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追求真相能危害国安 证明中共建立在谎言上(图)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看中国2021年9月24日讯】港府日前拘捕香港支联会众常委,对该会及正副主席控以《国安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保安局还去信指支联会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拟引用《公司条例》将支联会剔出注册公司名单。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狱中手写长信回复保安局长邓炳强,字字珠玑地驳斥国安处将八九民运诬蔑为“反革命暴乱”,强调支联会32年悼念六四的所有活动均合法举行,“如果追求真相和公义就能危害国家安全,那国安处岂非是在说这个国家的立国基础是谎言与不公?”

邹幸彤狱中手书反驳邓炳强

邹幸彤在信中指,收到邓炳强信件和厚达数吋的附件时,她和所有支联会常委都被羁留和被反对保释,根本无法商讨如何回应和翻查纪录核证,难言有公平机会作出回应。她凭着记忆与个人意见,以手写书信写下回复。

她披露,一份国安处签发的56页文件,将支联会“五大纲领”(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32年来的烛光晚会、游行,甚至“民主风筝行动”小活动都列作“罪证”。她重申,多年的维园烛光晚会和32年来所有活动,全部是合法举行,并往往获得警方及相关政府部门的大力协助,“岂非有指责同僚为协助危害国家安全之共犯之嫌?”

邹幸彤也强烈反驳、绝不容忍国安处把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定性为“一场意图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和颠覆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反革命暴乱”,从而合理化其后的血腥镇压。她非常遗憾国安处对中共扭曲事实的说法照单全收,不作任何分析和判断,要求国安处收回不实言论。

她又强调,32年的六四悼念,是公道自在人心的明证,是港人坚守良知真相的表现。国安处却将这些完全合理和正义的诉求和行动,解读为危害国家一统的大阴谋,“如果追求真相和公义就能危害国家安全,那国安处岂非是在说这个国家的立国基础是谎言与不公?”

反问习近平修宪是否“国安罪犯”

至于国安处论证支联会“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纲领危害国安,邹幸彤反驳,“民主”可是国家规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指称‘民主中国’不符宪法要求可是会犯政治错误的。”她又反问,若任何推动修宪的人均必然是国家安全罪犯,国家主席习近平2018年改动宪法,又是否不符合旧宪法的政治制度?至于在国境内划出不实行社会主义的例外之地,“构思出一国两制的邓小平,在国安眼里更大概是完全无视宪法的法外狂徒了。”

邹幸彤又强调,国安处也未有证据显示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是谁的代理人。她最后表示,支联会在香港垂32年,始终坚持争取公义,追求民主的五大纲领,“一夕之间,政府要将之定性为非法组织并取缔之,将32年来上百万计市民的参与非法化和污名化,无异与民为敌。”她促请邓炳强慎重考虑向特首会同行政会议提交的建议,“并以尊重事实、尊重六四死难者、及尊重港人的结社、言论及政治权利的态度,作出真正无愧良知的决定。”

*         *         *

以下转载邹幸彤信件全文:

香港添马添美道2号

政府总部

保安局局长

邓炳强先生

邓先生:

兹收悉你于2021年9月10日发出的信件,称将向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建议将支联会自公司登记册中剔除,并给予了支联会“机会”于9月24日前提交反对剔除的申述(‘该信件’)。本人感谢邓先生的“宽大”,然而相信你亦了解,在你向本人发出该信件及其厚达数吋的附件时,本人及所有支联会常委均身处西九龙裁判法院的羁留室中,其后在控方反对保释的情况下,所有常委均一直处于惩教看管之中。在此等情况下,支联会的决策层根本无法商讨如何回应阁下的信件及其大量附件,亦无法翻看本会的任何记录,以作具体核证,惩教院所亦未提供任何便利,以处理你所提供的大量没有列明页码的文件,或是给予支联会的常委们任何机会去互相沟通。因此,本会实难言有公平机会去作出回应,而本人在这里所提供的陈述,仅反映本人记忆所知及个人意见,并未经本会其他常委讨论,仅此声明。

