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反制裁 韩涉助朝鲜洗产地赚外汇(图)


2018年9月19日,文在寅与金正恩在午餐会上交谈
2018年9月19日,文在寅与金正恩在午餐会上交谈。(图片来源: Pyeongyang Press Corps/Pool/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0月16日讯】15日,据韩国《朝鲜日报》报导指出,国会议员查出文在寅政府于2017设立的中小企业与初创企业部,在2017年到2019年期间,斥资了数十亿韩元提供给该国的中小企业,并从中国端向朝鲜纺织厂下订单,而朝鲜货物于中国洗产地之后,就进入韩国贩售,此举已经完全违反了联合国对朝鲜的第2375号制裁令

报导称,韩国国会议员郑镇硕所获得的数据中显示,中小企业及初创企业部辖下单位于2017年到2019年期间,以预付款的方式提拨了17.8亿韩元给韩国的中小企业,以“资助生产”,其实是借由这些小公司于中国向朝鲜纺织厂下订单,可说是替朝鲜商品洗产地,让平壤赚取外汇。

案例中指出,由韩国政府所资助的甲公司,其在2018年和中国江苏省江阴市的乙公司签订了生产合约,而后再由辽宁省丹东市的丙公司进行生产,但丙公司却对平壤的一家纺织厂下订单。现今已经查出至少多达2.7万件由平壤纺织厂生产的商品,经由走私进到丹东,而在该处洗产地之后,变成中国的产品,最后再以货船运到仁川港进入韩国国内。

在案例中的甲公司,因而得到了17.4亿元的销售额,但韩国中小企业与初创企业部官员则声称,并不知道其产品是在朝鲜平壤制造的。其实,在过去该部门的评估报告就已经发现,位在中国丹东市的丙公司内部有聘用朝鲜员工,甚至部分产品是在朝鲜生产的。因此,韩国当局已经涉嫌违反联合国的第2375号制裁令,郑镇硕认为有必要进行全面调查。

船对船转移货物

去年5月,华府“先进国防研究中心”(C4ADS)的两名分析师Lucas Kuo与Lauren Sung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即是有超过百艘船只于海州市(Haeju)附近水域聚集。对此,这个非营利组织以大数据进行分析,及调查安全议题,而这两个分析师紧盯的是朝鲜乃至于更远的北亚水域交通。

因为平壤多年以来,被指控于海上销售煤及其他物资,有时销量还很大。朝鲜时常躲开海关官员执行联合国对于朝鲜制裁令所做的检查,据悉朝鲜并不会将货物运往港口进行交易,而是在海上把货物从一艘船移至另一艘船,且谎报该货物的来源地。

据说此种“船对船转移货物”的买卖交易,动辄可使朝鲜金正恩政权带来数千万美元的收益。这类交易通常是在隐密情况下迅速完成,甚至只动用几艘船就能够达成。

不过,让Sung与Kuo觉得相当奇怪的是,有数十艘船只络绎不绝地航向朝鲜,非常启人疑窦。

今年3月,他们两位分析师于发表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他们发现,原来这是一桩可能涉及达数百万美元交易的大规模买卖,据估共有279艘船只参与此事,朝鲜显然是在回避国际社会的制裁。

这些船只并非用来交易毒品、枪枝、伪钞或走私濒临绝种的物种等。甚至也不是用来运送平壤最赚钱出口品的媒。

其实这些船是用来浚挖及运输海沙的。这或许看来并不犯法,可是联合国在2017年12月通过的制裁案,其禁止了朝鲜出口泥土与石头。所以,目前交易朝鲜的沙,也是违反该制裁案的。合国调查员在4月发布的报告中就指出,在联合国制裁之下,朝鲜在去年仍然卖出可观的沙,进帐至少达2,200万美元。另亦有情报指称,平壤在去年5月到12月期间,出口的沙达100万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