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意味深長的段子(圖)

2020-06-15 09:42 作者: 趙瑜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湖北 段子 徐遲 驢子
6月14日,湖北省博物館戴口罩的工作人員(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15日訊】好像是早幾年,只是好像,在作家方方的微博裡,看到過作家徐遲的一個段子

具體年代不詳,徐遲被下放到農村勞動。他的工作是趕牲口。當時的湖北省作協的一位年輕同志下鄉去看望徐遲。在這位年輕人的心裏,徐遲是一個讓他尊重的作協主席的形象。然而,等他輾轉找到徐遲的時候,徐遲正在地裡面趕牲口。大老遠地,這位年輕人就聽到徐遲邊甩鞭子邊罵那頭驢子,罵得極其難聽。與徐遲這位讓人尊敬的作家的形象,簡直千差萬別。

好在這位年輕人,並沒有當場就走,而是等到徐遲幹完了活,才找到徐遲。

徐遲便向他介紹說,這頭驢子是生產隊裡養的,之前養驢的人很會罵人。結果呢,他罵驢子的那些話很難聽,但是驢子聽懂了,能識別。徐遲剛下鄉的時候,哪學得會這些,所以,他對著驢子斯文地叫喊,驢子根本不理會。沒有辦法了,徐遲就照著那位農民的腔調,罵了幾句驢子,那驢子果然滴溜溜地聽話。

不知這是真實的故事,還是湖北省作協流傳下來的段子。然而,這個段子的意味太豐富了。

驢子是一個非常能幹的牲口。驢子幹起活來,不管流多少汗從不喊累。是人類相當好的莊稼幫手。然而,驢子好是好,卻只能聽得懂有限的話。這真是一件悲傷的事情。

想明白徐遲的段子,我們會發現,表達其實是分對象的。驢子只能聽得懂罵它的話,那麼,和他交流的時候,我們就只能選擇罵它。不然的話,當然是對它的不尊重。

徐遲曾試圖改變那頭驢子,結果呢,驢子因為聽不懂他的話,拒絕配合幹活。所以,徐遲只能改變自己的敘事策略。

這個段子雖然很像是一個笑話。然而,現實世界中,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其實也是如此的艱難。所以,廣告商才在很早的時候意識到了一個詞語:分眾。

我們活在一個分眾的時代。除了代溝、愛好溝、語言溝、食物溝,現在,連方方日記都是一個溝。

我們不能忽視這條溝的存在。溝將人的理解分開。當然,有些事情是分對和錯,以及真實和虛假的。然而,人都是活在各自的侷限裡。我們無法強迫另外一個人相信「你認為是對的」內容。

溝通並不是為了說服別人,而是找到雙方共同認可的內容。

差異是一個永遠都會存在的東西。人類也因為差異而豐富。如果所有的人認知都是一樣的,那麼,這個世界便成為可以單一的東西。只要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一個人有愚蠢的權利。因為,誰也不是先知,也許在他的眼裡,你恰好也是一個蠢貨。

溝通是讓人意識到差異的開始。有差異並不可怕,但是強迫別人必須接受自己,就違背了真理的原則了。真理從來不會威脅別人,因為,它就在那裡,所有的人遲早都會遇到它。而有些人遇到以後躲開了,那並不是真理的損失。

再一次回到那頭驢子身上,它其實是無辜的。因為,讓它聽懂了罵人的話的那個人,才是最開始的輸出者。如果驢子已經接受了罵人的訓練,那麼,後來的徐遲也好,疾遲也好,你只能按照這樣的規則來。

就不能重新洗牌嗎,對驢子進行文明禮貌的啟蒙,該有多好啊。我想說的是,放過你自己吧,因為人生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比如,找到一頭還沒有被農民罵過的驢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網路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