,更有失客观而不具参考价值。所以,我们实在不能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作为汉武帝学术取向之概括,更不要说还要扣上一顶所谓控制思想、抑制学术自由之类的大帽子。

汉武帝立五经博士

那么汉武帝做了什么,使得后世学者对汉武帝学术态度尤加注意呢。最主要的一件事是汉武帝立五经博士。这件事被认为是汉武帝崇儒之明证,所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类的说法,虽非出自武帝本人,却能被很多人接受,认为这就是武帝对儒学之态度了。

首先汉武帝能够立五经博士,这的确是出于对儒学的认可,这一点无可否认。而我们要明确的是,这种“认可”,它所对应的范围,产生的背景,这样才不会对其过份夸大,甚至推导出独尊儒术,百家皆废的结论。

博士,是秦代学官,汉承秦制,故而亦设博士。秦代博士掌通古今,并不仅限于儒学。汉代时,文景之世的史料中,可以见到有专通某种儒家经典的博士,如韩婴以通《诗》为博士,晁错以通《书》为博士,胡毋生、董仲舒以通《春秋》为博士等。此外,通《论语》、《孝经》、《尔雅》、《孟子》等,皆设博士,是为传记博士。而这种情况到了武帝时有了一个变化,就是专以通儒家经学者为博士,特称五经博士。

汉武非为隆儒,实为尊古

那么,要如何理解汉武帝设立五经博士呢。汉武帝立五经博士,固然是对儒家的认可,但这却绝然不是董仲舒所谓“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所以这样说,原因有二。

其一:如前文所说,博士是秦代学官,用今天的话讲,是教育官员。也就是说汉武帝只是在教育领域内任用儒者,而在其它领域,拔擢人才不拘一格。换言之,班固所说罢黜百家,其实只限于在教育领域内。

其二:汉武帝所以要在教育领域内用儒者,这个“隆儒”的原因其实是尊古。因为儒家以及诸家从根源上讲,皆源于上古之官。而儒家本出于司徒之官,助人君顺阴阳明教化。换言之,儒家在上古时就是负责教育的,所以儒家之学术亦是诸家中堪称最全面系统传承上古官学的学术。但是,也正因为有这样一层渊源关系,所以汉代时人并不像后世那样会把六艺(六经)与儒家完全等同。这就是为什么《汉书●艺文志》中,六艺被列入六艺略,而儒家则被列入诸子略。由此可见,六艺(六经)与儒学并不是可以等同替换的概念。班固为武帝做赞时说“罢黜百家,表章六经”,儒家经典的六经,乃上古学术之传承,三王道德之遗风。汉武帝正欲以三王之教来治理天下,故而其表章六经之根本立意在于尊古。

汉武帝包容百家兼收并蓄

以上我们论述了汉武帝对儒学的态度,而儒学之外,诸子之学,汉武帝的态度则是包容百家,兼收并蓄。

一方面,汉武帝虽然在教育领域内用儒生,而不再立诸子传记博士,但同时却下诏广收天下书籍,建藏书之策,置写书之官,使诸子传说皆充于秘府。由是可知,百家之学因武帝得以流传后世,绝非易白沙所说“专崇一说,以灭他说……垄断天下之思想。使失其自由……”

另一方面,如上所说,汉武帝立五经博士,只限于学官,而非是方方面面都纯任儒者。所以我们看到武帝一朝,各类人才云集,如董仲舒,既是大儒,又通阴阳之学,善言灾异,主父偃学长短纵横术;田蚡学《盘盂》之书,可谓汉之杂家;又有小说家虞初,武帝时又以方士为侍中,号黄车使者,各种人才在武帝一朝各得其所。事实上,直至汉元帝时,西汉才转向崇儒。而在汉宣帝时,宣帝还曾说“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达时宜,好是古非今,……何足委任?”

所以,汉武帝并非独尊儒术,更非是易白沙之类站在反传统、反正统立场上所断言的“欲蔽塞天下之聪明才志”、“专崇一说。以灭他说”、“垄断天下之思想,使失其自由”云云。相反,汉武帝对于诸家学术,主次分明,兼收并蓄,使各安其位。

所以汉武帝之后,汉学者常常游文于儒家六经,又兼治诸子之学。而这一点尤其值得注意,因为这意味着,到了后世,虽然儒家在社会上成为主流学派,大有“独尊”之势,但此独尊却非是狭隘的一家独大百家皆废的独尊,而是因为儒学在发展过程中不断与道家、阴阳家、法家等诸家相调合,吸取各学派之精华,故而,其所承袭的就不只是先秦儒家的一门之学,而是中华传统文化之衣钵,最终与释道二教成鼎立之势,支撑起中华文明之架构。

以上是关于汉武帝独尊儒术的一些理解与澄清。事实上,中国历史上的明君圣主,无不致力于文化保护与传承,只有中共是在不遗余力的灭绝文化钳制思想。然而,天灭中共之大势,并不只针对中共有形组织,亦是从意识形态、思想层面上对中共党文化彻底清除之。因此,被中共妖魔化并强行灌输的一切也就成为我们需要重新归正的内容。而此过程中,无论是认清中共,或是重建道德,都需要我们以史为鉴,从而有据可循,方能正本清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