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至少90位前美国立法者成为外国代理人(图)

2022-06-30 05:31 作者: 肖然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国会大厦(Adobe Stock)
美国国会大厦(Adobe Stock)

【看中国2022年6月30日讯】昆西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的一份新报告显示,自2000年以来,至少有90名前美国国会议员离任后作为土耳其和中共等外国代理人对政府进行游说。

土耳其的外国利益吸引了最多的前议员,有16人,韩国、台湾、沙特阿拉伯和中(共)国的政府和团体紧随其后。

该研究确定了一些著名的前民主党议员在土耳其利益的要求下执行“完全合法的影响工作”,包括南达科他州的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达施勒(Tom Daschle)、密苏里州的前众议院多数党领袖格法特(Dick Gephardt)和前众议员巴特.斯图帕克(Bart Stupak)密歇根州。

“他们一起帮助土耳其影响美国对土耳其的武器政策,引渡流亡的土耳其持不同政见者费图拉.居伦(Fetullah Gulen),并鼓动反对人民国防军,这是一个在叙利亚的主要库尔德民兵组织,也得到华盛顿的支持。”报告写道,“这些前民选官员及其公司中的许多人还游说反对美国承认亚美尼亚种族灭绝——这最终发生在2021年4月,他们警告‘种族灭绝问题的严重性’对美国/土耳其关系构成了潜在威胁。”

兑现外国利益支票的不仅仅是民主党人。例如,昆西研究所指出,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前参议员维特(David Vitter)为中(共)国国有视频监控公司海康威视工作。

研究人员写道:“作为一名沙特说客,前共和党参议员科尔曼(Norm Coleman)在2018年华盛顿邮报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残忍谋杀以及沙特在也门灾难性战争中扮演重要角色之后,在努力恢复沙特的形象方面发挥了核心作用。”

该报告指出,公开秘密(OpenSecrets)的一项分析发现,自2016年以来,中共在外国代理注册人上的花费超过任何国家。

“随着支出的加速,中共聘请前议员的做法也在加速,过去四年就有七名前议员代表他们的利益,”报告称。

昆西研究所研究员弗里曼(Ben Freeman)认为,前联邦立法者与外国合作存在国家安全风险,因为立法者在任时积累的敏感信息可能落入外国对手。

“因为当我们谈论前国会议员时,我们谈论的是可以访问机密信息的人,”弗里曼告诉《华盛顿时报》, “在某些情况下,我们指的是高度机密信息,包括军事行动、海外情报行动,甚至是美国国内的国家安全威胁。”

弗里曼发现,2016年后,注册为外国代理人的前立法者人数有所增加,当时政府开始加强执行《外国代理人登记法》。

一些前立法者为多个国家工作。如2019年的外国代理人注册文件显示,斯图帕克正在为土耳其工作,并在卡达和香港有利益,而维特2022年的文件显示他在海康威视的工作,及其代表与津巴布韦和俄罗斯有关的实体的工作。

90位前议员中,有57位大多数曾为威权政权工作,这些政权被非营利组织自由之家认定为“不自由”的政权,包括中(共)国和沙特等国家。

弗里曼认为外国影响力是一个跨党派问题,“外国势力不在乎你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他们只关心你是否愿意做他们需要做的事情。因此,如果影响是两党的,美国的回应、国会的回应也必须是两党的。”

弗里曼支持本月稍早提出的两党法案《打击外国影响法案》,该法案旨在限制前联邦立法者和其他美国官员为外国委讬人进行游说,并要求非营利组织和智库披露来自外国实体的高额捐赠,并要求验证政治活动的捐赠者是否拥有有效的美国地址。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