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俄军进基辅 乌国村民付出生命代价(组图)

2022-05-18 23:09 作者: 高美丽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基辅被毁坏的房屋。(图片来源:Kyivcity.gov.ua,CC BY 4.0)
基辅被毁坏的房屋。(图片来源:Kyivcity.gov.ua,CC BY 4.0)

【看中国2022年5月18日讯】(看中国记者高美丽编译报导)俄罗斯40英里长的坦克纵队未能包围基辅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帮助阻止俄罗斯在基辅推进的游击队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根据《泰晤士报》报导,克莱门科(Grigory Klymenko)对纵队末端的村庄进行的考察提供了一些说法,他说,俄罗斯人一波接一波,在2月26日看着他们经过他的房子。第一个纵队有280辆车,第二个纵队有170辆车,从基辅以西的博罗迪扬卡向南穿过安德里夫卡,延伸到E40公路以北一英里的马卡里夫镇。不过,第一轮攻击在马卡里夫停了下来。在马卡里夫的西北部,一辆乌克兰坦克被烧毁的残骸躺在一块耕地上。在镇上,守军在桥边摆开阵势。3月7日凌晨5点40分,它被一枚巡航导弹直接击中,造成30多人死亡,领导救援工作的领土防卫队队长杰尼先科(Anatoliy Denysenko)说:“有些人还在睡袋里。”

3月12日,俄罗斯的黑衣军警来找住在安德里夫卡北部边缘的33岁的加尼乌克(Vadym Ganiuk),用袋子套住他的头,把他拖进地窖殴打他、朝他的膝盖和肩膀开枪最后一枪杀了他。他们对加纽克的隔壁邻居,45岁的基布克维奇(Vitaliy Kybukevych)也做了同样的事,他是阿纳托利的表弟。亚雷姆丘克(Ruslan Yaremchuk)也在同一天手脚都被绑住的死亡,但情况不太清楚。他的尸体是在俄罗斯人逃离后,他的邻居奥列克谢恩科(Oleksienko)兄弟回到他们被炸毁的房屋废墟时发现的。

当围攻基辅似乎迫在眉睫的时候,俄国人似乎已经掌握了胜利。人们对进军失败的原因有很多猜测,但所写的大部分内容都是真实的:他们的车辆维护得很差。坦克试图转向东面,走向城市的郊区,但在泥泞中陷入了困境。但由于乌克兰军队限制进入该地区,人们对这场战斗的模式知之甚少。更少有人知道乌克兰方面所付出的代价。

基辅郊区被挖出的尸体。(图片来源:manhhai from Flickr/CC BY 2.0)
基辅郊区被挖出的尸体。(图片来源:manhhai from Flickr/CC BY 2.0)

沿着纵队的路线,有更多战斗的证据。在E40公路的交界处,一个商业园被空袭蹂躏,因为俄罗斯人试图争取进入它。这条公路本来可以直接通向城市。另外,俄国人还从E40公路以南的莫蒂钦向东面更远的地方进攻,但他们再次被阻挡。两辆俄军坦克的残骸,标有该纵队的标志“V”,躺在商业公园东面的鹳巢旁边,显示了他们的攻击范围。

当俄国人占领了他们的安德里夫卡村时,这位当地的自卫队长基布克维奇(Anatoliy Kybukevych)和他的游击队留了下来,该村位于纵队穿越基辅农村的路上。基布克维奇和他的手下向乌克兰部队报告了俄军的阵地,帮助他们对纵队进行了精确和破坏性的瞄准。受挫后,入侵者将矛头指向莫蒂钦的市长——50岁的苏申科(Olga Sukhenko)。据她的女婿说,她于3月23日被枪杀,同时被枪杀的还有她的丈夫和儿子。4月2日,俄罗斯撤军后,尸体在一个浅坟中被发现。

即使在居民试图逃离的时候,俄罗斯人也毫不留情:从莫蒂钦往南的道路沿着一条绿树成荫的小道一直到下一个村庄亚斯诺霍罗德卡遭到了炮击。目前还不清楚有多少人死亡,但在附近已经发现了37具尸体。卫星图片显示,随着气温回升和地面干燥,俄罗斯炮兵指挥官更加自信,他们正试图远离他们的车辆已经成为坐以待毙的道路,在树线的掩护下占据位置。

谢恩科兄弟的母亲玛丽亚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看得很清楚。她说:“炮兵在那边的田地里开火。然后他们跑去躲避还击。并且把所有的油箱和装甲车停在房子旁边,躲在我们后面。”

随后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基布克维奇的人在安德里夫卡郊外高地上的切尔沃纳希尔卡小村有一个藏身之处。通过望远镜,他们可以俯视大炮,并给阵地上的人打电话。对该村的影响是灾难性的,主要街道上现在布满了没有屋顶的房屋骨架,这些房屋被乌克兰的炮火摧毁,炮火的目标是驻扎在里面的部队和停在外面的弹药车。

克莱门科的房子没有被破坏,但在他们离开之前,俄国人洗劫了那些房屋。但是,收容这支可恨队伍的村庄所失去的远不止洗衣机和冰箱。兼任村长的基布克维奇说,在占领期间,没有一个居民被来自双方的炮火炸死。然后有一天,队伍像来时一样迅速离开。撤退的俄国人告诉克里门科,随同第一支装甲纵队的2500人中,只有80人回家了。这些数字是否正确无从说起,但很显然,俄国人受到了打击。

但遇到俄罗斯军警的男性居民就没那么幸运了。一名男子在骑自行车时被拦下,当场被射杀。另一人在散步时被打死。基布克维奇说,在占领期间,总共有至少13名村民被杀害,其中5人是为他工作的。村民们现在正试图对暴力做出解释。基布克维奇对他的手下的命运也很清楚。他说,他们知道他们所承担的风险。

加纽克(Vadym Ganiuk)当然也是如此,他在家门口被杀害时,五岁的儿子正在附近骑自行车。俄罗斯人向他床头上的恐龙装饰的枕头开了一枪。他的母亲曾告诉他,父亲已经变成了一颗星星,阳光灿烂时,他在微笑;下雨时,他在为他们哭泣。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