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北京暫緩加刑 習近平進入未知水域(圖)

2019-12-14 10:10 作者: 夏聞

手機版 简体 3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劉鶴和美方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
劉鶴和美方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2月14日訊】12月13日,美方和中方都宣布,雙方已經達成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但這第一階段協議並不是北京的勝利,川普(特朗普)對北京只是暫緩加刑,遠非是無罪釋放。

絕大部分關稅保留,加購美產品,包括結構改革和建立爭端解決機制

川普本人於美東時間13日早7:25分在推特上宣布:「我們和中國已經同意了一項非常大的第一階段協議。他們(中方)同意了很多結構性改革,和非常大量(massive purchases)購買農產品、能源和製成品。而且還有更多。25%的關稅會保留,其餘產品是7.5%的關稅。因為我們已經達成了協議,將於12月15日開始的懲罰性關稅不再加征。我們會立即開始第二階段協議的談判,而不是等到2020年大選之後。這對各方都是一個非常好的協議。謝謝!」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表的聲明說,美國與中國就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達成了一份歷史性的和可執行的協議,該協議要求在知識產權、技術轉讓、農業、金融服務以及貨幣和外匯等領域對中國的經貿體制進行結構性改革和其他改革。第一階段協議還包括中國承諾在未來幾年大規模採購美國商品和服務。此外,這份協議將建立一個強大的爭端解決機制,從而確保(協議)迅速有效地執行和實施。

而北京方面於週五12月13日晚間11點左右(美東時間13日早10點),由中國發改委、商務部和財政部舉行聯合新聞發布會,公布達成協議消息。黨媒新華社也在同一時間發表了「中方關於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聲明」。新華社聲明中提到:「協議文本包括序言、知識產權、技術轉讓、食品和農產品、金融服務、匯率和透明度、擴大貿易、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最終條款九個章節」。

此前,美國已經針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了25%的關稅,對1200億美金商品加征了15%的關稅,此外如果達不成協議的話,美方還威脅將於12月15日對最後的1600億美元商品加徵15%的關稅。

在此協議之後,價值2500億美元商品的25%關稅保留,12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由15%減為7.5%,也就是說美方將會把現有的關稅減少90億美元。

川普在13日早間在白宮回答記者提問時說,中國會購買500億美元價值的農產品,如果加上其它的產品,將會大大超過500億美元。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13日向記者表示,「北京承諾在未來兩年購買額外的2000億美元美國產品,這包括美國農產品、能源和製造業產品」。

美國福克斯電視臺的主持人路易斯.多布斯(Louis Dobbs)評論說,這項協議幾乎包含了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談判中所要爭取的每一個部分。而美方只是放棄了90億美元關稅,這顯示出川普不但強硬堅定,而且非常聰明。這不僅僅是一份貿易協議,還包含了知識產權保護,中國結構性改革,中國市場的開放,同時這份協議是之後美中談判的基礎。

川普在白宮強調,大部分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征的關稅被保留,並談到中方希望立刻開始第二階段的談判。「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25%的關稅,」他說,「我們將把它們用在第二階段協議的談判中,因為中國希望取消這些關稅。我們沒問題,但我們會把它們用在第二階段協議的談判桌上。他們(中方)想要立刻開始第二階段協議,我對此沒有問題,之前我們是想等到大選結束,但他們想更早開始,所以我們會很快開始第二階段協議。雖然這只是第一階段協議,但這份協議包括了巨量的製造業、農業,很多規則和法規,很多重大問題都包括了。」

習近平進入未知水域

筆者在十月的一篇文章《劉鶴在美表現 預示出習近平鬥爭對象》分析認為,劉鶴10月11日在華盛頓和川普會面表現說明,雖然習近平9月初在黨校大談「鬥爭」,但習近平已經基本放棄了對川普的「鬥爭」,他的鬥爭對象應該是在蕭牆之內,黨內高層。

同時,在12月15日關稅生效前的最後一刻,美中第一步協議終於達成,中方讓步遠遠超出美國,這一方面說明國內經濟惡化之快,已經無法讓習近平再撐到明年十一月的美國大選結束。同時也說明黨內的對美強硬派,遭到了挫敗。

但是這一份協議對國際企業來說仍然無法消除不確定性,《華爾街日報》認為這份貿易協議,仍然保留了絕大部分關稅,也保留了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的不確定性;美中爭端的特點是一觸即發,(未來)談判完全有可能破裂。

牛津經濟學院的格雷戈裡.達科(Gregory Daco)也對「第一階段」交易將提供多少確定性提出了疑問。他對《華爾街日報》說:「從企業的角度來看,如果您知道這些關稅可以收回,那麼您仍將對自己的行動,投資,僱用決定保持謹慎。」

所以從不確定性來看,這一份協議並不能阻止產業鏈繼續移出中國,客觀上也給了美方企業額外的時間去分散風險。這也可能是中方希望盡快開始第二階段談判的原因,但是川普對要求中方深入結構性改革的堅持異常堅決,這一點習近平將如何應對?

同時,這第一階段協議如果真的執行的話,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就會消減,而中方的外匯收入90%是來自美中貿易逆差,這樣下去,本來就捉襟見肘的外匯存底將更有麻煩,無法像印人民幣那樣隨意印美元是北京的致命傷。

當然北京用對美開放金融市場的辦法,可能會吸引一些外資進入中國,但如果中方繼續嘴上一套,行動上是另一套,進行外匯管制,跨國企業的錢只能進,卻不能自由流出的話,那也忽悠不到多少海外資本。

在川普的壓力下,習近平終於邁出了一步,這一步是邁向了未知水域,靠強制技術轉讓,偷竊知識產權的路無法再走了,每年從美國身上賺的3000-4000億美元也要大大縮水了,黨對經濟的管控至少在形式上也會弱化。

美方暫不繼續增加關稅,並不能從根本上扭轉北京的經濟問題,只有在真正法治下的自由市場經濟才能解決北京的經濟困境。習近平走出的這一步還遠到不了安全之地,但在之後的形勢逼迫下,他也許不得不邁出第二步、第三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