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封殺郭德綱

2010-08-17 21:14 作者: 孫文廣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近幾天,國內反「三俗」,官方媒體發起了批判相聲演員郭德綱的「運動」。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央視CCTV把矛頭對準郭德綱,《人民時報》發文章說:「郭德綱把自己罵下了舞臺」。中國曲藝家協會黨組書記姜昆指責郭德綱會「遭到公眾的拋棄」。BBC記者說:郭德綱成了「運動的靶子」。 南方週末報導:隨後郭德綱「節目在北京臺停播,其作品在圖書市場下架,而《德雲社》也進入了停產整頓,郭德綱一夜之間銷聲匿跡」。種種跡象說明,中國的強勢集團要封殺郭德綱。

(一)相聲的靈魂是諷刺醜惡,揭露時弊

郭德綱是中國的著名相聲演員,他的很多段子廣受觀眾喜愛。有些段子,引起人們思考深層問題。傳說有一段郭德綱自稱「不讓播的段子」內容如下:

「這年頭,警察脾氣特橫,說打就打,說罵就罵,越看越像流氓;流氓啥事都管,組織紀律性不斷提高,越看越像警察。你能分得清,誰是警察,誰是流氓嗎?

這年頭,官員黑手常伸,得拿就拿,得摟就摟,越看越像小偷;小偷衣冠楚楚,風度翩翩教養十足,越看越像官員。你能分得清,誰是官員,誰是小偷嗎?

這年頭,導演生性風流,玩了這個,再玩那個,越看越像色狼;色狼和藹可親,循循善誘誨人不倦,越看越像導演。你能分得清,誰是導演,誰是色狼嗎?

這年頭,流言飛遍天下,基本屬實,極少摻假,越看越像新聞;新聞一屁倆謊,隱瞞真相胡吹亂侃,越看越像流言。你能分得清,哪是流言,哪是新聞嗎?

 

這年頭,電影枯燥乏味,從頭到尾都是宣傳說教,越看越像政治廣告;廣告越拍越精,畫面優美引人入勝,越看越像藝術電影。你能分得清,哪是電影,哪是廣告嗎?」

郭德綱這樣的演員,諷刺當局,揭露醜惡,當然不會受到上層的喜愛,上面示意,打手到處都是。多年來社會上有個順口溜:「我是D的一條狗,站在D的家門口,D教咬誰就咬誰,叫咬幾口咬幾口」這是打手的寫照。

相聲的諷刺是其靈魂。8月12日 「報刊文摘」上登了一幅漫畫,刺蝟寳寳問他媽:「自從我剪了刺,別人都來欺負我、嘲笑我」,這形象的說明瞭過去幾十年中國的相聲和小品脫離了諷刺靈魂,走進死胡同的根本原因。

(二)中國為什麼出不了文藝大師

溫家寳曾問中國為什麼出不了文藝大師,看來總理為大師出世而焦慮。為此我在2007年2月寫了一篇《建議溫家寳看伶人往事》的文章(見網上《孫文廣文集》),在《伶人往事》中章詒和女士既描寫了1949年之前中國文藝界的繁榮,也揭露了在這之後的悲殘經歷,著名藝人,有的自殺,有的潦倒,數以百計的戲目劇團被封殺、解體,泥石流下,何談大師?

20世紀在中國文藝遭封殺的事例層出不斷,40年代延安整風,王實味因為寫了一篇《野百合花》,諷刺當時的領導人: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結果遭到圍剿,最後被槍決。

1949年後的五十年代,先是全國批判聲討電影《武訓傳》,57年把一批著名的作家劉賓雁、流沙河、王蒙等打成黑五類,使他們沉默22年。「文革」中文藝受到全面的封殺,最後只留下了九個樣板戲,「文革」結束,80年代出了一批較好的電影,像《芙蓉鎮》等,也有一批諷刺「文革」的相聲很受歡迎,中央極左派忙著出來打壓,反對「自由化」、「精神污染」。白樺寫的《苦戀》,內容是揭露「文革」黑暗,結果受到自上而下的批判,封殺。 全面圍剿。當時關在監獄中的我,實在看不下去,憤憤不平,1981年寫了兩篇「上書」一篇叫《關於「香火燻黑的佛像」——對批評《苦戀》的反批判》、另一篇是《討論《苦戀》及有關「批評」的建議》,這兩篇都是為白樺鳴不平,(已收入香港出版的《獄中上書》)。

今天批郭德綱和當年批白樺很類似,都是殺一儆百,要把文藝納入歌功頌德、粉飾太平的軌道上去。不同的是當年批白樺是說他「反黨反社會主義」,今天批郭德綱是說他搞「三俗」。有人問,現在有些演員的俗氣,比郭德綱有過之而不及,為何他們可以上春晚,紅得發紫,善於拍馬逢迎,歌功頌德的演員都是當今的喜愛,他們常得獎勵,倍受推崇,名利雙收。郭德綱之「俗」與他們有天壤之別,現在卻受到全面封殺。

有正義感的人們應該為郭德綱仗義執言。郭德綱做為一名相聲演員有他創作、演出的自由的權利,有為自己辯護的權利。郭德綱不是沒有錯誤,出現一些分歧應該擺事實、講道理解決,如果犯了法要依法處置。任何仗勢欺人,依靠壟斷的權力封殺異見的行為都應受到譴責,甚至受到法律的追究。

在中國,在文化專政下是無法出現大師的。

(三)藝術應該雅俗共賞

現在有關領導,要反對藝術的三俗(庸俗 低俗 媚俗),何謂低俗、何謂庸俗各人解釋不同。藝術當中有比較高雅和比較通俗的,發展藝術應該有個雅俗共賞的氛圍。高雅有高雅的市場,通俗有通俗的觀眾,各有各的愛好,各有各的欣賞。雅俗之間可以包容共存,蘿蔔青菜各有所愛,不要強求一律。兩者不應該偏廢。對京劇,有人欣賞,有人看了就睡覺,古人有云:君子不奪人之美,不強人所好。社會大眾當然歡迎那些諷刺醜惡揭露黑暗的作品。有些人勞累一天回到家中,想看些通俗、逗樂、搞笑的節目。為什麼不可以?

(四)藝術的生命是自由

發展藝術,繁榮文藝,最重要的是:保障創作自由,演出自由。習慣於專制的人去管藝人、去領導文藝,那是文藝的災難。

自由是藝術的生命,誰要剝奪了作家、演員、觀眾的自由權利,那就是歷史的罪人。聰明的領導人,應該尊重民間喜好,不要為文藝打造樣板、製造清規戒律。2010年又出現了圍剿郭德綱的事件,說明當局對待文藝,仍然沒有端正態度。仍然沒有養成尊重文化人權的習慣,仍在堅持專政思維。

一個政權,如果它既不能接受法治的監督、制約,也不容忍文藝的諷刺、揭露,那麼最後等待它的只能是徹底的腐敗、腐朽,即使其外表被粉飾得多麼偉大、輝煌,也逃脫不了坍塌的命運。讓它最後倒下的可能是一根稻草,一陣微風,或者像雪崩前的一聲槍響、一聲怒吼。不論是古羅馬、清王朝或蘇聯,其崩潰的主因都是內部、整個機體的腐爛。

2010年8月16日 於山東大學 0531-88365021 13655317356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