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還有救嗎

2014-02-08 10:09 作者: 橫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4年02月08日訊】 橫河:我是橫河。

主持人:首先我們問大家新年好,雖然今年的除夕不放假,但是在中國人的心裏,還是中國年的份量是最重的。過中國年啊,基本上全中國人都會做一件事情就是大家在年三十的晚上看春晚,然後從初一開始,大家就開始罵春晚,這一個也就成了現在過年的新的慣例了。那麼我們也不能免俗,今天我們也來講一講春晚,當然我們不是對春晚吐槽,因為有足夠多的人吐槽了,用不著我們再吐槽。我們今天是請橫河先生來給我們評論一下,春晚它為什麼不好看?橫河先生,我記得83年春晚剛推出的時候一炮而紅,叫好聲一片其實是挺好看的。那什麼時候開始這春晚就成了大家吐槽的目標了呢?

橫河:春晚成為吐槽的目標,應該是最近不是很長時間的事情。當然從83年剛剛推出來的時候,它是因為人們剛剛經過了文革,在文藝生活方面非常的貧乏,那個時候剛剛把春晚推出來的時候,大家都覺得很新鮮,而且那時候確實經過文革以後,人們需要一個新氣象,那個時候相對來說政治上也是比較開放,相對來說。「六四」以後,春晚的政治性就愈來愈強,但是那個時候沒有網路,所以,人們叫好也好,叫不好也好,沒有途徑能夠讓大家知道別人對春晚的看法。

實際上我是出國以後我就沒有看過春晚,但是據我知道,自從有了網路,一般人的觀點可以不通過官方正式渠道發表的時候,對春晚的評價就比較清晰了,大家很多人對它是有不同看法的,也就說並不是一直叫好的。這些年我覺得最近說是七、八年,上十年的時候,應該是網路發展的整個時期,對春晚的評價是愈來愈低、愈來愈低,這兩三年來那當然是很明顯的,所以有「吐槽」這一說了。

主持人:那麼大家對這個春晚愈來愈不滿意,已經是一個公開的認識。今年官方也特別的欽點了著名的賀歲片導演馮小剛來擔任春晚的導演,也就是希望馮小剛把那個搞喜劇的特長也用到春晚裡面,那麼大家也很期待的。馮小剛自己一剛始也是信誓旦旦的說一改春晚千篇一律的面孔,到最後他認輸了,他說:我對春晚的改變,遠不及春晚對我的改變。他是說面對這麼一個有三十年歷史的春晚,已經形成了一個固定的套路,要改變它任何一部分都很難的。我們知道三十年其實一點都不長,那為什麼它這麼難改變呢?

橫河:我覺得是跟春晚的本身的定位是有關係的。春晚不是像馮小剛所說的是一個新民俗,它並不是一個民俗。因為你如果說是民俗,你要改變一部分很難的話,那實際上等於是把責任推到觀眾身上,觀眾已經對它有一個固定的要求了,你必須滿足這個要求;現在恰恰是觀眾的要求不能夠得到滿足。所以正好是反過來的。

現在馮小剛為什麼不能夠按照自己的需要或者自己的想法去改變春晚呢?也就說他的力量是抗不過給這個春晚定位的人。所以更多的是因為春晚本身就是一個政治宣傳,它就定位在這個地方,因此政治正確是放在第一位的,如果沒有這個的話,那它花這麼多錢,花這麼多力量去辦春晚幹什麼?出錢的人不想讓你辦你想辦的樣子,這是最關鍵的,而且出錢允許你辦的人他不會讓你辦成你想辦的樣子,這是任何一個人去當導演,都不可能改變的。這個已經改變過很多次了,沒有一次最後讓大家覺得有些許變化,都沒有了。

主持人:另外一點我覺得,很多有個性的明星或者大腕也不願意上春晚,比如說最近最有名的就是李娜和崔健。還有觀眾批評說春晚向大家傳遞的是扭曲的人生觀和價值觀,這兩方面是不是也是春晚不好看的原因那,您覺得?

