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昌平:围观东莞三级地震(图)

2014-02-11 08:45 作者: 罗昌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东菀

【看中国2014年02月11日讯】在2014年2月9日21时25分许,互联网数据中心的新浪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张“东莞八小时迁徙图”,所指在该地的人员向外地流向的情况。其中,东莞向香港迁徙率最高,达到302‰,赣州、郴州、玉林、宁波、上海、武汉、郑州、漳州和北京紧随其后。

当日上午,央视播发记者暗访节目,称东莞多个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一些被称作“城市名片”的四星级、五星级酒店中也明目张胆进行,记者报警举报后并无警察前来调查,警方也无任何反馈。

此后,央视又有评论跟进,在“性都”东莞及全国引起三级地震,余震至今未断。截至今日,警方派出6525人查封12家涉黄场所,多名派出所长被停职。广东省委书记要求治标治本,开展三个月专项整治。

针对上述“八小时迁徙图”,发布者特意补充说明:图中数据来自于百度LBS开放平台,该平台为数十万款APP提供定位服务,日处理用户定位请求超过35亿次,不是基于交通工具数据。这次迁徒对应的时间,正是央视报道之后。

或者,后续还有诸多信息得以释放,余震将会如何演进,有待观望。

对于此次事件,从不同的角色可以提供不同的解读,本文主要摘取网友立体意见,另附加几点观感:

1、卖淫嫖娼本是违法之事,但央视暗访被指“同行相轻”“同业竞争,不择手段”“卖灵魂的曝光了卖肉体的”,可见其长期扮演打手角色的现实;

2、只打民窑不打官窑,与只打民谣不打官谣如出一辙。舆论的集体调侃,源于竞争存在市场分割,高端市场去搞低端市场的行为毕竟少见,当“公对公”迟迟缺位,“公对民”自然引起反扑;

3、前段讲的“微博半死,微信疲劳”,依然有效。但在东莞三级地震这样的事件中,微博要远胜于微信。微信没有全局可观的舆论,更无持续立体联动的舆情。此次,私密分享让位于公共传播;

4、基于“两微”的差异竞争,央视、环球将继续奉命行事,保持议题设置地位,但会面临围殴的舆论态势。舆情两极分化和虚拟对立不改,未来仍将层出类似案例;

5、性都现实有目共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次暗访曝光正值地方两会,选择性曝光,却能形成对地方诸侯的个案式羞辱。这种方法已非第一次使用,自然不是最后一次;

6、男人们过了一天嘴瘾,却不知回到家中会有怎样一幅景象?如此开放的众议,会给孩子们怎么的影响?这些信息将以何种方式流传?

7、“东莞八小时迁徙图”与央视的视频在警示,互联网与公权力的合力,将彻底颠覆原来的隐私秘级、道德界限与法律边界。进而,在“黄赌”等公共政策领域能否发生变化?或仅是停留在公权角力的层面?

对于这件事情的微博公开讨论与微信私下讨论,经得当事人同意后,我摘录了部分留言,既有严肃讨论的,也有调侃讽刺的。本来也不是特别重大的事情,因为自己想推荐的文章屡屡发不出来,今日拼凑,权当娱乐——

@jeom:莞;艹完。

@提倡责任社会:市长再出来喊几句啊,把央视买了,办成莞视![嘻嘻]

@邱维明:为什么东莞政府如此淡定的回复?黄色产业是东莞的支柱产业和品牌形象,多年的苦心经营才有今日的莞式服务ISO标准。嫖娼虽然不光明磊落,但社会危害性不大。比起房价问题来说对中国广大老百姓来说影响不大。政府腐败问题和东莞这个产业倒有千丝万缕关系。

