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令金融業讓利1.5萬億 銀行苦日子來了?(圖)

2020-06-19 09:43 作者: 郭施亮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李克強 金融 銀行
銀行屬於現代金融業的主體,同時也屬於國民經濟運轉的樞紐。(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6月19日訊】銀行屬於現代金融業的主體,同時也屬於國民經濟運轉的樞紐。銀行業的興衰,自然與國內經濟的發展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性。這些年來,銀行讓利的呼聲不少,歸根到底,還是在於這些年來銀行賺錢很多,銀行職工平均薪酬依舊處於各行各業的前列位置。

數據顯示,中國商業銀行2019年累計實現淨利潤2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六大國有銀行實現歸母淨利潤則為1.12萬億。至於A股上市銀行的人均薪酬情況,2019年人均薪酬超過50萬元的,分別有浙商銀行、平安銀行、招商銀行、杭州銀行以及南京銀行等,在國內所有行業中處於比較高的薪酬水平,銀行的職位也被市場認為是金飯碗。

最近一段時期,一方面體現在銀行讓利的消息,另一方面則是反映出市場對未來銀行利潤增速下降的擔憂,甚至有觀點認為,未來銀行業不排除年內出現零增長乃至負增長的現象。

根據最新的消息,李克強在國常會擬推動金融系統讓利1.5萬億元。1.5萬億,相當於商業銀行2019年淨利潤的75%,且這一規模已經超過了六大國有銀行去年全年的淨利潤水平。很顯然,假如單方面促使銀行業進行讓利,顯然也是並不合邏輯。

按照一般的定義,金融系統不僅僅代表著銀行業,而且還牽涉到保險等金融中介機構,甚至從大的覆蓋面上,還包括了股票、債券以及其他證券的市場。由此可見,如果認為金融系統僅代表了銀行業,顯然也是並不合理的。

需要注意的是,從此次國常會釋放出來的信號顯示,提出合理讓利,並非因讓利透支掉銀行業的盈利空間。歸根到底,銀行業在國內市場的影響非常巨大,且長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多年來,銀行利潤主要用於補充核心一級資本,且近年來隨著銀行風控難度加大,包括逾期60天進入不良等,對銀行業的考驗本身不少。作為國民經濟運轉的樞紐,銀行業自然承受著重要的使命,一旦銀行業利潤驟降,或因過多讓利降低了自身的抗風險能力,則可能會引發更多不確定性的金融系統問題。

因此,此次國常會強調的是合理讓利,且主要體現在引導貸款利率和債券利率下行,發放優惠利率貸款、實施中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支持發放小微企業無擔保信用貸款以及減少銀行收費等方面。由此可見,在實體經濟壓力不少的背景下,銀行業的合理讓利,既不影響銀行業自身的發展需求,不降低銀行自身的抗風險能力,而且還從一定程度上助推企業的發展,降低實體經濟的成本。

但是,對銀行業來說,今年的日子恐怕並不輕鬆。具體而言,一方面在於政策引導銀行合理讓利,銀行會採取更多的手段合理讓利,緩解企業的資金壓力;另一方面則是在於今年特殊環境下,銀行不良貸款風險會逐漸暴露,且本身具有一定的滯後性,對銀行的利潤增速可能會構成或多或少的影響。

在特殊的市場環境下,銀行可能需要做好中長期為企業減負助力的準備,合理讓利實體,並非意味著對銀行本身構成很大的衝擊,市場對「合理」二字仍然有待斟酌。但作為國民經濟運轉的樞紐,顯然並不會讓銀行業過度讓利,甚至冒險讓利,這本身也是存在一定的風險性。

銀行業存在加快讓利的過程,加上不良貸款風險的逐漸暴露,這是否意味著銀行的苦日子要來了?從中短期的角度來看,這系列因素會對銀行構成或多或少的影響。

截至6月17日,在已上市的36家銀行股中,僅有寧波銀行、招商銀行、常熟銀行以及紫金銀行尚未跌破每股淨資產,其餘上市銀行均已跌破了每股淨資產。其中,華夏銀行市淨率低至0.46%,北京銀行、民生銀行、交通銀行、中信銀行、江蘇銀行等上市銀行,均已經處於0.60%以下的水平。由此可見,上市銀行股的破淨幅度很深,無論從市盈率,還是從市淨率等角度分析,基本上處於歷史估值底部的狀態。

不過,並不會因為讓利而導致銀行利潤的大幅擠壓,因為這可能會引發更多不確定的金融風險。與此同時,在銀行讓利的同時,還會存在一系列的配套措施,例如存款利率下行、降准力度的持續加大等,對銀行業的發展,也是存在較大的影響。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