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上訪 以浩然正氣譜寫歷史(圖)

2020-04-28 11:49 作者: 邱陽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1999年北京4.25大上訪的歷史資料圖片
1999年北京4.25大上訪的歷史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明慧網)

【看中國2020年4月28日訊】二十一年前的4月22-24日,在羅乾和何祚庥預謀下,因天津媒體不公正的報導,法輪功學員申訴遭到警方暴力抓捕,警察要學員找北京信訪部門解決問題。得到消息的法輪功學員連夜自發從中國各地前往北京,以親身經歷向政府陳情,並要求釋放被抓學員、給予法輪功合法修煉環境、恢復出版法輪功書籍。時任總理朱鎔基接見了學員,問題得到和平解決。

4.25開創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最和平理性、最公正無私的民間運動。江澤民協同中共,三個月後發動了對正信的迫害。而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鎮壓,即是對真、善、忍的鎮壓,中共把自己置於反神、反人民、反正義、反人性的邪惡位置,而法輪功學員也自此開啟了徹底解體中共的大潮,踏上了長達廿一年講真相、反迫害的征程。

(一)

1993年開始修煉的歐陽燕幾乎見證了大法弘傳至今的整個過程。歐陽個子不高,身材清瘦;膚色白皙,白裡透紅,很少皺紋;她戴著細邊眼鏡,眼神溫和卻帶著股堅毅;利落的短髮,只有微霜的兩鬢提示著她年近古稀。她常掛著平和的微笑。從裡到外透著一種寧靜、祥和,在她身邊的人總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

歐陽是與多病的先生和母親一起開始修煉的。講到得法的經歷,不善言辭的她流露出按捺不住的開心和少有的興奮,好像有說不完的話:「我是流著眼淚、一口氣讀完《中國法輪功》這本書的,也有幸參加了師父的講法班,整個人一下子就像醒了一樣,從裡到外翻天覆地的變化。就是知道我是誰、為什麼來到這、一下就明白了生活的意義,也知道該怎麼做人了。真是走路都想唱歌,不再覺得苦和累了。」歐陽母親修煉後,三種癌症不翼而飛,先生也無病一身輕了。

1996年之前就蒐集證據、羅織罪名

4.25前一天晚上,歐陽聽到天津抓了法輪功學員,就決定向政府反映情況。「其實在很早,某些部門就開始蒐集法輪功的材料,各種調查都以實名進行:法輪功好不好、祛病健身效果如何,我先後都填了二、三次。最後調查結果是‘百利而無一害’、祛病率達98%。他們甚至派公安在法輪功學員中臥底,但從未找到任何把柄。」

「後來就利用各種方式挑釁滋事,企圖激起事端,都沒得逞。就像1996年的《光明日報》詆毀法輪功的事件、1997年新聞出版署不讓出版《轉法輪》、1998年5月底6月初,北京電視臺抹黑事件……我先後去了光明日報、新聞出版總署和北京電視臺,也分別投遞了真相信,每次都是善意的溝通,向他們講述個人修煉後帶來的身心變化。4.25也不例外,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多好人,怎麼抓了呢?一定是搞錯了。所以,我們決定到北京信訪局上訪。」

警察安排學員站到了中南海

「我想大家應該都是一個想法,就是要把自己修煉的經歷講給政府聽。在煉功點我負責給大家買書。隨著煉的人越來越多,每天都有人要書,書卻很難找,再後來完全沒正版的了。烏七八糟的書能出版,為什麼這麼好的書不讓出?我覺得國家領導太該解決這些問題了。我當時就有這麼一種衝動,跟誰都能講,即使江澤民來了,我都能給他講清道理。大法沒有一點不好,為什麼不讓煉?為什麼不能出書?為什麼要抓好人?」

「我們一家三口,一大早就從家裡出發,往北海那邊走的時候,看見一路都有警察,馬路中間也站著警察。現在想,他們是有備而來的。快到北海的時候被攔下來,警察問是不是為法輪功上訪的,就讓我們往回走,最後引著我們到府右街去了,說讓我們在那等著。那時候人還不多,我們就站在了中南海西門對面。後來陸陸續續來了很多學員。到快中午的時候,警察讓我們往北走,說下午會有很多外地人要來,讓我們把地方騰開。」歐陽同數萬法輪功學員一起,站在北京的中心,靜靜等待著向政府領導人陳情。

和平解決後暗藏的殺機

「那天來了很多學員,但秩序非常好。剛生完孩子的產婦,帶著才十幾天的新生兒來到現場;第二天要考試的學生,帶著作業和書本參與進來。大家互不相識,但互相調整:年輕的、能站的學員站在前排,年老、站累的,就在後邊打坐、看書。「據多位學員回憶,為不阻礙交通,學員站在便道上,給行人留出可走的道;還主動指揮交通、自動收垃圾,都沒人組織。路人也紛紛停下詢問,大街小巷的店舖和住戶都在議論這事,「有在家門口擺上茶水讓我們喝的,有把家門敞開讓大家用衛生間的,還有給大家送水、送點心的。整天感覺祥和、友善。」

