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來最大規模抗議 內蒙高度戒備(組圖)


5月23日(週一),內蒙古錫林浩特出現示威抗議,軍警和警察封鎖了示威遊行的大街。(圖片:路透社)

5月23日(週一),內蒙古錫林浩特出現示威抗議,圖為警察(黑衣者)與軍警在逮捕示威者。(圖片:路透社)

5月23日(週一),內蒙古錫林浩特,警察抓走一名示威者。(圖片:路透社)

5月23日(週一),內蒙古錫林浩特,警察抓捕一名示威者。(圖片:路透社)

【看中國記者林雅麗編譯】據英國衛報5月27日(週五)報導,在中國內蒙錫林郭勒蒙古高中緊閉的校門外,警察在警惕地注視著數百名學生在操場上做操。此前一天,該校學生走出校門上街遊行。車子開出去不遠的距離,另一警察分隊在監視一所中學。 在草原上,巡邏車攔住了前往一個「出事」的牧民與礦工社區。

自近期一牧民被殺後引發內蒙20年來最大規模的抗議聲浪,內蒙安全力量正處於高度戒備。

5月11日,一輛由漢族司機駕駛的運煤卡車輾死了一名35歲的蒙古牧民莫日根(Mergen)。事發時莫日根試圖阻止卡車穿越西烏的草原。

據稱該司機是故意輾人致死,這在當地蒙古社區內點燃了怒火。至少有三處爆發了抗議。海外支持者們將抗議的錄像片段放到了網上,這些錄像顯示:上週在烏珠穆沁(Ujumchin),牧民們與軍警對峙後遭到拘捕。據海外一些團體消息,週四在Huveet Shar亦出現民眾上街遊行;週五在正藍旗(Shuluun Huh),示威民眾打出橫幅,橫幅上寫道「捍衛蒙古權利」及「保衛家園」。

最大規模的示威發生在錫林浩特市(Xilinhot)。週三在錫林浩特,有1,000名學生身著黃顏色與藍色的校服,穿過大街遊行至政府辦公中心。

位於美國的南蒙人權信息中心主任恩赫巴圖(Enghebatu Togochog)表示,「這是自1991年來最大規模的抗議」,「隨著當局為了他們自己的目的,要把內蒙變成全國的能源基地,就在內蒙草原上開礦,越開越多,這令當地牧民與礦工間的衝突日益激化」。南蒙人權信息中心呼籲給與內蒙更多的自治權,並尊重蒙古族傳統的生活方式。

近年來,內蒙已成為中國領頭的煤與稀土生產地。

關於引發本次抗議浪潮的導火索-莫日根被輾死的具體細節只是一個大概描述,或者說是第二手消息,不排除網上傳言有誇大成分,這也反映了民眾對經過當局審查的新聞報導缺乏信任。

當地人表示,事發時35歲的莫日根正帶領約40位牧民企圖攔住同城第二煤礦的一隊運煤車。據報導,那些煤車司機為避免開一段顛來顛去的道路,他們撞倒了草場的護欄,侵入了牧民的草場。經過一番對峙後,據稱那些司機把車衝向牧民,莫日根被輾死。

被廣泛傳播的一個說法是,那位肇事司機還誇口說自己買了足夠的保險來搞定死亡的蒙古牧民。

發出這篇報導的作者-蒙古族博客Zorigt寫道:「為了抄近路,這些運煤的卡車隨意地穿越當地牧民的草場,他們不僅殺害了無數的牲口,還進一步毀壞了已被削弱得非常脆弱的草原。」

相比對該事件的官方版本,學生們更相信網上博客的消息。錫林郭勒高中一名16歲女生表示,「我們非常憤怒。他們故意殺了他,把他沿著地面拖行了100多米。這讓我們意識到蒙古人的命竟這麼不值錢」,「如果這事得不到解決,還會有更多的抗議」。

很多學生來自牧民家庭。隨著廣闊的草原被當局用圍欄圍了起來,這些牧民被(當局)搬入了城市。當局表示,草場圈地是發展、防止過度放牧和保護草原的必要措施。當地居民表示,這侵犯了牧民們的權利,那些圍欄和開礦已經造成了更大的環境問題,包括污染、噪音、交通及沙塵暴。

乘飛機飛往錫林浩特,當局對內蒙的改造顯而易見。在空中,就能見到草原被農場邊的沙地蠶食,暗暗的黑點就是露天開採的礦坑。在公路上,來自礦上和卡車的粉塵幾英里外就能見到。

莫日根之死已經令他成為一些民眾的英雄。另一名身著黃顏色校服的女生表示,「我不喜歡在漢族和蒙古族中看到隔閡,但有時你必須為自己的土地去抗爭。」

當地民眾對本次事件的憤怒集中在針對卡車司機和那些煤礦公司,而沒有出現兩個民族團體之間的對抗情緒。很多當地的漢族居民表示,他們支持那些蒙古族學生,他們的示威是和平的。一些商店店主表示,他們給遊行者免費提供了食物和飲水。出租車司機對事件源起表示同情,一名餐館店主表示需要尋求司法公正。但也有人擔憂局勢可能惡化。

當局已採取行動試圖安撫示威者情緒:當局以殺人及毀壞草場的理由拘捕了四名男子,並承諾說會全面調查並作出賠償。

莫日根的兄弟表示他們家已獲得了賠償金,但拒絕透露具體金額。他在電話中表示,「我不想回答關於這件事更多的問題」。

當地電臺頻繁地播出警方的調查,但幾乎沒有給出細節,沒有透明度。錫林浩特宣傳部一名官員稱沒注意到有任何示威。而其他政府辦公室的電話則無人接聽。

當局不歡迎外來人員進入當地。當衛報通訊員前往莫日根遇害的西烏旗(West Ujimchin)時遭到攔截。一名官員表示「特殊情況,您不能入內。這裡不安全」。次日清晨4:30,兩名便衣警察進入衛報通訊員在旅館的房間把他叫醒,並試圖進行審問。

北京當局對較大的少數民族-如藏族及新疆維族的「異動」跡象非常緊張。內蒙相對讓當局較為「放心」。

但目前當局也在內蒙下了安全「重手」,警方在無情地搞定異議人士。去年12月,內蒙最著名的作家、活動人士Hada坐牢15年後獲釋。但自從出獄後人們沒有見到過他,據信他一直遭到軟禁。

點擊看原文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