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爱有度 过犹不及(图)


慈爱是有度的,失去了这个“度”,就会变成溺爱,结果就会事与愿违。
慈爱是有度的,失去了这个“度”,就会变成溺爱,结果就会事与愿违。(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清·蒋士铨

这是清代诗人蒋士铨所写的一首母爱诗《岁暮到家》,全诗充满暖暖的爱意。一个慈爱的母亲,她的整颗心都是被爱占据的,世间让她最为高兴的事,莫过于闯荡世界的孩子从远方及时地归来。

然而,任何事物都有两重性,即“慈母败子”。慈爱是有度的,失去了这个“度”,往往就会变成溺爱,其结果也就事与愿违了。

春秋时期的武姜就是这样的败母。她特别喜爱小儿子共叔段,将全部的母爱统统倾注到他一人身上,甚至挑战纲纪,反复请求她的丈夫郑武公让小儿子做接班人,但结果却是大儿子郑庄公成了郑国的新主人,她不仅不改弦更张,反而以爱的名义变本加厉地为小儿子谋权谋势谋地位,甚至怂恿和支持他有朝一日取而代之。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共叔段的野心不断膨胀,最终走上了一败涂地的不归路。

北宋宰相寇准的母亲就很好地掌握了这个“度”。寇家当初曾十分贫寒,全赖寇母一人撑持。临终之时,她特将亲手所画的《寒窗课子图》交给身边最信任的人,并叮嘱说:“日后寇准做了官,等他有错处时,你再将这幅图交给他。”

果然,不出寇母所料,寇准为官之初,尚能做到克勤克俭,低调谨慎,后来慢慢地生出骄奢之气,因此这幅特殊意义的画作也就不失时机地递到寇准手上。画面上寒风摇曳,大雪漫天。一间破旧的茅草房内,亮着一盏昏黄的油灯。寇母一边织布,一边看着专心读书的寇准。右上角是端端正正的“寒窗课子图”五个大字。左下角则是杜鹃啼血的几行诗句:“孤灯课读苦含辛,望尔修身为万民。勤俭家风慈母训,他年富贵莫忘贫。”顿时,过去的一切一切闪电般浮现他的脑海,惊雷一般将志得意满的寇准震醒。从此,寇准一心为国,勤俭持家,终成建树非凡的一代贤相。

古往今来,青史留名,令人景仰的贤母不胜枚举:

孟母仉氏,为使幼年的孟子能有个好的教育环境,三次迁移居住地;

陶母湛氏,为让陶侃结交更好的朋友,截发延宾,为让他清廉为官,清白做人,封坛退鲊;

欧母郑氏,以荻画地,教欧阳修认字;

岳母姚氏,在儿子岳飞后背刺字,要其精忠报国……

她们的儿子或立德,或立功,或立言,都成为世所传颂的贤士和国之栋梁。她们的爱,爱得深,爱得远,爱得真,是名副其实的大爱。

慈爱过了应有的那个“度”,就等于糊涂的溺爱,就等于放纵、诱导他由骄而奢,一步步滑向深渊。一个无可救药的骄奢淫逸之人,等着他的除了败亡还会有啥呢?

责任编辑:wendy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