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圖)

2015-01-12 01:18 作者: 耿靜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網路圖片)

三十年前,

也是這樣一個傍晚,

我坐在石臺邊.

幼小的手,

托著涼涼的臉,

望著金紅的太陽,

懸掛在大樹梢間。

 

一片樹葉,

飄落在腳尖,

一陣輕風,

把它漸漸吹遠,

幼小的萌想,

也隨著落葉,

緩緩瀰漫。

 

天有多高?

地有多圓?

天地間這個我,

為何而出現?

我又從哪裡帶來,

那麼多夢想和心願。

媽媽說我會長大,

會遠走高飛,

把天地踏遍。

爸爸說我會成年,

會歷經滄桑,

嘗盡人間一切,

苦辣酸甜。

 

他們說的,

有些可怕有些玄,

我不知怎樣去理會,

那些似乎都還很遙遠。

有一天,

我要離開園,

這一次不是火車,

是七四七帶著我,

飛向了天邊。

從此,

家成了一個概念,

一個思念的歸宿,

一個夢想的驛站.

隨著歲月的拉長,

它變得模模糊糊,

卻又沉沉甸甸.

慢慢地,

家已不再是家,

破鏡再也無法重圓.

媽媽說: 人各有志.

爸爸說: 一切都是緣.

回不去啦,

老院兒已被拆遷.

只有奶奶拄著枴杖,

偶爾去看看:

「到處都是廢墟,

只有那棵老樹’

烈日下強撐著枝桿.」

老家來的消息,

越來越不頻繁.

是人們太忙了?

還是音信的傳遞,

轉換了概念?


百歲的奶奶,

有自己的判斷:

「聽說,

地球變成了一個村,

村裡還有許多網站.」

 

奶奶再也沒有精力,

去適應世界的轉變,

也無法再承受,

白髮送黑髮的苦難.

在新世紀鐘聲敲響之際,

她,

撒手了人間.


失去親人,

是人生最難耐的苦難:

父親的一句話,

伴隨了我多年.

「如果一棵樹永遠不死,

它的種子,

永遠看不到藍天.」

可是, 父親,

我並不願看得太遠,

只要您在身邊,

我就活得自在安然.


然而,

有一個理由,

讓我有些心安.

奶奶與父親在一起,

他們從此都不再孤單.

 

無奈,

世界的身後,

藏著一張冷酷的臉,

對那些追尋夢想的人們,

時常擺出它真實的容顏.

 

無論多麼艱難,

我從未放棄過,

真實的信念---

創造一個真實的家,

讓夢想中的完美,

真實地呈現,

再把真實的自己,

放在裡面.

經歷了多少失敗,

都沒有改變,

這個真實的心願;

經受了多少傷害,

心靈仍保有那份純靜,

心態則變得更加平淡.

 

也許是在天之靈,

在助我一臂之力,

也許是神的恩慈,

在扶我走過艱難,

並賜於我母親的頭銜.

 

幸福的降臨,

使生活的節奏舒緩;

小生命的降生,

給人生拓出新的空間.

望著你可愛的小臉,

我覺得自己變作了藍天,

給你無邊的愛,

給你無暇的童年.

握著你的小手,

我覺得自己必須是大樹,

成為你牢固的依靠,

和你堅實的根源.

 

於是,

我笑了,

這笑,

發自心底,

飛入藍天.

 

是啊

所有挫折與困惑,

所有悲哀與苦難,

都是為了你的降生,

都是為了今天。

 

人生怎能無憾。

 

是啊!

家就是你,

家就是我;

家就是樹,

家就是天。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