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六四之夜 慘劇的確發生了(圖)

2021-05-29 06:19 作者: 杜若蘅蕪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六四,香港
2015年,香港市民紀念六四(圖片來源:Lucas Schifres/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5月29日訊】1989年6月3日,清華園裡的學生已所剩無幾,我的好閨蜜豆豆要坐晚上的火車回家。當時公交已停運,地鐵也只有一小段通車,街上人車稀少,不知哪裡能找到出租車。我當機立斷,決定騎自行車帶她去前門地鐵站,讓她坐地鐵去火車站,自己去天安門廣場過夜。因為不喜歡擠車,我在北京城裡逛基本都靠自行車,覺得帶個瘦小的豆豆沒什麼問題。

晚飯後我們倆一路聊著天順利到了前門,把她放下後,我按原計畫去了廣場。天已經黑,廣場上的人和帳篷都少了許多,我知道很多大學生回家了,大喇叭裡播著戒嚴的消息。我在廣場上走了一陣,覺得雙腿發酸,想躺下。雖然豆豆體重只有80斤,帶著她騎了一個多小時自行車還是耗盡了我的體力,完成任務後精神一鬆弛就覺出累了。看看廣場上還算平靜,我想著先回學校睡覺,第二天早上再來。

慢慢地騎車回到宿舍,女生樓裡大多房間已空,非常安靜,屋裡只有我一個人。洗嗽之後,我上床很快進入了夢鄉。正當我香夢沉酣時,突然傳來女聲尖叫「別睡了,殺人啦!」。我起初以為是在做夢,但尖叫聲繼續傳來,我終於清醒趕快從上鋪跳下來。學生宿舍是通走廊,打開門來到走廊上,只見幾個穿著睡衣的女孩子跟我一樣睡眼惺忪地走出房間,走廊中間站著一男一女面色疲憊的學生,顯然是剛從廣場回來。那個女孩子在激動地講著「昨天晚上坦克開進了廣場,軍隊開槍了,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那個男孩子揚了揚手中的一團衣服說「都是血」。我驚駭地說不出話來,雖然十來天前見到了北京郊外的軍人和坦克,我還是不敢相信軍隊會向平民開槍。那兩個學生繼續說著,但我已聽不到了,不記得自己是怎樣回到房間跌坐在椅子上。從小受到的教育一直是黨和政府是為人民服務的,四五天安門事件也是四人幫干的壞事,黨還是偉大光榮正確的。剛進大學的我突然產生了一種巨大的恐怖感:難道這麼多年我都受騙了?回過神來,我感到後背發涼,如果我昨天晚上不是因為太累回了學校,就可能遇到死神了。生活在和平年代青春年少的我們竟然離死亡如此之近。

6月4號白天官方的消息是軍隊清場,平定了反革命暴亂。系裡的老師們不說什麼,只是通知我們由系裡派車盡快送我們這幾個滯留在學校的外地學生去火車站。6月6號早晨,我和另外四個學生坐著系裡的麵包車去雍和宮地鐵站,據說那裡還有地鐵。街上死一般的沉寂,只有我們這輛車。我心裏惶惶然,似乎一直沒有接受需要逃命的現實。不知走到了哪裡,前方突然傳來鞭炮聲,車裡有人叫道「是槍聲」,司機師傅一言不發,立刻調轉車頭,繞路前行,又聽到一兩聲槍響,然後又是死一般的沉寂。槍聲震醒了我,六四慘劇的的確確發生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華夏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