可就在歐陽買吃的路上,遇到了上訪的母親。母親得知了一些內部的、令人緊張的消息,也有家人借吃飯把學員叫回家,下午就沒讓他們再出來。晚上9點左右,聽到問題得到了圓滿解決,法輪功學員便靜靜散去。歐陽幫忙收拾遺漏的垃圾時偶然聽到其他學員之間的對話,「意思是,他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因為大會堂那邊、南邊那幾條街都已經停滿了大量的大轎車和軍車,準備拉人的。就說政府已經做好了準備,跟北京電視臺的情形一樣。」當年,歐陽路過電視臺外邊一個側門的時候,看到院子裡全是武警,背著搶。歐陽說「現在回想起來,中共是早就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沒有大上訪就不會招迫害」不成立

「很多人認為,如果法輪功不去上訪,就不會招來7.20之後對法輪功的迫害。這種說法是錯的。正好反過來。如果沒有某些別有用心的人製造的事端,蓄意設陷栽贓,就不會出現4.25的大上訪。

如果法輪功學員不去上訪,不維護和踐行相信的「真、善、忍「,這個法將無存。法輪功是救人的,當大法被詆毀,我們都不吭聲、不站出來,人類將無存。」

二十年來,歐陽耳聞過殘酷屠殺、目睹過恐怖流血,親歷過迫害打壓,流離失所和生離死別,對中共的本質有透徹的瞭解。她說:「回想起來,4.25就是給法輪功設的陷阱,等著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跳進去。」但她也講到:「即使事先知道是陷阱,我也還是會去,因為大法不能被取締。我們煉了這麼多年,很多都是疑難病好了的,給國家省多少醫藥費啊,而且那麼多好人,整個社會風氣都發生了改變,每個人都是‘法輪大法好‘的見證人。」

迫害中被評價為最好的人

歐陽是傳媒大學(當時的北京廣播學院)某系的辦公室主任,負責行政工作。她為人單純、善良,不善言辭,甚至有點「傻」,從來想不出人能有多壞、世道能有多險惡。她也從不會佔便宜,她曾負責採買辦公用品,但從不拿來己用;因拒絕收回扣,商家就給她送禮物,她卻全部交公。她對同事一視同仁,對領導也不例外。有因私事,需蓋章作假證明的,歐陽一律拒絕。她不惜力地幫助同事、學生。有學生因為家庭狀況無法交學費,並不富裕的歐陽就為他們捐款。她的為人得到大家的普遍認可。「不是說你不迎合不正之風,他們就不高興。雖然我做的事情並不符合人這兒的潛規則,但大家都很尊重我。」

通過歐陽,同事們基本上讀過《轉法輪》。4.25前後,她和同事們曾利用「工間操」時間一起在室外煉功,有二三十人之多。很多人都喜歡到她辦公室,每次午休,同事們就拿著午飯到她房間,包括有慢性病的同事,說跟她一起呆著舒服。因迫害她被降職為普通員工,可「在迫害剛開始的那兩三年,政府越說法輪功不好,他們對我個人的評價越高」。年終評先進,她總是票數很高。歐陽離開單位時,學院某部門負責人這樣評價她:「歐陽是咱們學校最好的人。」歐陽自己說:「高校裡人才濟濟,有才能、高學歷的人比比皆是。我沒什麼能力,但他們就是對我評價很高,其實是對大法修煉者的認可。」

(二)

「抓他就等於抓我」,要去反映情況

現年86歲的祁家老人,也講述了當年上訪前,發生在天津社會科學院鮮為人知的事情。「在4月24日,我們得到消息,天津社會科學院要召開一個關於法輪功的研討會。我因為家裡有個植物人老伴,到下午三點才脫開身,就和同修一起到了社科院的禮堂。我們到的時候發現裡外都坐滿了人,正圍繞著何祚庥刊登的詆毀法輪功的文章進行激烈的辯論。因為要照顧家人,我6點左右離開。剛到家,就聽說警察7點開始抓人、往卡車上扔人。

而遠在鞍山的法輪功學員王碧佳在4.25前一晚得到天津學員被抓的消息,連夜與自母親、另一位同修趕赴北京。「我們都是大法的粒子,抓他就等於抓我,要跟領導反映情況,想法很簡單。」可到了火車站發現,所有開往北京的火車、長途汽車全部停運。但她們去意已決,就打了出租車,路上發現高速被封,司機繞小道、開了十多個小時,終於在中午前後抵達府右街。「剛開始警察很嚴肅,後來看到大家很理性、善良,就問是怎麼回事,還有警察拿起大法書看。這一幕讓我永遠難忘。晚上學員撤離的時候,真是人山人海啊,我覺得十萬人都不止,但非常有序、安靜——懷大志而拘小節,這本身就是在證實大法。」