橫河:這倒是很重要的原因。你知道像崔健為什麼邀請他上春晚,他為什麼拒絕上春晚?這個就很有講究了,就是邀請他上春晚的目的,肯定說是因為春晚現在不好看、不叫座。要去找一些在民間呼聲很高的、地位很高的人,就是大家都喜歡的那些藝術家,想把他們請上來。

那麼為什麼他拒絕呢?就很重要的因素是,請他上來除了叫座以外,能夠拉更多的觀眾以外,還需要宣傳他所需要宣傳的東西。因此拉崔健上來,第一個要求就是他的歌詞必須改,因為那個歌詞不是他們要的。那一改歌詞的話,崔健就不是崔健了,所以崔健就不願意上,所以無論是請他上,還是他拒絕上,原因是一樣的。

春晚向大家傳遞的是一種什麼人生觀,什麼價值觀?春晚放在那個時間點上,本來是為了過年的,但是實際上現在不是為了大家歡歡喜喜過年,而是利用大家過年的這種心態,來接受他所想給大家的東西,也就是所說的扭曲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在這種情況下,一個是大家想過年。什麼是年?年就是中國的傳統節日。一個傳統和破壞傳統的價值觀,要灌輸給大家的是破壞傳統的價值觀,這兩者本身就矛盾了。所以只要是這個問題不解決,春晚永遠不好看。

主持人:我們現在也都知道春晚不好看,那中國的觀眾他也知道春晚不好看,可是還有那麼多人去看春晚。很多人說他看春晚,就是為了看完以後去罵春晚。那我的問題就是說,你既然這麼難受,你為什麼不去幹點別的,為什麼還要坐那看春晚?

橫河:這就是春晚想達到的目的了。就是春晚當時定位的時候,設計出來的時候,當然很難說,在83年定春晚的時候,那些人怎麼想的,但是事實上在設計這個時候,其實已經定了,就是要有一個主旋律,要有一個主旋律給大家定調,就是文藝欣賞,給大家的熱鬧啊,或者是娛樂活動啊,這個基調這是它最基本的部分。這個部分出來以後,後來就變成一個在很長時間,除夕晚上的文藝節目,好的節目都不准播,只能看春晚。這個時候就把中國過年氣氛就變化了,確實是形成了一個新的習慣,這個習慣不能說是民俗,這是強制,強制性的。就是在除夕晚上,除了看春晚,你沒有別的事情可做。就是讓大家養成習慣了,養成習慣以後哪,確實你沒有別的事情可做了。你不像在其他的國家,就是你在一個固定的時間,你說你不願意幹這個,你可以幹那個,那個是很多很多的。沒有一個所謂的法定的節日是由官方來規定大家怎麼過的,或者是官方給一個全民只能看的一個東西,一個頻道、或者一個電視。

主持人:一個沒有選擇的選擇。

橫河:對,沒有選擇的餘地的。儘管這些年已經有了一些選擇了,但是相對來說,地方臺仍然不能跟中央臺相比。在這種情況下,形成了一個就是被迫看春晚的這麼一種習慣。你們想如果說中宣部或者是央視不再去辦春晚,如果中共不再宣傳輿論方面去控制的話,那麼不管是民間也好,還是各個地方也好,一定會出很多很多,除了電視以外還有很多很多其他方面的娛樂活動,可以讓大家在除夕的時候,過一個很好、很快樂的除夕的。我想這個在世界各地都應該是這樣子的。

主持人:對,因為你看古代,它也沒有電視,但是古人過年他就很熱鬧。就是從臘月23開始過小年,一直到正月15號元宵節吧,這一個月的時間,好像每天他都有不同的玩法,不同的說法,然後會一直持續下去。我就是說現在的人怎麼就覺得好像除了離開電視,他就沒有事情可做了呢?

橫河:當然一方面跟這個電視的出現有關係,確實世界上各個國家可能在電視出現以後,人與人之間這種直接的交往就少多了。網路出現也是一個同樣情況,我們經常可以看到兩個小孩併肩坐著,在電腦上兩個人在交流,飛快在打字,問他們幹什麼?原來他們兩個人在對話。就說以前平常是不會有這種事情的,但是達到在中國這種就是以一個春晚統治絕大部分觀眾,絕大部分網民和觀眾這種情況,還沒有出現過,因為別的各種這個導致人和人之間直接關係減弱的因素,它還沒有到某一個因素可以壟斷所有的人際交往的。

西方現在不是說過這個年啦,就是在一般的比較大節日,像Thanks Giving感恩節啊、聖誕節啊,這種家庭團聚的時間的話,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還是佔了一個主導地位的。

我覺得從傳統來說的話,這種節日是草根性的,就是說中國的這個過新年,它不是哪一個政府規定大家必須過這個年的,它是經過幾千年慢慢地大家形成的習慣,各地玩都玩不過來的東西都是自己創造的,它不是哪一個人規定你必須玩這個玩那個的。

因為這麼大的一個國家,你要一規定肯定大家就覺得沒有意思了,越沒有意思就是一年比一年不如。你想中國的過年至少也有幾千年了,這幾千年來也沒有說大家過得越來越沒勁嘛,也沒有這種事情嘛,大家都是過得越來越有勁。即使是到了現代社會,電視時代、網路時代的時候,西方很多節日也是越過越熱鬧。 主持人:就像聖誕節是不是?