@笑话大王彭彭:多数的前任东莞市领导,早就提拔到广东省里当领导了。

@KL辛宰勇x:做了一次免费的广告,相信很多领导会组团去的。

@表哥leou:打着业界良心旗号,戴着隐蔽器材拍完全套,镜头剪辑的像做广告,办完事还喊口号。

@蓝鲸财经记者:私募已经在挖掘东莞事件概念股了,利好从事网络视频聊天业务的朗玛信息,利空人福药业。受CCTV报道东莞事件影响,东莞本地股短期将会受到严重冲击。1、东莞控股,受广州方向车流劲减影响最大。2、锦龙股份,因桑拿场短期被关闭用水大减,因严打客户回乡影响旗下东莞证券将面临较多客户流失。3、粤宏远A,旗下酒店有可能被查封。

@秦子嘉:为什么中国记者喜欢举报小姐?央视暗访东莞无任何新闻价值,这是拿弱势群体开刀。做这种惠而不费的新闻的记者,骨子里全是怯懦与猥琐。真正的新闻没有勇气去报道,不敢面对自己的犬儒和行尸走肉,眼睛始终盯着下三路,一本正经、义正辞严地装合法良民。

@五岳散人:做小姐的是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我哪怕要曝光此事,也只会找背后的原因,不会用猎奇的手法拍下她们跳艳舞的镜头哗众取宠。一个掌控着巨大媒体资源的机构,它的使命绝对不该是如此做新闻。在你们拍下她们的艳舞之时,难道不明白这是让自己的职业蒙羞、跳了一场精神上的脱衣舞么?

@冒安林:对几十块钱一次的底层站街女,适用人文关怀。但对东莞滥用同情,犯了单纯病。另外,比烂逻辑是荒谬的。央视比东莞更烂,北京比东莞更烂,我们就应该力挺东莞?民众竞相比烂,统治者要笑醒。

@宋氏石男:央视今日曝光东莞性服务业,并对之大加批判,民间舆论却似乎不肯出其泥而扬其波,更有不少网友高呼“今夜我们都是东莞人”,甚至有网友神评:“一个出卖灵魂的曝光了一个出卖肉体的”。这是为哪般?我有几点看法,浅白道出:

1、性交易是否可以合法化,这是争讼已久的问题,牵涉也太多,这里不多谈。如果持实证主义法学观念,那么只能接受性交易非法的现状,如持自然主义法学观念,则极可能会鼓吹性交易合法化。但鼓吹也没用,这里不是瑞士,没有就此问题全民表决的可能。所以咱们不多谈。不过,我个人是支持性交易合法化的,我诉诸的是自然权利、传统风俗与现实需求。

2、媒体可不可以曝光色情行业?当然可以。但可以做一件事,并不意味着做这件事就是妥当的。如果把央视视作媒体,则曝光不妥当,因存在钓鱼采访、渲染猎奇、配合政治等成分。如果把央视当成官方喉舌(它显然也是官方喉舌),那对央视而言,就没什么不妥当的,但我们仍有权利肆意讥笑它。这就导出了问题3。

3、为什么许多人高呼“今夜我们都是东莞人?”因为这次对东莞的打击,在舆论上有明显的官方主导色彩。央视节目播出不久,新华时评立即跟进,就是明证。相信这几天还会有更多后续新闻及媒体跟进。而在笔者看来,官方之所以高调扫黄,官窑民窑齐扫(官窑譬如西湖边的30多家高档会所,民窑譬如东莞),又是因为意识形态的需求:反腐也好,整风也好,扫黄也好,都是试图给“梦”镶上道德金边,以填补业已破碎的意识形态所留下的真空。

现在,央视以官方舆情棍子手的身份,对许多人喜闻乐见的性产业高举高打(东莞早是大陆狼友心中的圣地,东方的阿姆斯特丹),而它本身又未必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自然激起人们的反弹。事实上,这种反弹又是一种不自由的言论状态下民间言论的无奈回应。人们不可以去骂执法者,也不可以去骂立法者,只能把情绪宣泄到棍子手身上。要说人们真有多同情乃至滥情对待东莞性工作者,也许是个误会。人们之所以声援被打击者,其实只是因为痛恨打击者本身而已。

当然,也不排除有一部分的人,既痛恨打击者,也热爱性工作者,因此加倍卖力地声援被打击的性工作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