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鐘專欄】"反恐"新解(圖)

2008-07-21 23:50 作者: 警鐘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從暴力到主義

有史以來,處於正反兩極相爭不斷的人類社會,從未停止過暴力衝突。但'人有人道,戰有戰道',正常的戰爭只針對軍事目標而爭,逾越受體傷至無辜但未至戰爭規模的非常規暴力,叫'恐怖行為',同屬戰爭的一種形式,上升到理論,則為'恐怖主義'。'恐怖'一詞催生的標誌性事件,是美國的9.11.,以政府名義對暴力進行的打壓,叫'反恐'。

'恐怖主義'小到殺人越貨,大到內壓外侵,程度不同,手法各異,本質不變。根據表現,有'國際恐怖主義'、'國家恐怖主義'和'民間恐怖主義',有'鎮壓恐怖主義'和'反抗恐怖主義',有'正義恐怖主義'和'邪惡恐怖主義'。

雖然'反恐'不一定全部合理合法,但因其發展到國家,發展到集團,延伸至世界,漸成主流話語和認知,毫無疑問已承擔起各國政府對付一切反政府行為的道德大旗和政治'時尚',各種目的的暴力行為皆欲與這種'時尚'相銜,只為一求'名正言順'之效。

'恐怖'可成為'主義','反恐'依然。

從制度層面看,因為一國之決策受限於各方利益和勢力的牽制,不可能一枝獨大而形成畸形,民主制應較專製出現'國家恐怖主義'的概率為低。

人們習慣將反政府暴力視為恐怖行為,也只關注一點一地的'團夥恐怖主義',卻忽視了一些掌握著國家機器的獨裁政府,從來無視比別人大得多的暴力,正在套用'反恐'的名義行更嚴重的'國家恐怖主義'之實。

反恐

'國家恐怖主義'對真'恐怖'有時遙不可及無可奈何,卻使無辜百姓成了'反恐'名義下的犧牲品和殉葬品。在'反恐'的大旗下,將'國家恐怖主義'細緻入微地涵蓋到包括突發、維權、治安等所有可能對政權造成衝擊危脅的領域,使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無形之中被人為'恐怖化'了。

當反恐被濫用,當反恐成為時尚,當'反恐'成為一種美其名曰與國際接軌的冠冕堂皇之舉,成為最具人氣和殺傷力的'時尚'殺威棒,任何'非我獨尊'者,皆可以恐怖份子論處已毫無懸念,只是換了一個附庸風雅的美麗說辭罷了。

反恐正被異化

法國哲學家孟德斯鳩說:'民主政體的統治原則是德行,立憲政體的統治原則是榮譽,而專制政體的統治原則是恐怖'。

'反恐'延生於美國,流行於世界,毀滅於暴政。

以美國為主導的'反恐'概念已被濫用,'反恐'有時候已成為少數強權對內施暴的藉口,短短數年便已使去其本有的正義內涵,弱勢的反抗也往往被迫成為無辜。這是世界'反恐戰爭'的最大失敗。

在此大環境下,在自己身受'國家恐怖主義'危脅的時候,舍近求遠地高談世界別國的事非必定於己無補,並只能避重就輕和轉移視線,是新的模糊手法和愚民政策。

所以如此,是因為在'新專制主義'山窮水盡之機,卻絕處逢生地遇到了'反恐'這根救命稻草,於是便改頭換面,身披著'反恐'的畫皮,大搖大擺地走上前臺,賊喊捉賊地重新歸位於專制的窠臼之中。

以此推理,如果哪一天本.拉登也成功地建立了一個伊斯蘭極端原教旨主義國家,一定會反過頭來,同樣可以毫不費力地找到一個讓其自己和國民們熱血沸騰的理由,也可以當上'愛好和平'並堅決反對'恐怖主義'的'民主'鬥士。因為這時的他已不需要偷雞摸狗式地為自己的信仰而爭,並可以光明正大地放手一搏,哪怕最後得到如伊拉克的大獨裁者薩達姆、大規模種族滅絕者希特勒的下場也'恐'有所值了。

共產主義運動的'後起之秀',中國的惡魔學生,柬埔寨的波爾布特,如果活在今天,他難道不會說出'我也是一位反恐英雄'毫言壯語來嗎?

----這毫不奇怪,現世絕無僅有的'特色'北韓,雖然如銅壁牆鐵般密不透風,但不也在天天高舉著'民主'的大旗嗎?

恐怖就在身邊

古有'小巫見大巫'一說,現有'小恐見大恐'之別。洪朝歷史上曾經的'人民戰爭''人海戰術',無不體現以'人'為'本',當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義'戰爭,是野蠻時代的歷史廢棄物。

習慣於以'恐怖主義'行為打壓'敵'手的政權,經過鳥槍換炮已流寇入主,本當是一個從外及裡脫胎換骨的過程,但結果只是曾經的土匪換了一件新時代的衣裝,其內心的陰暗和凶殘卻本性難改。

現實中'反恐'的最佳表現,是所有的瓮安民變、楊佳屠警、維權人員、下崗工人、失地農民、臺、藏、突,皆在被防之列,卻唯獨體制內對體制本身危脅最大的內賊--貪腐分子可以逍遙其外,不能不令人稱'奇'。

據說:廣州地鐵員工家屬免費乘坐地鐵是為了反恐;飛機經常發生航班延誤,最大的理由是以反恐的名義推托,且乘客不能提出異議,或有過激行為,則被冠以'恐怖份子'的帽子;對百姓的各種民怨和憤懣進行打壓,也是反恐;異議出現,更以反恐的名義殺無赦,正所謂非我類者皆'恐怖'也。

身邊的'國家恐怖主義'正如影相隨般附體在人們身上。

誰有資格代言'反恐'?'反恐'的本義是什麼?當被壓迫者起而反抗時,被強權名為'恐怖主義'時如何定義?

當獨裁者高呼'反恐'之時,其本人已使世人恐而怖之,世界上這時已恐、良反置,所針對的只有無辜國民。如此除了故弄玄虛之外,還有真反恐嗎?民主已被專制強姦,'反恐'的被姦之日還會遠嗎?

'反恐'面臨如此困境,只能留給我們痛徹心脾的無奈記憶。

希望看在'反恐'與國際接軌的'面子'上,不要再出現'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的真'恐怖',也就萬幸了。

2008-7-17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