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后获批德国难民 港女亲诉经历(图)


很多参与反送中运动的年轻人怕得不到公平的审判而被迫流亡海外。图为去年的香反送中运动。(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很多参与反送中运动的年轻人怕得不到公平的审判而被迫流亡海外。图为去年的香反送中运动。(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10月29日讯】日前一名香港大学生获得德国难民身分,成为反送中运动后首位得到德国政治庇护的港人。这位现年23岁的香港年轻人Elaine在接受中央社采访时表示,自己是对香港归属感最强的一代人,但无奈司法已败坏,自己被迫离开。她亦出示了来自德国联邦移民与难民局(BAMF)的难民资格批准通知书。

Elaine原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去年反送中运动爆发后开始参与社会运动,她表示独来独往,因此示威者的身份未被曝光。随着运动的升级,Elaine逐渐走到冲突的最前线,去年11月中被捕,被控“暴动罪”和违反“禁蒙面法”两项罪名。在获准保释后的一周内,她就收拾好行李,买好机票,毅然踏上流亡之路,搭乘飞机经台湾飞往德国

早在2018年5月,香港本土民主前线成员黄台仰及李东升已经在德国获得难民身份,成为港人在欧洲获得政治庇护的首例。Elaine受到二人启发,亦选择了德国。

抵达当日,Elaine直奔难民接待中心申请庇护,除了要面对永远无法回到香港的煎熬,还要面对语言问题。在德国的难民一般说阿拉伯语、库德语或土耳其语,Elaine的广东话、英语和国语全部派不上用场。

幸好住在难民营的难民彼此体谅,大家相处融洽,而且德国的难民安置相对完善,饮食、暖气、热水供应无虞,难民还可领取基本生活费,同时享有医疗服务,Elaine一边适应德国生活,一边了解难民资格申请的流程。

前后住了三个不同的难民营,直至本月14日,Elaine才收到通知,获得难民身分。为此,她已经等了将近一年,在这段期间完全不知申请进程如何,她坦言“最难熬的就是等待”。

不同中东国家,香港没有内战,也没有死刑,德国为何批准她的难民资格?Elaine说,面试时向官员陈述香港司法的败坏,认为自己无法得到公正审判。另外,她认为今年7月实施的港版国安法,也是促使德国批准她政治庇护的一个原因。

目前Elaine住在德国政府提供的公寓,目前她计划学好德文,上政府提供的融入课程,学习德国历史、社会及文化,之后打算重返校园完成未完的学业。

生于主权移交前的香港,Elaine自认是对香港归属感最强的一代,见证香港的变化,看到律师在大陆遭受的残忍对待,因此对大陆没有好感。以为自己会在香港留守至最后一刻,Elaine竟然来到德国成为难民,“最后一刻来得这么快”。

香港会否重现像去年反送中运动般的大规模示威?她说,距离2047年还有很多年,未来的发展难以预测,只能做最坏的打算和最好的准备。

Elaine是反送中运动爆发后首位在德国获得政治庇护的香港人。流亡海外的港人黄台仰、林荣基,和郑文杰的“避风驿”亦发声明感谢德国给予香港示威者庇护。

而另一方面,香港政府为此召见德国驻港总领事林文礼(Dieter Lamlé),谴责德国“假借名义收留罪犯”。大陆外长王毅九月访问柏林时也一如既往地宣称香港事务是内政,警告外国勿插手。殊不知“人权”是国际事务,不是中国内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