橫河:對呀! 主持人:因為傳統還要保留著,然後同時他也可以欣賞到電視這種現代化的東西,也都可以。

橫河:對,本身不應該是有衝突的。 主持人:我們看春晚會看到一個規律,每年春晚都會邀請很多外國人來春晚上表演,來吸引中國的觀眾。同時我們又看到一個現象,就是中共這幾年又花了很多的錢,把自己的節目送到國外去,所謂的增強軟實力。那麼我們就覺得這兩個方面非常的矛盾,也就是說你自己的節目,你自己的所謂創造出來那些文藝東西,連自己的國人都吸引不了,它怎麼還能夠吸引國外的人呢?

橫河;我覺得是這樣的,軟實力其實是要有內涵的,做為中共自己想建立的一個軟實力,這個是什麼東西,你首先要搞清楚。就是它所要建立的軟實力,跟中國的傳統文化是沒有關係的,所有軟實力包括思想、包括文化對不對?在思想和文化上,中共沒有任何創新,它的思想是從馬克思列寧主義那裡繼承下來的。到現在為止,儘管說大家都不相信了,但是實際上它並沒有任何創新的東西。 傳統文化跟中共的統治是有衝突的,所以傳統文化它是要破壞的,最近儘管它把傳統文化那些皮毛拿出來了,但是傳統文化的精華、精髓,敬天敬神的這種傳統文化,它是不可能把它恢復起來,因為這對它是不利的。它們軟實力事實上就是把中共的形象變成一個世界上能夠接受的,在國際上是這樣的,所以導致它不可能有創造力的,因為創造力的文化不是說由政府來推動的,而一個有文化的創造力和對世界的吸引力,是你文化本身內涵的力量。中共實際上沒有,它要造出的一個東西來,從頭到尾要造出一個它認為有利的東西來吸引別人。

這個軟實力它在世界上肯定當然就要失敗,不可能成功,因為其實它沒有東西。那麼國內怎麼辦呢?所以它每年就要吸引一些世界上著名的影星,這是春晚的一個傳統,其實就是作為一種娛樂活動,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邀請外國人來演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春晚實際上它是把它做為一個吸引點,就是說別的可能都沒有吸引力了,想用這一個來吸引觀眾。

主持人:就是靠這幾個外國人給撐起來的。 橫河:就是靠這些外國人撐起來。早期的時候實際上是靠港、臺明星撐起來,後來港、臺明星漸漸的大家都熟悉了,又撐不起來了。而且港、臺明星能上春晚慢慢慢慢也被規範進去了,所以現在你看,今年又搞一個法國的、韓國的。其實每年都這樣的,都搞一些外國人的面孔想來吸引,但因為它本身已經不是屬於中國傳統文化了,它只能做為一種輔助的東西存在。現在把它做為主基調,那當然也是要失敗的。

因為這些人其實他跟中國的過年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並不是說是中國的這個過年,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他們加入進來。正好是相反的,他們實際上跟中國的這個年沒有關係的。

主持人:馮小剛在記者採訪他的時候,他就說春晚遠不是一個春晚導演的能力能夠決定的,它是一個國家的文藝水平、創作能力、製作能力、現狀的整體反映。但是我個人覺得,你要說中國人沒有創造力,我倒是覺得你看大家在吐槽春晚的時候,那個創造力是無限的,我不覺得中國人沒有創造力。是不是就是您剛才說的,它思想上給他一個框子了,所以他就沒有辦法去發揮了。

橫河:對,他是這樣的,他這個話其實說的是不錯的,就是國家的文藝水平、創作能力和製作能力現狀。但是這個現狀怎麼形成的,是跟國家的政治現狀緊密相關的,其他的國家的文化形式可能跟國家的政治沒有直接的關係,或者是沒有這麼強的關係,但是中國絕對是有非常直接的關係的。為什麼國家的文藝水平、創作能力、製作能力現狀不行,比不上一個導演?也就是說馮小剛實際上是認為,他做為春晚導演,他的能力超過國家現在的文藝水平和製作能力,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你就在這國家內部,你也不是離開這個國家就能創作的。

