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雲覆雨毛澤東(圖)


毛澤東
毛澤東(左)

【看中國記者金曉剛綜合報導】《紐約時報》5月份發表文章稱,通過網路、書籍等民眾對有關毛澤東思想的爭議日益高漲。由蕭鐸潔編著的《翻雲覆雨毛澤東》一書,以大量事實從另一個獨特的視角介紹了毛澤東出爾反爾、變化無常的習性。

必須對毛澤東的各種錯誤進行清理

書中介紹,這是從一個側面來研究毛澤東的,它雖然不是全面論述毛澤東的錯誤,但就這一專題,作為冰山的一角,也能展示毛澤東在政治等方面的一些錯誤思想,供人們去認識和研究毛澤東,無疑是有積極意義的。

再者,從批露的許多史料說明,毛澤東根本就不認為斯大林有多大的錯誤(他的話是「列寧、斯大林這兩把刀子不能丟。」)反而對揭露斯大林錯誤的赫魯曉夫斥為修正主義頭子,恨之入骨。他是基本肯定斯大林執政的正當。

作者認為,中國要能夠真正成為現代化的國家,必須對毛澤東的各種錯誤進行清理,消除其影響。因為毛澤東政治上的皇權專制,經濟上的小農經濟、民粹主義,文化上的鼓勵愚昧、歧視科學、打擊知識份子等,都曾給中國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和影響。故此,作者稱要打破那種把毛澤東的一切錯誤和陰暗的東西都隱瞞起來,並繼續掩蓋歷史、偽造歷史的那面哈哈鏡。

為表示該書的客觀性,作者稱, 「書中沒有多少我的話,更沒有我的什麼‘發明’。我只是把它輯錄了一下、編纂了一下 ,有的地方稍加點評,如此而已。之所以採取如此態度,是為了保持它的客觀性,避免我的主觀武斷。」

毛澤東說變就變 死不認帳

書中指出,許多原本是毛說過的話,他(毛)起草的文件、經中央政治局或全國黨的代表大會通過的決議,他說變就變,說推翻就推翻。這樣的事例太多了。大者如丟掉他多次講過的新民主主義政治、經濟,急急忙忙搞「窮過渡」;響應他號召「幫助黨整風」,提意見,沒有料到他來了「陽謀」,打「右派」;廬山會議原本要糾正「左」的錯誤,彭德懷寫了一封糾「左」的信,就被打成「反黨集團」頭子;吳晗本是響應「學習海瑞」的,卻成了發動「文化大革命」向知識份子開刀的祭品。

又如,「文化大革命」期間,搞了個「薄一波等叛徒集團案」,當時,都說是張聞天背著毛澤東搞的,毛澤東自己也說,他不知道薄一波這些人是壞人。於是,由他批准成立專案組。後來事實弄清了,又說這是林彪、江青他們搞的。其實,當初毛澤東十分清楚這件事,還當面向薄一波表達過。後來為了整劉少奇的需要,不認賬了。再如,賀龍的案子。迄今官方宣傳是林彪、江青迫害致死的,似乎沒有毛澤東的一點責任。其實,毛澤東要負很大的責任。當賀龍受到衝擊之初,毛澤東親自向賀龍表示:「我作你的保皇派」,可是林彪非要除掉賀龍不可,為了滿足那時他唯一的親密戰友林彪的無理要求,毛澤東批准成立賀龍專案組,將賀龍往死坑裡推。

在毛澤東眼中,全國好似‘桃花園’

書中提到晉夫於《「文革」前十年的中國》一書中對毛澤東的評述:「‘神仙會’忽然變成了批判會,糾‘左’一下成了反右。翻雲覆雨之間,注定了全國大飢荒無可避免,可在毛澤東眼中,全國好似‘桃花園’。」

從歷任《人民日報》副總編輯、總編輯及社長的胡績偉在關於鄧拓對待毛澤東講話的一段回憶中,也表示毛澤東講的話「很快會變」。原文中稱:「說鄧拓對毛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新精神‘無動於衷’ 嗎?以後想起來,他是‘有動於衷’,衷只是他比我們更有遠見,更瞭解毛。他不僅看出毛這番話很快會變,面且還很可能潛伏著一場‘引蛇出洞’的災難。」

毛澤東秘書李銳在《關於毛澤東功過是非的一些看法》中,寫有以下幾段:「言行不一,出爾反爾,在毛澤東晚年達到了令人害怕的程度。此種例子很多。發動‘文化大革命’,從搞《海瑞罷官》起,就是背著政治局和書記處搞突然襲擊。」、「整風、反右,整得人人都不敢講真話。都感覺毛常有出爾反爾之事,使人很難伺候。」、「晚年在作風方面,出爾反爾,言行不一,這方面問題很多。」

資深新聞人李慎之也有過類似的論述:「中國的事情就那麼怪,毛喜怒無常,神機莫測的一句話就可以決定一個人的命運(且不說國家的命運了)。以至於現在誰也說不清到底什麼是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除了‘朕即國家’這一條。」他說:「這是一位最不講誠信、最善於‘與時俱進’的特大政治騙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