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植物没大脑 却有记忆力(图)


植物没有大脑,却有记忆力。
植物没有大脑,却有记忆力。(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一项关于含羞草的研究显示,植物没有大脑,却有记忆力。目前,尚无科学理论解释这一现象。

西澳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的生物学家莫妮卡•加利亚诺(Monica Gagliano)研究含羞草(Mimosa pudica)时,不经意间发现这一现象。加利亚诺在论文里写道:“植物没有大脑。但它们有一套精细的……信号转导网络。”尤其是,无论植物出于何种原因,化学物质或激素等,总之它表现出记忆。

含羞草实验

加利亚诺将含羞草一株株栽在小花盆里,再将花盆安装到有滑轮轨道的特制装置上,让每盆含羞草滑落到柔软的、像垫子一样的泡沫,下落距离大约是15厘米,而且连续60次(每两次下落间隔5秒钟)落下花盆。

含羞草是一种敏感的植物,轻轻一碰它或者把它抛下去、惊扰它,含羞草就会在几秒钟内合上小小的叶片。

加利亚诺设定花盆的下落速度足以刺激含羞草,让它们的小小叶子卷起来。但是,加利亚诺很快注意到有些含羞草在下落时没有完全闭合叶片,最后所有的含羞草叶片完全张开而不合上。

植物有记忆

加利亚诺分析,这说明含羞草是有记忆力的,它们知道了下落没有安全问题,所以没有必要关闭叶子。

怀疑者提出,也许含羞草经过那么多次刺激后已经疲劳了,没有能量闭合叶子了。加利亚诺把一些“精疲力竭”的含羞草放到摇床晃动后,叶片马上就会蜷起来。(这说明不是疲劳的原因导致含羞草叶子的张开。)

加利亚诺指出,植物改变行为的最合理解释就是它们记住了之前的情况。而且,自己观察了28天,这些植物仍然“记得”学到的东西。

其他人的嘲讽

《纽约客》(New Yorker)杂志的撰稿人麦克•保兰(Michael Pollan)详细描写了亲睹加利亚诺在学术会议遭到其他生物学家的嘲讽。

保兰写道,加利亚诺的观点“引发了强烈的反响”。保兰分析:“他们之所以如此反应激烈,也许是因为加利亚诺的观点模糊了他们对动植物的定义。”他们坚称,植物不过是能遗传的机器人——它们不能从经验中吸取教训或者改变行为(即记忆力)。那些生物学家认为,加利亚诺弄乱了他们设定的万物秩序。

加利亚诺在论文中说道,“(实验)得出了一个明显截然不同的结论:记忆过程或许并不需要传统的动物神经网络和通路;大脑和神经元只是其中一种可能,它们不可思议的复杂和有效,但未必便是学习的必备条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