主持人:你並沒有跳出那個思想框框。

橫河:你沒有跳出那個框框,你甚至都沒有跳出那裡的設備,那裡的人,還是那些人。所以關鍵問題就是在於這個國家,為什麼它的文藝水平創作能力、製作能力,就是這個國家的人,他們的這些能力為什麼不能發揮出來。其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於對春晚本身的管理、監督、和指導,這倒是扼殺創作能力、創作水平的最重要的因素。所以說這個整體水平確實低,就是作為央視春晚所代表的這個能力確實是非常低的。低的原因不是中國人沒有創造力,在這一點上馮小剛應該是非常清楚,我覺得他只是不便說。

主持人:中國網民對春晚的評價,這幾年就是日趨尖銳,而且用一種調侃和譏笑的方式來表達出來的,有人說這是中共思想改造和民間反改造的這種勝負的一種傾向,就是傾向於民間勝利,您同意這樣的說法嗎? 橫河:我完全同意這樣的說法,因為從83年開始搞春晚,其實就是想用一個大型的文藝活動,把全國人集中到一種娛樂方式當中去,然後寓它的教育改造思想於這種文藝方式,因為再也沒有哪一種方式比電視時代全民看電視所受的洗腦作用更大了。所以這是它的一個基本的基調。中國民間實際上從最早的時候接受,到後來慢慢的不接受了,到現在就是非常非常尖銳的調侃,就是誰不吐槽央視的春晚,誰就是怪人了,就變成這麼一種傾向。儘管從統計數字上來說的話,還有相當的人口,但是要知道就是花了全國所有的力量,每年就等這一個春晚,有40%以上的人是對它持完全負面評價的。

這個比例已經相當高了,這麼高的比例,民間實際上對春晚已經不是認真的評價了,這一點很重要。中共最終它其實不怕別人罵,但是別人看不起、調笑對它的打擊其實是非常大的,到了民眾普遍的去譏笑它的時候,整個其實是影響到中共在民心當中的合法性的問題。也就是說這一種態度,怎麼說呢?就是一種黑色幽默、政治幽默,這種幽默到達了一種全民歡樂的水平的時候,實際上中共通過春晚來洗腦的這種做法,就是徹底失敗了。所以我非常同意這種說法,認為在反洗腦的這個認知上,民間現在取得了巨大的勝利。你春晚還可以照樣演,但是沒有人不嘲笑它了。

主持人:對,您剛才也分析了,中共花了那麼大的人力、物力來做春晚,它是為什麼?它是為了統一人的思想。那麼現在大家已經不欣賞或者說來嘲笑它這種方式了,那它為什麼不改一種方式呢?或者是說停掉呢? 橫河:這個就很困難了,因為它這個方式,它主要是政治主旋律嘛,作為一年一度能夠吸引7億觀眾的這種,它絕對不會放棄的。中共有一個觀點,就是所謂文藝永遠是為中共的政治服務的,而這個陣地如果它不去佔領的話,別人也會去佔領。所以它寧願被罵,也不願意把這個時間讓出來,讓民間自己去娛樂,它是絕對不想這樣做的。這是中共自己的性質和它的思維方式決定的,這個你改變不了的,它不可能放棄這個時間,讓你們自己來自娛自樂,這是不可能做到 的。

主持人:您剛才前面分析中講到,春晚作為一種反中華傳統文化,所以它必然是失敗的。但也有人說其實傳統的東西不吸引現在的人了,現在的人不喜歡傳統的東西。您是怎麼看這個問題,到底有沒有傳統的東西又能在現在社會上成功的例子呢?

橫河:我先說一下,剛才講中共的春晚跟中國傳統的習俗是沒有任何關係的,所以大家不喜歡春晚跟現代人喜不喜歡中國傳統的東西是沒有關係的。第二個就是中華文化傳統在國際上成功的例子,就是傳統和現代文明能夠並存,而且能得到很好的發揚的,就是海外的神韻藝術演出。

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他有幾個很大的特點,第一個是純粹的傳統文化;第二他在西方開始是2006年,很快的在國際上就經歷了金融危機,而且這個傳統的藝術像古典音樂的演出、劇院的演出都在走下坡路的時候,他是逆勢而上,就是在大家都走下坡路的時候,他越辦越興旺。 現在已經從一個團,去年是三個團,今年是四個團了,在世界100多個城市巡演,而且幾乎是場場滿座。也就是說真正傳統文化的東西代表中國傳統文化的時候,是非常受國際社會關注和歡迎的。中國傳統文化和現代社會是不僅沒有衝突的,實際上還是對現在社會有巨大貢獻的,他大部分巡迴都是在冬季,就是跟中國的新年前後同時,已經變成西方主流社會過中國新年的一種方式了。

主持人:神韻確實是非常傳統的、純粹的中國古典的東西。我也聽說國內的官方也聽說了神韻,也派出很多藝術家來海外看神韻,說得好聽一點是學藝,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偷藝。那麼神韻這麼成功,春晚就學不會呢?

