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上访 以浩然正气谱写历史(图)

2020-04-28 11:49 作者: 邱阳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99年北京4.25大上访的历史资料图片
1999年北京4.25大上访的历史资料图片。(图片来源:明慧网)

【看中国2020年4月28日讯】二十一年前的4月22-24日,在罗干和何祚庥预谋下,因天津媒体不公正的报道,法轮功学员申诉遭到警方暴力抓捕,警察要学员找北京信访部门解决问题。得到消息的法轮功学员连夜自发从中国各地前往北京,以亲身经历向政府陈情,并要求释放被抓学员、给予法轮功合法修炼环境、恢复出版法轮功书籍。时任总理朱镕基接见了学员,问题得到和平解决。

4.25开创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最和平理性、最公正无私的民间运动。江泽民协同中共,三个月后发动了对正信的迫害。而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镇压,即是对真、善、忍的镇压,中共把自己置于反神、反人民、反正义、反人性的邪恶位置,而法轮功学员也自此开启了彻底解体中共的大潮,踏上了长达廿一年讲真相、反迫害的征程。

(一)

1993年开始修炼的欧阳燕几乎见证了大法弘传至今的整个过程。欧阳个子不高,身材清瘦;肤色白皙,白里透红,很少皱纹;她戴着细边眼镜,眼神温和却带着股坚毅;利落的短发,只有微霜的两鬓提示着她年近古稀。她常挂着平和的微笑。从里到外透着一种宁静、祥和,在她身边的人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欧阳是与多病的先生和母亲一起开始修炼的。讲到得法的经历,不善言辞的她流露出按捺不住的开心和少有的兴奋,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我是流着眼泪、一口气读完《中国法轮功》这本书的,也有幸参加了师父的讲法班,整个人一下子就像醒了一样,从里到外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是知道我是谁、为什么来到这、一下就明白了生活的意义,也知道该怎么做人了。真是走路都想唱歌,不再觉得苦和累了。”欧阳母亲修炼后,三种癌症不翼而飞,先生也无病一身轻了。

1996年之前就搜集证据、罗织罪名

4.25前一天晚上,欧阳听到天津抓了法轮功学员,就决定向政府反映情况。“其实在很早,某些部门就开始搜集法轮功的材料,各种调查都以实名进行:法轮功好不好、祛病健身效果如何,我先后都填了二、三次。最后调查结果是‘百利而无一害’、祛病率达98%。他们甚至派公安在法轮功学员中卧底,但从未找到任何把柄。”

“后来就利用各种方式挑衅滋事,企图激起事端,都没得逞。就像1996年的《光明日报》诋毁法轮功的事件、1997年新闻出版署不让出版《转法轮》、1998年5月底6月初,北京电视台抹黑事件……我先后去了光明日报、新闻出版总署和北京电视台,也分别投递了真相信,每次都是善意的沟通,向他们讲述个人修炼后带来的身心变化。4.25也不例外,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多好人,怎么抓了呢?一定是搞错了。所以,我们决定到北京信访局上访。”

警察安排学员站到了中南海

“我想大家应该都是一个想法,就是要把自己修炼的经历讲给政府听。在炼功点我负责给大家买书。随着炼的人越来越多,每天都有人要书,书却很难找,再后来完全没正版的了。乌七八糟的书能出版,为什么这么好的书不让出?我觉得国家领导太该解决这些问题了。我当时就有这么一种冲动,跟谁都能讲,即使江泽民来了,我都能给他讲清道理。大法没有一点不好,为什么不让炼?为什么不能出书?为什么要抓好人?”

“我们一家三口,一大早就从家里出发,往北海那边走的时候,看见一路都有警察,马路中间也站着警察。现在想,他们是有备而来的。快到北海的时候被拦下来,警察问是不是为法轮功上访的,就让我们往回走,最后引着我们到府右街去了,说让我们在那等着。那时候人还不多,我们就站在了中南海西门对面。后来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学员。到快中午的时候,警察让我们往北走,说下午会有很多外地人要来,让我们把地方腾开。”欧阳同数万法轮功学员一起,站在北京的中心,静静等待着向政府领导人陈情。

和平解决后暗藏的杀机

“那天来了很多学员,但秩序非常好。刚生完孩子的产妇,带着才十几天的新生儿来到现场;第二天要考试的学生,带着作业和书本参与进来。大家互不相识,但互相调整:年轻的、能站的学员站在前排,年老、站累的,就在后边打坐、看书。“据多位学员回忆,为不阻碍交通,学员站在便道上,给行人留出可走的道;还主动指挥交通、自动收垃圾,都没人组织。路人也纷纷停下询问,大街小巷的店铺和住户都在议论这事,“有在家门口摆上茶水让我们喝的,有把家门敞开让大家用卫生间的,还有给大家送水、送点心的。整天感觉祥和、友善。”

