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中國農村的非法孤兒院(圖)


2013/07/07/20130707111716105.jpg
農村孤兒院中的兒童(原文配圖)

【看中國2013年07月07日訊】(看中國記者周悅編譯報導)本文譯自Anna High於7月5日(週五)發表在《外交學者》的同名文章。Anna High是馬凱特大學(Marquette University)法學院客座助理教授。下面是原文譯文:

今年一月份,《赫芬頓郵報》報導了一場導致六個小孩和一個少年死亡的大火,發生在「中國中部一個非法運營的孤兒院裡」,報導中說:

「河南省蘭考縣週五的死亡凸顯了中國缺少政府運營的兒童服務機構。兒童們通常被丟給只有少量資源且沒有法律權力的市民。蘭考政府之前承認它對照顧棄兒的非法孤兒院視而不見….。縣政府代表早些時候說一些部門管理失職,應該擔起責任。」

未經管理的孤兒院在中國極其普遍。官方估計2011年孤兒的數量超過了50萬。

國家孤兒院系統分成城市和農村兩部分。城市孤兒院坐落在城市中心,農村的孤兒和棄兒(大約佔85%)無法進入這些國營機構。許多福利項目在農村支持當地的孩子,包括缺少父母照顧的孩子。很多孤兒和被撿到的孩子被親戚或者鄰居收養。儘管如此,在農村裡這些孤兒福利項目仍有明顯的空白不能填補。這個空白就被像前文所說的「擁有少量資源且沒有法律權力的市民」填補上了。

在2009年和2010年在中國東部的實地調查中我參觀了許多這種草根階層,未註冊的孤兒院。許多是由地下天主教堂運營。大多數並不是之前計畫的,而是「自然而然」存在的——通常情況下,是一個嬰兒被父母拋棄了(原因很多,包括計畫生育,性別,殘疾及貧困),被丟給村裡或縣裡出名的好人。嬰兒就被收養和照顧了。過一段時間,消息就傳出這是遺棄孩子的一個安全的地方。

再過一段時間,越來越多的孩子被留在這個「孤兒院」門口(不確定是否這種開端鼓勵了更多的遺棄)。有一些孤兒院照顧上百個孩子,沒有經過訓練,沒有規章制度,沒有管理,並且最重要的是沒有來自國家的財政支持。通常,在這些未註冊孤兒院的孩子在中國沒有合法地位,因為他們身份不明。沒有正式的系統使非法孤兒院在戶口註冊系統裡註冊成為監護人。這意味著孩子們接受教育,醫療和就業會很麻煩。

在某些非法孤兒院,護理水平還令人滿意,尤其是跟當地生活水平相比。其他一些中,我遇到了一些令人擔憂的忽視孩子的例子,有時候是因為無知,有時候只是因為缺乏資金。一個地下天主教孤兒院在冬天經常無法支付足夠的煤,這意味著孩子們會長凍瘡。還有一些裡面,腦癱的孩子經常被綁在椅子上,因為工作過度又沒有經過訓練的照看者沒有別的辦法來保證他們不傷害他們自己。

我在這些私人孤兒院裡遇到的大多數孩子都有殘疾——這是他們被遺棄的一個主因——並且需要治療,這通常不可能提供給他們,因為農村與外界隔離,院裡也不支持。因此死亡很常見。

主持蘭考孤兒院的袁莉海(音),在社區裡以她無私的孤兒保護者形象出名;大火之後,網上謠言傳開了花,指責她欺騙福利系統並利用她的監護權。大火的背景尚不清楚。許多政府官員已經下臺,顯然是因為他們沒有監督袁女士的孤兒院。

我在中國遇到的(開辦孤兒院的)人幾乎都是出於個人宗教信仰,希望保護危難中的孤兒。但是在這樣一個無數的孩子在不規範的機構裡接受照顧的系統中,反腐敗和反虐待的唯一保障是參與人的個人道德規範,蘭考悲劇無疑不是問題的全部。

除了對政策的擔憂,未註冊的孤兒院的合法性也是社會法律層面一個有趣的問題。

儘管《赫芬頓郵報》毫不猶豫地給蘭考孤兒院貼上非法的標籤,但是仔細看看中國本土文化,顯然西方對社會不是黑就是白,不是合法就是非法的兩分法在中國背景下是不合適的。

蘭考孤兒院非常可能沒在當地政府的眷顧之下。我的研究顯示這種孤兒之家經常和當地政府交涉,但是這發生在正規法律框架之外。

因此儘管法律說公民需要認證,審批和持續的監管才能建立一個孤兒院,當地官員卻廣泛視而不見。這通常被稱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似乎是地方政府常用的手法。

當然了,當一些事情發生時,比如蘭考大火——牽扯到悲劇以及令中國政府尷尬的事情時——雙眼都會睜開,孤兒院馬上就被定為是「非法」的。但是對於其他未註冊的許多孤兒院,合法性仍沒有著落——至少在下一次事故或醜聞發生之前。

(譯文略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