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學大師預言中國即將分裂

2004-12-13 22:02 作者: 鄭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對於中國前景持悲觀論調的著作裡,鄭義的《中國之毀滅》與章家敦的《中國即將崩潰》常被提起。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Peter F. Drucker)也曾對中國有過重要預言,但因為只是在一本書中的單篇章節提到,所以沒那麼受到重視。本文就來介紹一下杜拉克的預言,並與前兩本書的論點加以比較。

杜拉克在《下一個社會》(Managing in the Next Society)一書的〈論亞洲危機〉述及:「從1700年開始,中國每隔50年,都會發生一次農民暴動,最近這一次則由毛澤東領導,在1949年成功的推翻國民政府。若從歷史的演進來看,另一次暴動的時間已經成熟,問題到今天仍是一樣,有太多失業或找不到工作農民無處可去。」(中文版,頁176)

在下一頁,杜拉克繼續談及:「當社會陷入高度緊張時,不需要多少東西,只要一次意外事件,就會引爆問題。因此,我為亞洲擔心。」

然後,他在〈論中國〉裡說到:「在十年內,中國會自行轉變,如果歷史可以當做指引,中國會分裂成某種形態的地方分權。」(中文版,頁180)

杜拉克預言「中國十年內將分裂」,會在什麼時候呢?該書出版於2002年,不過,他的〈論亞洲危機〉是發表在1998年春季號的《新觀點季刊》(New Perspectives Quarterly)。推算起來,他應是在1997年接受專訪,所以他預測中國會發生分裂大概在2007年以前。

不過,從每隔50年中國就發生一起農民暴動的歷史循環規律來看,他在1997年受訪時就隱隱約約感受到,20世紀末可能發生另一起中國農民大暴動,並且在21世紀的最初幾年,中國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中國共產黨即將走入歷史,這已是一種難逃的命運,風中殘燭,最後僅剩的那點微弱芯蕊之火將完全滅盡,只是時間早晚而已。到時候它會以何種方式來告別這個世界?是鄭義所主張的生態危機,或是章家敦的經濟危機,還是杜拉克的社會危機?回答這問題之前,先來簡單檢視一下中國所面臨的生態危機與經濟危機。

* 生態危機

鄭義在《中國之毀滅》的前言,語重心長指出:
「謹以此書獻給浩劫之後的中華兒女。
願上帝保佑中國!」

中國的生態危機是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不僅海外的重要媒體報導,連中國大陸的中央電視臺也報導,可是它對民眾能有多大的警醒作用?可能微乎其微吧,民眾還是得照樣過日子,這才是比較要緊,而生態污染所帶來的對生命威脅,就讓它一點一滴腐蝕著生命,直到最後一口氣為止。

看了以下的報導,除了令人意識到中國生態問題真的很嚴重之外,實質起不了什麼大作用;中共只關心自己的政權而不在乎老百姓的死活,生態危機只會威脅到民眾的健康,對中共政權的衝擊不大。

《經濟學人》雜誌在今年8月21日專題報導中國生態的污染,在廣東的一家省立礦坑與許多私立小礦坑,散發出有毒的廢物到當地河流裡,使得鉛標準超出正常值的44倍。該村莊河流的水已成了令人擔憂的紅褐色。一位農夫抱怨,腳踩在稻田裡都會發痒,他的太太每個月要買一支新水壺,因為水會腐蝕金屬器皿。這位農夫表示:「如果放一隻鴨子到水裡,兩天內就會死掉。」

《國家地理雜誌》在今年3月號報導,江西大橋村的地方官員大加開採金礦,工人工作沒多久就得了一種不治之症--矽肺症,有一家工廠有400位礦工,已有 100 多位致命於此症,其餘礦工則擔憂在一兩年之內也要死於此症。

中央電視臺的《經濟半小時》節目,今年5月26日播出〈淮河流域污染日益加劇〉,只要淮河上游有污水團,魚就拚命往下遊走,一年會發生十幾次。有位漁夫在平常一天只能捕幾斤的魚,但碰到有污水團下來,就能一下子捕到600斤的魚。可把一部分魚賣到城裡,他們不知道淮河的污染,就騙說魚出水才死的,一位漁夫如此道。至於賣不掉也吃不完的魚,就晒個兩天成了魚乾,把它賣給雞場,雞場就製成飼料,小雞喜歡吃,會下蛋,周遭的居民都是這麼做的。

* 經濟危機

生態污染問題儘管嚴重,卻暫時威脅不了中共政權,那麼經濟問題呢?章家敦以英文寫作《中國即將崩潰》,並有出版社引介翻譯成中文,在中英文並行之下,而且經濟問題與民生問題習習相關,這本書也許受到比較多的重視。

把中共的經濟體質與一些國家相比較,是早該崩潰了,譬如日本銀行壞帳的比例是GDP的10%,中國銀行的壞帳則佔了GDP50%以上。銀行壞帳問題導致了日本10多年的經濟活動停滯,日本是富裕的國家,中國還不是,銀行的問題卻更加嚴重,一旦金融危機發生,帶給中國老百姓的痛苦可能會遠超過日本。

