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网络干预选举最多的是这两个国家(图)


LOGAN CYRU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6日,美国南卡民众在投票。(图片来源:LOGAN CYRU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0月30日讯】一份新研究报告指出,俄罗斯中国是利用网络手段干预美国、欧洲和其他国家选举和公投最多的国家。中、俄等国通过“网络化外国干预”(cyber-enabled foreign interference),试图影响选民及其在选举中的投票率,操纵信息环境,削弱公众对民主进程的信任。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星期三(10月28日)发布的报告发现,在2010年1月至2020年10月期间,有41次选举和7次公投受到外国干预,自2017年以来此类活动显著增加。俄罗斯是参与网络干预最多的国家,其次是中国。报告还说,俄罗斯、中国,以及朝鲜和伊朗均试图通过不同的网络化外国干预策略来干预2020年的美国大选。

所谓的“网络化外国干预”包括两种攻击,即“利用各种网络操作(cyber operations),如拒绝服务(DoS)攻击和网络钓鱼攻击,来破坏投票基础设施,并把电子和在线投票作为目标”,以及通过网络信息运作(online information operations), 扭曲选举中的政治情绪,改变信息环境,以取得战略或地缘政治结果。网络信息运作往往是直接针对选民的。

“电子和在线投票、选民表和选民登记系统常常是网络化外国干预的主要目标。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公众对选举制度、民主程序和信息环境的信任程度正受到威胁”,报告写道。

欧盟委员会官方的民调机构 “欧洲晴雨表”(Eurobarometer)2018年关于民主和选举的调查发现,68%的受访者担心电子投票可能存在欺诈或网络攻击,61%的受访者担心“选举被网络攻击操纵”。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进行的一项类似调查也发现,有61%的人认为网络攻击可能在未来被用于干预他们国家的选举。

中国触角伸到美国?

报告提到,中国在过去十年中攻击了7个国家和地区的10次选举,台湾一直是中国的主要目标。报告还说,在过去三年里,中国政府已将其努力扩展到印太地区,包括美国。

报告援引《纽约时报》说,来自中国的有政府背景的黑客涉嫌进行了不成功的钓鱼攻击,以进入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工作的竞选团队成员的个人电子邮件账户。

报告说:“中国干预外国选举是其在国内和地区维护‘核心’国家利益的整体战略的一部分,并对挑战这些利益的政治人物施压。按照中国共产党的定义,这些核心利益包括国内维稳、经济发展、领土完整和提升中国的大国地位。”

报告还提到,中国此前的做法似乎与俄罗斯的做法不同,中国试图转移负面影响,塑造外国的看法,以巩固其合法性,而俄罗斯则试图破坏信息环境的稳定,扰乱社会,削弱目标。但最近,中国似乎也在从俄罗斯抄作业。

前联邦调查局特工瓦茨(Clint Watts)日前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节目(CBS News)采访时也表示,中国最近在台湾进行了一场非常俄罗斯式的选举干预,中国在澳大利亚也是这样做的,“在环太平洋地区,他们看起来更像俄罗斯,但相对于美国,他们不像”。

美国智库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扎克·库珀(Zack Cooper)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知道它的一些行动可能会影响美国的选举,但是它还没有像俄罗斯和伊朗那样进行积极的干涉。”

美国防务和安全问题智库兰德公司政策分析家莫小龙(Nathan Beauchamp-Mustafaga)则表示,中国干预外国选举的努力越来越让人担忧。

他曾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对选举的任何潜在干扰都有两个因素——能力和意图。过去几年,中国政府一直致力于发展相关能力,特别是在社交媒体方面。”

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旗下的数位鉴别研究实验室(DFRLab)10月发布的一份研究中也提到,中国未来的外国干预计划,尤其是在选举前后,可能会使用人工智能和聚合的社交媒体管理软件(aggregated social media management software),特别是在微信和东南亚的消息应用程序LINE上。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提到,在回应有关干预选举的指控时,这些国家往往会予以否认,然后指出这些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从而转移话题。