橫河:神韻之所以受歡迎不僅僅是他的藝術方面的成功,更重要的是他文化上的成功,因為中華文化是傳統的神傳文化,這些演員之所以能夠表達出這個文化精髓,是因為他們學了中國傳統文化,就是神傳的文化。在這一點上,他的藝術形式和他的內涵是相符的。而中共如果要學動作的話,中共是要推行它的黨文化這些東西,藝術形式和他的內涵是衝突的,因此它永遠也學不會。

主持人:很多人說現在過年的年味越來越少了,是不是人隨著年齡的增長感覺到的差異;還是現代的社會,大家對傳統的東西越來越疏遠了?

橫河:我倒不覺得是,因為過年的年味越來越少了,這個感覺實際上主要是中國大陸的人,過年本來是個傳統習俗,當這個傳統越來越減少的時候,人們就覺得年味越來越沒有了。 有幾個因素我認為不是這麼回事。第一個,中國的周邊國家像日本、韓國、越南這些國家過年的年味一點也沒減少,臺灣、香港年味還是非常濃的;第二個是西方國家過中國新年的習俗也越來越濃了,今年我看新唐人電視臺就有很多世界各國的元首、重要人物向世界各地的華人拜年,而且廣東話的「恭喜發財」現在已經變成西方社會的問候語了。

當然這只是一個例子,也就是說過農曆新年的做法,實際上在世界上越來越普及了。我在西方社會生活,我覺得年味其實一年比一年濃了,這正好跟中國大陸是個對照。

我覺得過年是個草根的活動,是一個社區的活動。在中國大陸有很重要的因素,一個傳統的社區不再存在了,被中共統治以後就破壞掉了;第二個是大批的人到城市裡打工,但是他們卻不可能在城市裡和他們的子女一起過年,所以子女是留守兒童。這在世界上是很少的,即使像很多墨西哥人到美國來打工,他們有條件的還都把自己的孩子帶過來了。

所以非法移民還有個學習的問題,但在美國不存在這個問題,他照樣可以上公立學校,就是一家人可以生活在一起,當然有人是沒有落腳他不願意帶,但在中國牽扯到一個戶口的問題、牽扯到一個外來子女就學的問題。這一系列問題都是地域和人群的歧視。

大批人離開農村,而且社會結構破壞了,他不可能在原來的農村社區裡面形成這麼廣泛的慶祝新年的活動和習慣,因為大批人急急忙忙好不容易才擠回家去,過一個年又要急急忙忙的趕出去,所以他不可能再形成傳統的活動了。而能夠適應現代生活新的社區活動,又由於中共對基層社會嚴密的控制,不可能自發的形成。

所以為什麼中國的習俗可以在西方落腳,而且創造出許多新的形式來,而且越來越多的人會到中國城看中國人過新年,但在中國大陸卻越來年不像年了,我覺得這是一個重要的因素。

主持人:對,就您剛才提到的,中國年其實在西方倒越來越被人重視。從這一點上我想到,其實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對自己的傳統都是非常非常尊敬的,比如韓國、日本離中國比較近的,他們保留傳統的服裝、傳統的禮儀。但是在中國恰恰是相反的,中國人覺得所有的傳統都是很落後的,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跟整個世界很脫節的思想觀念。

橫河:不是中國人自發的思想,是中共給大家洗腦造成的這麼一個結果。其實文化習俗隨著社會的發展他是有非常強的生命力,可以自我調整的,所以你可以在日本和南韓看到怎麼過年的,也可以在美國的華人社區看到怎麼過年的,反而在中國看不到了。並不是華人自己認為過年這種傳統習俗不好,而是中共通過歷次政治運動和洗腦對人們造成的這種印象。

主持人:好,這次的節目時間到了,我們這個話題就談到這裡。雖然今年的除夕不放假,但是我們還是希望中國的傳統在您心裏能夠留有一席之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希望之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