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死了 「別開槍」一定要趁早說(組圖)

2011-11-02 21:20 作者: 陳玉意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陳玉意採訪報導】2011年10月30日,多位著名海外民主人士出席於美國紐約法拉盛舉辦的「擊斃卡扎菲與解體中共研討會」,探討後卡扎菲時代,對於中國民主進程的意義。

30日下午2點,多位著名民主人士、維權人士、人權活動家及政論家在「擊斃卡扎菲與解體中共研討會」上發表精彩演講。與會者表示,卡扎菲的事件就像一面鏡子,讓中共看到了與人民為敵的下場;此外,對海內外要推翻中共暴政的人士也是一個鼓舞。

今節錄與會者的討論內容如下:

汪北稷:「別開槍」一定要趁早說

大陸維權人士汪北稷
大陸維權人士汪北稷

維權人士汪北稷先生認為,利比亞人民已經通過中共法西斯的老朋友卡扎菲向中共法西斯轉達了一個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別開槍」一定要趁早說,盡快說,死到臨頭再說是不起作用的。擊斃卡扎菲對中共法西斯的下場給予清晰明確的說明,有助於民主革命的人們堅定信念、明確思想和正確行動。僅僅把毛澤東的畫像從天安門上取下來是遠遠不夠的,必須武裝思想,鼓足勇氣,一舉推翻、剷除和徹底消滅中共法西斯。

汪北稷並表示,中共的下場就是倒臺、被清算,這其中包含天意對中華大地的眷顧,無神論的邪惡勢力將消失。而那些曾參與迫害的人,「必須停止迫害無辜的民眾,收集中共法西斯犯罪的證據,勸說更多的同夥從良」,以此贖罪。

封從德:講改革是混淆視聽

研討會
六四學生領袖封從德

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學生領袖之一封從德博士指:有人說中共的改革是改良加革命,100多年前梁啟超的保皇是革命,這完全在混淆視聽。要搞清楚到底是改良還是革命,改良是承認中共的領導,說改革是改良加革命,就是在渾水摸魚。89年的改良就是誤入歧途。現在是革命的時代,卡扎菲死了,中共也必將步其後塵。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週年,中華文化復興時期,中國的傳統文明正在開始全面的復興。全世界的獨裁政權紛紛倒掉,中共很快要倒了。100年前孫中山想好的辦法,是非常好的參照,辛亥革命整個的模式,到今天都出不了這個範圍,通過民變來推動兵變,最後達到政變。

李天笑:胡溫應率先退黨

研討會
媒體評論員李天笑

媒體評論員李天笑博士說:對待民眾的反抗,對於統治者來說,他們所作出的選擇,能夠決定他們今天的下場。卡扎菲選擇了對待人民的這種殘暴的方式,決定了他今天被人民擊斃的下場。那麼對於中國來說,胡溫也好,或者新一代領導也好,他們同樣也需作出選擇。今天如果胡溫選擇能夠順應退黨大潮的這條路,他率先退黨,或者是他新建黨,或者他退位或者怎麼樣,中國可能會出現當時蘇聯的現象。如果他採取卡扎菲這樣的,很可能將來就像這樣的大規模的抗議、抗暴,他就走到了卡扎菲的下場。

為什麼要退黨、三退,做三退的人會有一個覺醒的過程,因為當你退黨以後,這個軍隊說出多少錢收買你,調動你都很困難,因為他思想上已經轉變了,很難用金錢改變他,他已經拋棄金錢,才做出這個決定,你再用金錢去收買他,很難。你利用他去向別人開槍,也很難。從思想上解體了中共的所有階層,到時候一有機會,辛亥革命這種或者其它形式,都有可能發生。

劉國華:世界將把下一個焦點對準中共

研討會
美國守護者同盟副主席劉國華

原中國東北大學法學教授、現任美國守護者同盟副主席劉國華先生說:卡扎菲被擊斃標誌著專職獨裁在世界上已是窮途末路,全世界將會把下一個焦點,對準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專制獨裁政權,也就是中共政權。

唐柏橋:中共可能的幾種下場模式

研討會
中國過渡政府發言人唐柏橋

中國過渡政府發言人唐柏橋博士說:中共的老朋友卡扎菲被擊斃了,那麼,中共有這樣幾個可能下場:東歐模式——自動下臺,菲律賓的跑路模式,埃及模式,利比亞、伊拉克的模式。整個全世界卡扎菲的模式是最鼓舞人心的,卡扎菲死了以後,有人就問下一個卡扎菲是誰。指桑罵槐。指向中共,無論這四種模式,中共選擇哪一種,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已經走到了死路了。死期不遠了。

李大勇:卡扎菲給了中共當頭一棒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執行主任李大勇博士說:「卡扎菲的命運就像中共自己的命運一樣的。所以它千方百計的想延續卡扎菲的政權。給他軍火,通過輿論挺他。但是卡扎菲最終的結局,特別是被衛兵給打死的結局,可以說,給了中共當頭一棒。」

與會發言者還包括詩人黃翔、中國支援網路創始人John Kusumi、製片人Bruce Kivo、中國社會民主黨聯絡部長曾大軍等人。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