可就在欧阳买吃的路上,遇到了上访的母亲。母亲得知了一些内部的、令人紧张的消息,也有家人借吃饭把学员叫回家,下午就没让他们再出来。晚上9点左右,听到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法轮功学员便静静散去。欧阳帮忙收拾遗漏的垃圾时偶然听到其他学员之间的对话,“意思是,他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因为大会堂那边、南边那几条街都已经停满了大量的大轿车和军车,准备拉人的。就说政府已经做好了准备,跟北京电视台的情形一样。”当年,欧阳路过电视台外边一个侧门的时候,看到院子里全是武警,背着抢。欧阳说“现在回想起来,中共是早就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没有大上访就不会招迫害”不成立

“很多人认为,如果法轮功不去上访,就不会招来7.20之后对法轮功的迫害。这种说法是错的。正好反过来。如果没有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制造的事端,蓄意设陷栽赃,就不会出现4.25的大上访。

如果法轮功学员不去上访,不维护和践行相信的“真、善、忍“,这个法将无存。法轮功是救人的,当大法被诋毁,我们都不吭声、不站出来,人类将无存。”

二十年来,欧阳耳闻过残酷屠杀、目睹过恐怖流血,亲历过迫害打压,流离失所和生离死别,对中共的本质有透彻的了解。她说:“回想起来,4.25就是给法轮功设的陷阱,等着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跳进去。”但她也讲到:“即使事先知道是陷阱,我也还是会去,因为大法不能被取缔。我们炼了这么多年,很多都是疑难病好了的,给国家省多少医药费啊,而且那么多好人,整个社会风气都发生了改变,每个人都是‘法轮大法好‘的见证人。”

迫害中被评价为最好的人

欧阳是传媒大学(当时的北京广播学院)某系的办公室主任,负责行政工作。她为人单纯、善良,不善言辞,甚至有点“傻”,从来想不出人能有多坏、世道能有多险恶。她也从不会占便宜,她曾负责采买办公用品,但从不拿来己用;因拒绝收回扣,商家就给她送礼物,她却全部交公。她对同事一视同仁,对领导也不例外。有因私事,需盖章作假证明的,欧阳一律拒绝。她不惜力地帮助同事、学生。有学生因为家庭状况无法交学费,并不富裕的欧阳就为他们捐款。她的为人得到大家的普遍认可。“不是说你不迎合不正之风,他们就不高兴。虽然我做的事情并不符合人这儿的潜规则,但大家都很尊重我。”

通过欧阳,同事们基本上读过《转法轮》。4.25前后,她和同事们曾利用“工间操”时间一起在室外炼功,有二三十人之多。很多人都喜欢到她办公室,每次午休,同事们就拿着午饭到她房间,包括有慢性病的同事,说跟她一起呆着舒服。因迫害她被降职为普通员工,可“在迫害刚开始的那两三年,政府越说法轮功不好,他们对我个人的评价越高”。年终评先进,她总是票数很高。欧阳离开单位时,学院某部门负责人这样评价她:“欧阳是咱们学校最好的人。”欧阳自己说:“高校里人才济济,有才能、高学历的人比比皆是。我没什么能力,但他们就是对我评价很高,其实是对大法修炼者的认可。”

(二)

“抓他就等于抓我”,要去反映情况

现年86岁的祁家老人,也讲述了当年上访前,发生在天津社会科学院鲜为人知的事情。“在4月24日,我们得到消息,天津社会科学院要召开一个关于法轮功的研讨会。我因为家里有个植物人老伴,到下午三点才脱开身,就和同修一起到了社科院的礼堂。我们到的时候发现里外都坐满了人,正围绕着何祚庥刊登的诋毁法轮功的文章进行激烈的辩论。因为要照顾家人,我6点左右离开。刚到家,就听说警察7点开始抓人、往卡车上扔人。

而远在鞍山的法轮功学员王碧佳在4.25前一晚得到天津学员被抓的消息,连夜与自母亲、另一位同修赶赴北京。“我们都是大法的粒子,抓他就等于抓我,要跟领导反映情况,想法很简单。”可到了火车站发现,所有开往北京的火车、长途汽车全部停运。但她们去意已决,就打了出租车,路上发现高速被封,司机绕小道、开了十多个小时,终于在中午前后抵达府右街。“刚开始警察很严肃,后来看到大家很理性、善良,就问是怎么回事,还有警察拿起大法书看。这一幕让我永远难忘。晚上学员撤离的时候,真是人山人海啊,我觉得十万人都不止,但非常有序、安静——怀大志而拘小节,这本身就是在证实大法。”