也有像本溪學員錢女士一樣在4.25早上煉功時才得知這個消息,趕到火車站時,沒票、沒車,她就和同修在車站等著,到了晚上,車站院子已聚集了近千名等車的大法學員,但大家都靜靜的坐著看書,等待隨時上車和北京的消息。她說雖然沒能親自趕去北京,但那晚上發生在本溪火車站的一幕也是莊嚴得令人動容。而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就像山東威海的張米妮,因無法及時趕到北京,就和當地學員一起走到當地政府反映情況。

(三)

沒有4.25之後的迫害就沒有今天瘟疫

1995年在北京得法的冉奉雲,為人謙和沉著、廣交天下,又重信義,給人一種踏實、可信賴的感覺。在他的帶動下,宿舍的同學跟他一起修煉;後行醫中,很多病人因他而得法。因堅持大法修煉,全家遭抓捕迫害、致使妻離子散、黑髮一夜皆白。

冉奉雲1999年4月25日當天從早到晚,與同修一起站在位於府右街靠近北醫三院的丁字路口,親自見證了歷史上的這一天。根據他的回憶並引述其他學員的估算,當天現場的法輪功學員有5-7萬人。過程中,他看到有黑色的紅旗轎車圍著中南海轉了兩圈。

「那實際上是一場正邪大戰。縱觀中共的歷史,歷次都是以暴力和流血來解決與人民的問題,6.4也是以流血收場的。而這件事情能以和平的方式處理非常難得。4.25開創了一個先例:當政權與群眾發生利害衝突的時候,可以通過和平對話的方式解決,無需武力。如果中共當初能按4.25當天的處理方式走下去,就不會有後來的迫害,也不會有今天瘟疫。」

大疫之下頤養正氣之法

冉奉雲對於傳統文化很有興趣,「古人講瘟疫是由瘟神掌管,瘟疫出現一般都是當權者昏庸不德;古人也講過,迫害修佛修道之人會遭天譴。中共對法輪功迫害長達20年之久,很多國家的政要、財團,以利益為大,放棄操守和原則,無視中共對人權的踐踏、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會在全球範圍爆發。」

中醫出身的他提到,《黃帝內經》是中醫古籍的經典,其中講到「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如果一個人正氣強大,邪氣就不容易侵襲,不易染病。中醫的‘正氣’相當於現代醫學的免疫力,而‘邪’相當於外在的各種致病因素。「現在的中共病毒沒有特效藥,要靠自身免疫力抵抗病毒。就需要我們自己「養正氣」。具體來講,正氣包括行正道、敬天地、循傳統、守道德、具善心、有良知等等。

古醫書中記載有不治之症的療法——改邪歸正、行大善事;古人也曾講到躲避瘟疫的方法,就是把自己做的不好的事情,誠心的向神懺悔,真心改過。」他還建議,華人可以通過以下方法養正氣:反對迫害人權、正信,為正義發聲,遠離中共、進行三退,匯入正流。

筆者札記:

孟子在《吾善養吾浩然之氣》中提到三點:一是浩然之氣「至大至剛」——極其浩大,極有力量;

第二,這種氣必須符合道義、仁德,否則就缺乏力量。第三,浩然之氣是長期在仁義和道德的頤養中生成,無法通過偶爾的義舉獲取。若行事問心有愧,浩然之氣會受損而缺失力量。想這浩然之氣,也就是冉奉雲提到的正氣了。

千百年來,人類歷史不斷在各朝代傳頌、演繹著仁義禮智信的主題,讓炎黃後世延續著文化之源,養護著浩然正氣。但自中共百年建黨、70年建政以來,用國家恐怖、屠殺和鮮血,戮滅精英階層和正義之士。在天安門屠殺後,再也沒有哪個群體敢大批站出來為正義發聲。就這樣,五千年來支撐中華的民族精神、擎天載地的浩然正氣,在中原大地蕩然無存了。

如果人失去了正義和良知,如果天地間不再有正氣,人類就失去了希望和存在的意義。古今中外的典籍都曾預言1999年地球的毀滅,也許並非無稽之談。就在這時,以「真、善、忍」為原則的法輪大法1992年悄然傳出,像一股清流,滌蕩著人們蒙塵的心,療愈著人們的傷痕,再次將希望和正義的種子播撒在這些人的心田。從4.25開始,到7.20,直到今天,千千萬萬個像歐陽、冉奉雲這樣的修煉者,承擔了歷史賦予的使命,頂著壓力,成為了在中共暴政下的一股正義的力量。正因為這股堅韌而善良的力量二十一年的堅守和巨大承受,人類歷史的正氣才得以延續,人類才能看到真正的希望。

在4.25上訪廿一週年之際,謹藉此文呈給普天之下的華人瞭解當年真相,並致敬那些在歷史的關頭挺身而出的大法弟子,他們以和平理性,開創了人類歷史上的壯舉,他們以自身的浩然正氣,鋪陳了在強權暴政之下可走的正義之路,成為了人類歷史航線上狂瀾黑暗中的燈塔,也正式拉開了人類歷史最為驚心動魄大戲的序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邱陽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