报告

说:“中国试图通过威胁外交关系来威慑未来的指控,针对有关中国是澳大利亚议会网络攻击的幕后黑手的指控,中国发出警告说这些‘不负责任’和‘毫无根据’的指控可能会对中澳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俄罗斯全球出击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现,俄罗斯似乎最热衷于通过网络手段干预选举。在过去10年间,俄罗斯干预了涉及26个国家的31次选举和7次公投。虽然俄罗斯的干预是全球性的且范围广泛,但其主要努力仍集中在欧洲。

报告说,“俄罗斯关注的另一个焦点是美国,尽管对选民的实际影响仍存在争议,但俄罗斯的干预已成为美国选举的一部分”, “俄罗斯最近还将有关2020年美国总统的虚假信息活动的一部分外包给加纳人和尼日利亚人,让他们制作内容并在社交媒体上传播”。

研究说,莫斯科还试图干预南美和非洲几个国家的选举,其目的可能是为了破坏民主,或是影响这些国家的外交政策方向。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还表示,俄罗斯有能力对外界对其内政的干涉和反俄情绪作出反应。此外,俄罗斯还试图通过削弱构成威胁的联盟来加强其地区实力。“俄利用网络操作和网络信息运作干预了2016年的黑山议会选举和2018年的马其顿公投。这一做法是其更广泛的政治战略的一部分,目的是阻止这两个国家加入北约,防止西方势力扩张到巴尔干半岛。”

在面对有关干预选举的指控时,俄罗斯也会否认。在美国声称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后,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将这些指控比作“猎巫”,并表示这些指控毫无事实根据,俄罗斯对这些指控“越来越感到厌倦”。俄罗斯总统普京甚至暗示,干预选举的可能是具有“爱国主义倾向”的俄罗斯黑客,而不是国家支持的黑客。

如何应对

“网络化外国干预”对选举和公投的威胁是持续存在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提出了识别、保护、检测和应对四点建议。

各国政府应制定“网络化外国干预”的风险缓解框架并使其生效,这当中应包括全面的威胁和脆弱性评估。在选举期间,也需要不断地评估和审查选举基础设施的安全。

此外,应通过提高公众意识提高社会适应力,并促进网络安全培训,限制“网络化外国干预”的影响。

各国还需提高“网络化外国干预”的检测能力,定期测试计算机系统的漏洞,并对参与外国干预的人如何利用新兴技术的长期研究进行投资。

在应对方面,各国应成立一个反外国干预工作组以帮助协调本国应对各类挑战的努力。各国政府还应根据最有可能的对手建立明确的预防和威慑态势。

美国大选危机重重?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理主席鲁比奥参议员(Sen. Marco Rubio, R-FL)星期三(10月28日)表示,无论是在选举日还是选举日之后,对手都在试图干预美国大选。

他在推特上写到,“警告。我们的对手准备的大量虚假信息攻击是针对选举日前后进行的”,“他们来的速度可能比人们发现他们的速度还要快,一点忠告,说法越古怪夸张,就越有可能是外国干预。”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沃纳参议员(Sen.Mark Warner, D-VA)的发言人对《国会山报》表示,沃纳“完全同意鲁比奥参议员的推文。”

美国国家反情报和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伊万尼纳(William Evanina)今年8月就曾点名中国和俄罗斯等国,称这些国家将继续使用隐蔽和公开的手段,试图影响美国选民的偏好和观点,增加美国国内的不和,削弱美国人民对民主进程的信心。

还有分析人士表示,这些国家在大选后或会试图通过散布不实消息来制造混乱,蛊惑人心,破坏民主。

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民主保障联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主任劳拉·罗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星期二在阿肯色大学克林顿公共服务学院举办的一场网络讨论会上表示:“在大选过后,尤其是选举结果接近或有争议或延迟了,外国行为者——目前看起来俄罗斯似乎已经做了些铺垫,就如同他们2016年所做的那样——公布所谓的‘证据’,称进行了黑客入侵或操控了数据,即便实际上并没有发生这类情况,以此来散播混乱,让民众对选举结果的合法性产生质疑。”

库珀也对大选后的情况表示担心。他说:“我非常担心大选后会发生什么,因为俄罗斯可能会努力破坏人们对选举结果的信心,虽然莫斯科不能真正改变投票结果。”

瓦茨则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节目采访时说:“从现在到选举日,俄罗斯的干预都是威胁。但在2021年及以后,将是中国。”

原标题:报告称俄罗斯和中国是利用网络手段干预选举最多的国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