也有像本溪学员钱女士一样在4.25早上炼功时才得知这个消息,赶到火车站时,没票、没车,她就和同修在车站等着,到了晚上,车站院子已聚集了近千名等车的大法学员,但大家都静静的坐着看书,等待随时上车和北京的消息。她说虽然没能亲自赶去北京,但那晚上发生在本溪火车站的一幕也是庄严得令人动容。而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就像山东威海的张米妮,因无法及时赶到北京,就和当地学员一起走到当地政府反映情况。

(三)

没有4.25之后的迫害就没有今天瘟疫

1995年在北京得法的冉奉云,为人谦和沉着、广交天下,又重信义,给人一种踏实、可信赖的感觉。在他的带动下,宿舍的同学跟他一起修炼;后行医中,很多病人因他而得法。因坚持大法修炼,全家遭抓捕迫害、致使妻离子散、黑发一夜皆白。

冉奉云1999年4月25日当天从早到晚,与同修一起站在位于府右街靠近北医三院的丁字路口,亲自见证了历史上的这一天。根据他的回忆并引述其他学员的估算,当天现场的法轮功学员有5-7万人。过程中,他看到有黑色的红旗轿车围着中南海转了两圈。

“那实际上是一场正邪大战。纵观中共的历史,历次都是以暴力和流血来解决与人民的问题,6.4也是以流血收场的。而这件事情能以和平的方式处理非常难得。4.25开创了一个先例:当政权与群众发生利害冲突的时候,可以通过和平对话的方式解决,无需武力。如果中共当初能按4.25当天的处理方式走下去,就不会有后来的迫害,也不会有今天瘟疫。”

大疫之下颐养正气之法

冉奉云对于传统文化很有兴趣,“古人讲瘟疫是由瘟神掌管,瘟疫出现一般都是当权者昏庸不德;古人也讲过,迫害修佛修道之人会遭天谴。中共对法轮功迫害长达20年之久,很多国家的政要、财团,以利益为大,放弃操守和原则,无视中共对人权的践踏、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会在全球范围爆发。”

中医出身的他提到,《黄帝内经》是中医古籍的经典,其中讲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如果一个人正气强大,邪气就不容易侵袭,不易染病。中医的‘正气’相当于现代医学的免疫力,而‘邪’相当于外在的各种致病因素。“现在的中共病毒没有特效药,要靠自身免疫力抵抗病毒。就需要我们自己“养正气”。具体来讲,正气包括行正道、敬天地、循传统、守道德、具善心、有良知等等。

古医书中记载有不治之症的疗法——改邪归正、行大善事;古人也曾讲到躲避瘟疫的方法,就是把自己做的不好的事情,诚心的向神忏悔,真心改过。”他还建议,华人可以通过以下方法养正气:反对迫害人权、正信,为正义发声,远离中共、进行三退,汇入正流。

笔者札记:

孟子在《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中提到三点:一是浩然之气“至大至刚”——极其浩大,极有力量;

第二,这种气必须符合道义、仁德,否则就缺乏力量。第三,浩然之气是长期在仁义和道德的颐养中生成,无法通过偶尔的义举获取。若行事问心有愧,浩然之气会受损而缺失力量。想这浩然之气,也就是冉奉云提到的正气了。

千百年来,人类历史不断在各朝代传颂、演绎着仁义礼智信的主题,让炎黄后世延续着文化之源,养护着浩然正气。但自中共百年建党、70年建政以来,用国家恐怖、屠杀和鲜血,戮灭精英阶层和正义之士。在天安门屠杀后,再也没有哪个群体敢大批站出来为正义发声。就这样,五千年来支撑中华的民族精神、擎天载地的浩然正气,在中原大地荡然无存了。

如果人失去了正义和良知,如果天地间不再有正气,人类就失去了希望和存在的意义。古今中外的典籍都曾预言1999年地球的毁灭,也许并非无稽之谈。就在这时,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法轮大法1992年悄然传出,像一股清流,涤荡着人们蒙尘的心,疗愈着人们的伤痕,再次将希望和正义的种子播撒在这些人的心田。从4.25开始,到7.20,直到今天,千千万万个像欧阳、冉奉云这样的修炼者,承担了历史赋予的使命,顶着压力,成为了在中共暴政下的一股正义的力量。正因为这股坚韧而善良的力量二十一年的坚守和巨大承受,人类历史的正气才得以延续,人类才能看到真正的希望。

在4.25上访廿一周年之际,谨借此文呈给普天之下的华人了解当年真相,并致敬那些在历史的关头挺身而出的大法弟子,他们以和平理性,开创了人类历史上的壮举,他们以自身的浩然正气,铺陈了在强权暴政之下可走的正义之路,成为了人类历史航线上狂澜黑暗中的灯塔,也正式拉开了人类历史最为惊心动魄大戏的序幕。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