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昌平:圍觀東莞三級地震(圖)

2014-02-11 08:45 作者: 羅昌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4年02月11日訊】在2014年2月9日21時25分許,網際網路數據中心的新浪官方微博發布了一張「東莞八小時遷徙圖」,所指在該地的人員向外地流向的情況。其中,東莞向香港遷徙率最高,達到302‰,贛州、郴州、玉林、寧波、上海、武漢、鄭州、漳州和北京緊隨其後。

當日上午,央視播發記者暗訪節目,稱東莞多個娛樂場所存在賣淫嫖娼等違法行為,一些被稱作「城市名片」的四星級、五星級酒店中也明目張膽進行,記者報警舉報後並無警察前來調查,警方也無任何反饋。

此後,央視又有評論跟進,在「性都」東莞及全國引起三級地震,餘震至今未斷。截至今日,警方派出6525人查封12家涉黃場所,多名派出所長被停職。廣東省委書記要求治標治本,開展三個月專項整治。

針對上述「八小時遷徙圖」,發布者特意補充說明:圖中數據來自於百度LBS開放平臺,該平臺為數十萬款APP提供定位服務,日處理用戶定位請求超過35億次,不是基於交通工具數據。這次遷徒對應的時間,正是央視報導之後。

或者,後續還有諸多信息得以釋放,餘震將會如何演進,有待觀望。

對於此次事件,從不同的角色可以提供不同的解讀,本文主要摘取網友立體意見,另附加幾點觀感:

1、賣淫嫖娼本是違法之事,但央視暗訪被指「同行相輕」「同業競爭,不擇手段」「賣靈魂的曝光了賣肉體的」,可見其長期扮演打手角色的現實;

2、只打民窯不打官窯,與只打民謠不打官謠如出一轍。輿論的集體調侃,源於競爭存在市場分割,高端市場去搞低端市場的行為畢竟少見,當「公對公」遲遲缺位,「公對民」自然引起反撲;

3、前段講的「微博半死,微信疲勞」,依然有效。但在東莞三級地震這樣的事件中,微博要遠勝於微信。微信沒有全局可觀的輿論,更無持續立體聯動的輿情。此次,私密分享讓位於公共傳播;

4、基於「兩微」的差異競爭,央視、環球將繼續奉命行事,保持議題設置地位,但會面臨圍毆的輿論態勢。輿情兩極分化和虛擬對立不改,未來仍將層出類似案例;

5、性都現實有目共睹,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此次暗訪曝光正值地方兩會,選擇性曝光,卻能形成對地方諸侯的個案式羞辱。這種方法已非第一次使用,自然不是最後一次;

6、男人們過了一天嘴癮,卻不知回到家中會有怎樣一幅景象?如此開放的眾議,會給孩子們怎麼的影響?這些信息將以何種方式流傳?

7、「東莞八小時遷徙圖」與央視的視頻在警示,網際網路與公權力的合力,將徹底顛覆原來的隱私秘級、道德界限與法律邊界。進而,在「黃賭」等公共政策領域能否發生變化?或僅是停留在公權角力的層面?

對於這件事情的微博公開討論與微信私下討論,經得當事人同意後,我摘錄了部分留言,既有嚴肅討論的,也有調侃諷刺的。本來也不是特別重大的事情,因為自己想推薦的文章屢屢發不出來,今日拼湊,權當娛樂——

@jeom:莞;艹完。

@提倡責任社會:市長再出來喊幾句啊,把央視買了,辦成莞視![嘻嘻]

@邱維明:為什麼東莞政府如此淡定的回覆?黃色產業是東莞的支柱產業和品牌形象,多年的苦心經營才有今日的莞式服務ISO標準。嫖娼雖然不光明磊落,但社會危害性不大。比起房價問題來說對中國廣大老百姓來說影響不大。政府腐敗問題和東莞這個產業倒有千絲萬縷關係。