邓先生的决定,主要基于一份国安处洪毅先生所签发的56页建议书(‘该建议书’)。该建议书罗列大量证据以证明本会一直坚持五大纲领,并详细列出本会32年来的活动,包括烛光晚会、六四纪念馆、历年大大小小的游行、公开信、展览、研讨会、讲座、甚至“爱心寄秦城”、“中秋民主灯火行动”、“民主风筝行动”、“释放刘霞街站”这些小行动,也逃不出国安们的法眼,被列作“罪证”之一。我们感谢国安处如此巨细无遗地梳理本会的历史足迹,然而国安处大可不必如此费心,我们从不否认我们一直坚持五大纲领,并以此自豪。可是,我们亦必须申明,我们多年的维园烛光晚会,以及建议书第21至24段所列举的32年来所有的活动,均是合法举行的活动,并往往获得警方及相关政府部门的大力协助,如提供场地、安排交通改道、疏导人流、发出不反对通知书等。国安处如今将此等活动描绘为危害国家安全之活动,岂非有指责同僚为协助危害国家安全之共犯之嫌?

本会行事向来光明磊落,从不会否认我们所持守的纲领和曾举办的活动。然而,我们必须强烈否认以下指控:

1. 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是一场意图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和颠覆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反革命暴乱(Tiananmen Incident…was acounter-revolutionary rebellion that sought to overthrow the CPC’s leadership and subvert the socialist PRC)

2. 六四烛光晚会以及“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三个纲领合理化及歌颂(legitimized and glorified/justified)“天安门事件”

3. “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两个纲领,因为挑战中共领导,要求建立与宪法不相符的政治制度,因而危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及国家的独立性(The Alliance’s goals to“结束一党专政”and“建设民主中国”endanger the leadership of CPC and the socialist system of PRC under the leadership,and hence the state power and sovereignty which would ultimately endanger the territorial integrity and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PRC)

4. 支联会拒绝应国安处要求提交资料,因而显示其无意维护国家安全,并公开宣扬故意违法的行为

一、八九民运绝非暴乱,且绝不能借此合理化六四屠城

八九民运是一场全民参与、和平地要求政治改革的民主运动,我们绝不能容忍国安处将之诬蔑为“反革命暴乱”,从而合理化其后的血腥镇压。当年的学生、市民、工人,本着为国为民的拳拳之心,以最温和的方式,游行、静坐、绝食、对话,希望推动国家走向民主,却换来最残暴的屠杀,平民遭军队无差别扫射,学生被坦克无情碾压。中共多年来藉污名化八九民运合理化自己的暴行,千方百计地阻挠受害者及难属发声,严刑打压任何悼念的行动,然而,全世界曾共同见证这场运动的兴起与镇压,留下过无数的影像记录,证人证词。权力再大,亦无法改写事实真相。

我们非常遗憾国安处对中共扭曲事实的说法照单全收,不作任何的分析和判断,连“反革命”这样不知所云的形容也直接套用。不知道国安如此用词,是否表示其认同革命有理、反革命有罪?我们建议国安处认真阅读他们在调查本会时所收集的大量资料,本会的网页及社交媒体平台上,均有大量关于八九民运及六四屠城的历史资料,只要有半点求真之心,不难知道真相为何。

我们要求国安处收回其歪曲八九真相的不实言论,并希望邓先生及行政会议不要犯上同一错误,以一个错的实施基础去判断本会的存立问题。相信以邓先生及众高官的智慧,断不可能没有独立判断的能力,而轻易被中共的谎言所蒙蔽。

二、所谓支联会“合理化”“天安门事件”

首先,我们必须指出,洪先生实在是有些用词上的混乱。洪先生先是定义1989年6月4日发生的事件为“天安门事件”,那我们理解洪先生指的应该是六四屠城,然而,洪先生又说支联会的六四烛光晚会以及其三个纲领,是在合理化“天安门事件”/六四屠城。支联会从来没有,亦不可能合理化六四屠城,会这样做的从来只有中共,可是同样错误的说法一直重复出现于整份建议书中,在一份定夺一个组织生死的文件中犯下如此低级错误,实在颇为可笑。

我的猜测是,洪先生大概是想说支联会“合理化”八九民运,而不是六四屠城。又或者,是想说支联会“妖魔化”六四屠城。不论洪先生是想表达哪种意思,我们均须指出,我们追求的从来都是真相与公义,并没有亦不需要刻意去“合理化”或“妖魔化”任何事情,真相自己就会说话;而愈是用强权禁制记录,禁制讨论,抹杀记忆,才是令各种远离事实的“妖魔化”“合理化”大行其道的元凶。