另一個國家的金融危機例子是烏拉圭,過去許多經濟學者都認為烏拉圭不會出現金融危機,然而在不到六個月的時間裏,烏拉圭就從一個可投資信用評級的銀行業「避風港」,搖身一變成為銀行停業、國家債券降為垃圾債券,亟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緊急援助的國家。

中國大陸的金融體系則比烏拉圭還要糟糕,可是為什麼還沒垮掉?中國大陸的銀行壞帳比日本還惡化,經濟情況為何不像日本停滯不前?原因之一是人民高儲蓄率,中央金融委員會控制國家儲蓄,老百姓幾乎只能在國有銀行存錢。

另一個還沒發生金融危機的原因,是中共全力地不斷引進外資,千方百計採用一切手段,吸引外資的數量成了考核各級政府官員政績的重要指標。中國大陸自1994年起,一直僅次於美國為世界上第二大引資國。發生911事件之後,國際「反恐」形勢造成外資轉向,中國則成了全球最大的外資引入國。

然而,中國大陸同時也成為世界上第四大資本外逃國,僅次於委內瑞拉、墨西哥、阿根廷。中共貪官污吏以各種方式把巨額贓款外流出國,在西方揮霍享受,總額已達數千億美元。大陸的外逃資金正重蹈十六、十七世紀葡萄牙、西班牙的老路,把大量資金揮霍於消費領域,沒有及時轉化為企業資本,像盛極一時的葡萄牙和西班牙王國,最終就導致了迅速衰落。

從數字上來看,中國的金融體系情況很糟糕,但目前似乎還能應付過去,極權統治也是個重要因素。大陸沒有新聞自由,記者無國界組織發表的報告,指出許多亞洲家不尊重新聞自由,最後七名都是亞洲國家,中國是其中之一。這份報告說,在這些國家獨立新聞媒體不是不存在,就是不斷受到壓制。

因此,儘管大陸的金融危機重重,但當前似乎還不至於對中共政權產生致命的威脅,就算髮生危機了,受害最深的也像生態危機一樣,還是那些芸芸眾生的老百姓,把辛苦賺來的血汗錢都存放到銀行,還有投資大陸的海外商人。

* 社會危機

杜拉克在《下一個社會》一書的〈論亞洲危機〉裡提到:「我對亞洲經濟困境其實不是這麼感興趣,因為凡是能夠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可能是大問題,除非你很笨。亞洲人不笨,基本上,亞洲危機不是經濟危機,而是社會危機,整個亞洲社會都很緊張,讓我想起在我年輕時陷入兩次世界大戰的歐洲。」(頁173)

綜上所述,個人認為,中共面臨最大的威脅也許是社會危機,較可能令中共政權措手不及,並造成社會大規模的動盪。近些年來大陸的維權抗爭風潮不斷,乾柴遍地,哪個引爆點一觸即發,就可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譬如在10月18日這天,重慶萬州城區兩位路人偶然的碰撞竟然演變成數萬人的衝突暴亂事件,令中南海都大為震驚。從目擊者拍到暗夜裡熊熊大火的燒車照片,暴露出民怨的沸騰已經到了頂點。所以,當發生四川漢源事件,10萬農民為撼衛家園的集體抗爭,北京當局就極力封鎖消息。可是軍隊打死17位手無寸鐵老百姓的消息,還是透過北京的維權人士打電話傳遞,並在海外報導傳開來。

在中共層層嚴密的封鎖消息之下,還是不時有暴亂的消息傳來,12月7日美國自由亞洲電臺報導了中國南北再傳大規模暴動,4日晚間發生在廣西欽州市的上千名官民衝突事件,5日在山西省萬榮縣的兩百餘名建築工人衝撞警察的糾紛,兩名警察當場喪生。

大陸各地零星不斷的衝突暴動,終有一天會以星星的微弱之火,像燎原般的遍燒蔓延開來,唾棄這個毒害凡世幾億人的共產黨政權。

就在它面臨崩潰之際,《九評共產黨》適時刊出,對百年來的共產黨全面、徹底的大揭露,把真像還原給歷史,令深受中共邪靈毒害的中國民眾都在覺醒,退黨風潮正在逐步擴大。同時,也令生長在自由世界的海外華人對中國老百姓心生悲憫,惟有把《九評》所揭露的歷史真像讓更多受毒害的華人知道,讓他們滌去禁錮思想的共產黨邪靈,重回生機勃勃的固有中華文化,那是敬天畏神、崇尚道德、順應自然、尊重生命等精神。那麼,才能有做人應有的尊嚴,才能為生命創造美好的未來;否則,若還對共產黨存有幻想,將在眼見其崩潰的下場時而悔恨不已。

所以,把《九評》廣而告之是功德一樁,而90幾高齡的杜拉克倒不必為亞洲擔心,因為當中國共產黨這個邪靈的敗物毀滅掉,將會是赤色大地新生復甦的開始,這將是普天同慶,可喜可賀之事,為新紀元的到來而歡欣鼓舞。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