@笑話大王彭彭:多數的前任東莞市領導,早就提拔到廣東省裡當領導了。

@KL辛宰勇x:做了一次免費的廣告,相信很多領導會組團去的。

@表哥leou:打著業界良心旗號,戴著隱蔽器材拍完全套,鏡頭剪輯的像做廣告,辦完事還喊口號。

@藍鯨財經記者:私募已經在挖掘東莞事件概念股了,利好從事網路視頻聊天業務的朗瑪信息,利空人福藥業。受CCTV報導東莞事件影響,東莞本地股短期將會受到嚴重衝擊。1、東莞控股,受廣州方向車流勁減影響最大。2、錦龍股份,因桑拿場短期被關閉用水大減,因嚴打客戶回鄉影響旗下東莞證券將面臨較多客戶流失。3、粵宏遠A,旗下酒店有可能被查封。

@秦子嘉:為什麼中國記者喜歡舉報小姐?央視暗訪東莞無任何新聞價值,這是拿弱勢群體開刀。做這種惠而不費的新聞的記者,骨子裡全是怯懦與猥瑣。真正的新聞沒有勇氣去報導,不敢面對自己的犬儒和行屍走肉,眼睛始終盯著下三路,一本正經、義正辭嚴地裝合法良民。

@五嶽散人:做小姐的是這個社會的弱勢群體,我哪怕要曝光此事,也只會找背後的原因,不會用獵奇的手法拍下她們跳艷舞的鏡頭譁眾取寵。一個掌控著巨大媒體資源的機構,它的使命絕對不該是如此做新聞。在你們拍下她們的艷舞之時,難道不明白這是讓自己的職業蒙羞、跳了一場精神上的脫衣舞麼?

@冒安林:對幾十塊錢一次的底層站街女,適用人文關懷。但對東莞濫用同情,犯了單純病。另外,比爛邏輯是荒謬的。央視比東莞更爛,北京比東莞更爛,我們就應該力挺東莞?民眾競相比爛,統治者要笑醒。

@宋氏石男:央視今日曝光東莞性服務業,並對之大加批判,民間輿論卻似乎不肯出其泥而揚其波,更有不少網友高呼「今夜我們都是東莞人」,甚至有網友神評:「一個出賣靈魂的曝光了一個出賣肉體的」。這是為哪般?我有幾點看法,淺白道出:

1、性交易是否可以合法化,這是爭訟已久的問題,牽涉也太多,這裡不多談。如果持實證主義法學觀念,那麼只能接受性交易非法的現狀,如持自然主義法學觀念,則極可能會鼓吹性交易合法化。但鼓吹也沒用,這裡不是瑞士,沒有就此問題全民表決的可能。所以咱們不多談。不過,我個人是支持性交易合法化的,我訴諸的是自然權利、傳統風俗與現實需求。

2、媒體可不可以曝光色情行業?當然可以。但可以做一件事,並不意味著做這件事就是妥當的。如果把央視視作媒體,則曝光不妥當,因存在釣魚採訪、渲染獵奇、配合政治等成分。如果把央視當成官方喉舌(它顯然也是官方喉舌),那對央視而言,就沒什麼不妥當的,但我們仍有權利肆意譏笑它。這就導出了問題3。

3、為什麼許多人高呼「今夜我們都是東莞人?」因為這次對東莞的打擊,在輿論上有明顯的官方主導色彩。央視節目播出不久,新華時評立即跟進,就是明證。相信這幾天還會有更多後續新聞及媒體跟進。而在筆者看來,官方之所以高調掃黃,官窯民窯齊掃(官窯譬如西湖邊的30多家高檔會所,民窯譬如東莞),又是因為意識形態的需求:反腐也好,整風也好,掃黃也好,都是試圖給「夢」鑲上道德金邊,以填補業已破碎的意識形態所留下的真空。

現在,央視以官方輿情棍子手的身份,對許多人喜聞樂見的性產業高舉高打(東莞早是大陸狼友心中的聖地,東方的阿姆斯特丹),而它本身又未必流淌著道德的血液,自然激起人們的反彈。事實上,這種反彈又是一種不自由的言論狀態下民間言論的無奈回應。人們不可以去罵執法者,也不可以去罵立法者,只能把情緒宣泄到棍子手身上。要說人們真有多同情乃至濫情對待東莞性工作者,也許是個誤會。人們之所以聲援被打擊者,其實只是因為痛恨打擊者本身而已。

當然,也不排除有一部分的人,既痛恨打擊者,也熱愛性工作者,因此加倍賣力地聲援被打擊的性工作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