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六四之夜 惨剧的确发生了(图)

2021-05-29 06:19 作者: 杜若蘅芜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六四,香港
2015年,香港市民纪念六四(图片来源:Lucas Schifres/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5月29日讯】1989年6月3日,清华园里的学生已所剩无几,我的好闺蜜豆豆要坐晚上的火车回家。当时公交已停运,地铁也只有一小段通车,街上人车稀少,不知哪里能找到出租车。我当机立断,决定骑自行车带她去前门地铁站,让她坐地铁去火车站,自己去天安门广场过夜。因为不喜欢挤车,我在北京城里逛基本都靠自行车,觉得带个瘦小的豆豆没什么问题。

晚饭后我们俩一路聊着天顺利到了前门,把她放下后,我按原计划去了广场。天已经黑,广场上的人和帐篷都少了许多,我知道很多大学生回家了,大喇叭里播着戒严的消息。我在广场上走了一阵,觉得双腿发酸,想躺下。虽然豆豆体重只有80斤,带着她骑了一个多小时自行车还是耗尽了我的体力,完成任务后精神一松弛就觉出累了。看看广场上还算平静,我想着先回学校睡觉,第二天早上再来。

慢慢地骑车回到宿舍,女生楼里大多房间已空,非常安静,屋里只有我一个人。洗嗽之后,我上床很快进入了梦乡。正当我香梦沉酣时,突然传来女声尖叫“别睡了,杀人啦!”。我起初以为是在做梦,但尖叫声继续传来,我终于清醒赶快从上铺跳下来。学生宿舍是通走廊,打开门来到走廊上,只见几个穿着睡衣的女孩子跟我一样睡眼惺忪地走出房间,走廊中间站着一男一女面色疲惫的学生,显然是刚从广场回来。那个女孩子在激动地讲着“昨天晚上坦克开进了广场,军队开枪了,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那个男孩子扬了扬手中的一团衣服说“都是血”。我惊骇地说不出话来,虽然十来天前见到了北京郊外的军人和坦克,我还是不敢相信军队会向平民开枪。那两个学生继续说着,但我已听不到了,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到房间跌坐在椅子上。从小受到的教育一直是党和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四五天安门事件也是四人帮干的坏事,党还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刚进大学的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巨大的恐怖感:难道这么多年我都受骗了?回过神来,我感到后背发凉,如果我昨天晚上不是因为太累回了学校,就可能遇到死神了。生活在和平年代青春年少的我们竟然离死亡如此之近。

6月4号白天官方的消息是军队清场,平定了反革命暴乱。系里的老师们不说什么,只是通知我们由系里派车尽快送我们这几个滞留在学校的外地学生去火车站。6月6号早晨,我和另外四个学生坐着系里的面包车去雍和宫地铁站,据说那里还有地铁。街上死一般的沉寂,只有我们这辆车。我心里惶惶然,似乎一直没有接受需要逃命的现实。不知走到了哪里,前方突然传来鞭炮声,车里有人叫道“是枪声”,司机师傅一言不发,立刻调转车头,绕路前行,又听到一两声枪响,然后又是死一般的沉寂。枪声震醒了我,六四惨剧的的确确发生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华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