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时间】反垄断调查谷歌 中共做给谁看?(视频)

2020-10-06 15:55 作者: 李静汝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谢田时间 (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10月6日讯】 (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报道) 近日有海外媒体报道,中共政府准备就华为指控谷歌垄断,压制市场竞争进行反垄断调查。不过,这一消息也引来不少国际社会的质疑声。是谁在垄断中国市场?华为控告谷歌的依据是什么?中共政府反垄断调查合法吗?看中国记者采访了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

中共指控谷歌垄断 缺乏合法性

据悉,华为指控谷歌利用其安卓(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来压制市场竞争。谢田对此表示中共禁谷歌进入中国市场,此调查缺乏合法性。“首先我们要问你说谷歌利用安卓系统来压制市场竞争,这个市场指的是哪个市场?像谷歌的搜索引擎,还有谷歌旗下的油管,Gmail邮件、即时通讯,这些在中国都是被禁止的,不能正常运作的。换句话说,实际上中国并不存在一个谷歌可以运行的市场,如果它本来都不能在中国运作,怎么有可能把这个市场进行垄断?所以这个指控是荒唐的。”

谢田表示,全世界人都知道,华为跟中共军方,跟中共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我看来,华为根本就是中共政府或军方以私人的名义来运作的公司,是为中共政府直接服务的。中共来调查华为指控谷歌这件事,就好像是这个政府又当球员,又当裁判,打击华为的竞争对手,或打击华为认为可能的商业对手,这本身就是不公平。

还有一点,华为指责谷歌对中国公司造成极大的伤害,因为一旦失去了安卓操作系统的话,用户会对中国公司丧失信心,减少中国公司的收入,这个也很荒唐。这是你自己公司的问题,中国公司的问题,跟谷歌没有任何关系。谷歌不能在中国运作,它也不能跟华为建立我们叫Fiduciary relationship信托式的、就是公司和它的客户之间法律上的关系。你比方商品买卖,一手收钱,一手交货,你才会建立信托式的这种关系。你现在没有这个关系,别的公司怎么做,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你怎么可能去指责别人呢?还有一个,中国大部分智能手机使用的是开源版本安卓操作系统,这实际上是谷歌一直把它的产品免费的提供给中国公司,包括华为。谷歌提供免费服务,你可以用以可以不用。用人家免费东西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资格去指责或者要求别人,所以它这个指控是站不住脚的。”

中共借国际反垄断法指控谷歌是东施效颦

谢田表示,中共政府实际上是在借用自由社会公平竞争体系下这些机制,企图来反击自由世界。但是,显然它对法律的界定不是特别清楚。“在正常国家,一旦有违法的事情,或者权利伤害,比如民事伤害发生的话,律师帮你做的第一件事情是确定你受到什么样的伤害,这个伤害违法了哪一条法律?在美国,是市政府的法律?还是州政府的法律?还是联邦法律?要把这个法律依据找到,然后再确认在哪个法庭来进行起诉,是跨州的话,可能要去联邦法庭。也就是要搞清楚这个法庭的jurisdiction管辖权和裁判权,你打官司才有意义,你的调查也才有意义。

中共说要审视其他国家的作法,参考其他国家如何根据这个公司全球收入,而不是地方收入来确定罚金,这个就更滑稽了。首先他们没办法在中国做生意经营赚钱,你有什么资格去查它在其他国家的收入?其他国家的收入跟中国市场没有任何关系。比如美国市场,或者欧洲市场,它没有管辖权。你的法院管不着,跟你没关系,你判定也好,调查也好,做判决也好,谁来管呢?你没有这些的话就是自欺欺人,唱戏给自己看。所以这基本上可以说中共在借用西方反垄断法的时候,它实际上东施效颦,照猫画虎。”

华为背靠中共 垄断中国市场 获得高额利润

谢田认为,在中国垄断市场的恰恰是华为。“华为起家就及不光彩。很多中国朋友可能认为这是一个成功的中国公司,徒手起家,白手起家,有个任正非,然后做到了现在的全世界,在跨国运行,在全世界攻城掠地,又是什么所谓的5G世界领先,戴了很多的高帽子。但是中国老百姓有没有想到第一,华为是怎么样做到中国垄断性的地位?它实际上是跟中共政府合作,跟军方合作,垄断了中国的通讯市场,看起来好像做得很大,但最大的问题是它在获得垄断性高额利润同时,因为没有竞争,价钱降不下来,实际上是中国老百姓买单,支付高价。如果在一个正常的国家,比如美国有高度的竞争,相互竞争之间就可以有降价,会对普通消费者有利。所以中国老百姓没有想到这些,他像被宰被割的韭菜,还认为镰刀做得很成功。”

华为并非自己有高科技 涉嫌抄袭剽窃

据悉,目前因为华为的中共背景和涉嫌技术偷窃,很多西方国家开始抵制或禁华为5G等产品。谢田对此指出,华为到海外国际市场,它事实上是中共政府和国有银行给它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压低成本,以极低的价格在全世界争夺市场。“它可能在非洲那些小国、穷国有效,但是在美国、在欧洲等发达西方国家现在就碰了钉子。原因很简单,它并没有自己真正的技术,并不是很先进的科技公司。当年最早的时候,它就在抄袭偷窃美国思科的那些技术,当时它把思科系统的说明书拿来全部照搬,里面很多代码软件,你一看连思科原来的名字都在,它就这样肆无忌惮在偷窃、剽窃、抄袭思科。但是它现在做不下去了。

退一步说,华为不是说它自己有在开发鸿蒙系统Harmony吗?如果它自己也在开发,开发的目的当然是跟安卓竞争,所以它指责安卓系统垄断就不对了,就是说谷歌安卓系统有了竞争对手。有竞争,谷歌就不存在垄断。

当然我们知道它实际上开发的那个鸿蒙系统,也没有人接受,也没有人要。基本上它在海外的扩展已经大大受挫。在中国国内因为中共政府的庇护,还能维持着垄断地位,但这实际上对中国老百姓来说并不是件好事。”

华为鸿蒙无法立足国际市场

至于为什么说华为的鸿蒙系统没人要?谢田认为:“我们知道安卓是为了手机这些移动设备开发的。而鸿蒙它打算成为一个桌面那种取代微软的视窗系统,这个作法你想成功的话,必须要有很多商家都要接受,但它实际上办不到。

第二,我们知道,打开一个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一般人可能下载十几个各种各样的APP。现在在线上的免费软件很多,这些都是全世界数百万软件开发商Developer他们在做。他们在安卓的系统上,或者在苹果的OS系统上开发这些软件,提供给用户,然后再想办法赚钱,这等于是一个Community,技术上的一种社区,大家都在用。有市场,大家才去开发,开发以后吸引人去下载,然后再想办法赚钱。

鸿蒙呢?没有人为它写或编制这些软件,所以它没有这个社区,也没有这个市场,所以这个它不会成功。”

中共指控谷歌纯属闹剧

谢田进一步指出,从法律的基础到管辖权和裁判权,中共其实都不占理,指控完全不会成功,是一个闹剧。“做给国内老百姓看。你看我们也用法律的武器,外国也在垄断,我们学会了怎么用反垄断法,就是说美国人惩罚我们,我们也可以惩罚他们,这其实就是一种中共政府为它自己对内宣传的需要。大部分老百姓只是看到要起诉谷歌了,起诉美国公司,他们就很高兴,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但是下一步怎么样?大部分人也不会操心这个结果。”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