32年的六四悼念,是公道自在人心的明证,是港人坚守良知真相的表现;“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是要为受难者,为经历过八九六四的所有人,讨回一个起码的公道和尊重,而“释放民运人士”是对所有被不合理地羁押的民主运动者最基本的支援。国安处能将这些完全合理和正义的诉求和行动,解读为危害国家一统的大阴谋,实在是令人佩服其想象力。如果追求真相和公义就能危害国家安全,那国安处岂非是在说这个国家的立国基础是谎言与不公?

三、与宪法不符即危害国家?

国安处论证支联会“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纲领危害国安的理据是,这两条纲领不符合宪法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首先,我们必须善意提醒国安处,“民主”可是国家规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指称“民主中国”不符宪法要求可是会犯政治错误的。且姑勿论本会纲领是否当真不符合宪法,要是任何和宪法有出入的政治立场都能危害国安,那这个国家亦未免太不牢固。按这个逻辑,任何推动修宪的人均必然是国家安全罪犯,包括于2018年对宪法做出了根本性改动的习近平。他把“中国共产党领导”提升为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把习近平思想写入宪法,取消了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更改动了国家机关的基本架构,新增了全国性的监察委员会,如此广泛而深刻的改动,难道不是在建立一个不符合旧宪法的政治制度吗?与对支联会的指控何异(the Alliance is in effect asking to…build anew political system that is no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onstitution)(强调为原文所有)?至于在国境内划出不实行社会主义的例外之地,构思出一国两制的邓小平,在国安眼里更大概是完全无视宪法的法外狂徒了。

公民对国家的政治架构有意见,有讨论,本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既是公民政治和言论权利的体现,更是维系国家安全和进步的必需。而民主,本就是无可置疑的普世价值,国安处视任何形式的改革诉求、民主愿景为洪水猛兽,更将之无限上纲为危害国土完整的风险,不仅极其荒谬,更反映了一种视国家体制应当万世不变的僵化思想。如此故步自封,反而会令国家陷入被历史淘汰的危险。

四、所谓“故意违法”

支联会拒绝提交资料的原因已向国安处解释得非常清楚,主要是因为国安处并没有权力以“附表5”要求一个并非是外国代理人的组织提交资料。我们仅是主张自己的合法权利,要求国安依法办事,却被诬蔑为漠视法纪、漠视法律规定。滥用权力的是国安处,而非我们。我们对国安处的颠倒是非表示强烈抗议,并强调直到此时此刻,我们仍不知道本会到底被认定了是谁的代理人,亦未曾见到一丝一毫能证明我们是外国代理人的证据。国安处所准备的该56页建议书,亦未有指称本会为外国代理人。

相关案件已进入刑事及司法覆核的程序,在法庭未有裁断之前,我们相信邓先生及行政会议当不会未审先判,武断地认定本会为犯错的一方,并据此作出任何错误的决定。

该建议书还有提及支联会与其他民间团体的合作,然而我们完全无法理解为何有跨团体的合作就可以是一个撤销注册的理由(the Alliance’s connection with political bodies….provides afurther ground to support the belief that the operation or continued operation of the Alliance should be prohibited in the interests of national security)。公民社会就应当如此:百花齐放,互助共济。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正正反映民间有自我调节和解决问题的生命力,是一个社会健康运作的体现,绝不应被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可惜观乎国安处近日行径及该建议书中的逻辑,似乎国安处是以破坏民间的自主连结,摧毁香港的公民社会为目标。如此治港方针,方是社会稳定与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

支联会在香港垂32年,始终坚持争取公义,追求民主的五大纲领,并因而赢得香港和国家上无数人的尊重和支持。一夕之间,政府要将之定性为非法组织并取缔之,将32年来上百万计市民的参与非法化和污名化,无异与民为敌。

望邓先生慎重考虑你将向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提交的建议,并以尊重事实、尊重六四死难者、及尊重港人的结社、言论及政治权利的态度,作出真正无愧良知的决定。

支联会副主席

邹幸彤

2021年9月18日

责任编辑:李家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