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最恐怖後遺症?ICU病人長期被幻覺折磨(圖)


武漢肺炎最恐怖後遺症?ICU病人長期被幻覺折磨
2020年7月1日,醫生在ICU正為一名武漢肺炎患者做物理治療。(圖片來源:MIGUEL SCHINCARIO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7月8日訊】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已經超過半年,對中共病毒的認知,醫學界和專家們還有很多未知領域。最近有一篇報導稱,武漢肺炎的可怕不光在於它對肺部的摧殘,更在於感染後無法預測的諸多後遺症。而嗅覺失靈、視覺下降等症狀,這些都還不是最折磨人的部分,有不少患者都不約而同的談到了ICU譫妄症,那是一種陷入恐怖片般的體驗。

英國姐報報導,一位武漢肺炎重症患者Kim Victory,講述了她在ICU時腦海中產生的幻覺——火舌蔓延了她的全身,她無力掙脫最終被火嚴嚴裹住,就在瀕臨被吞沒的瞬間,她卻變成了一座豪華游輪上的雕塑。再轉眼,她又躺在一個日本實驗室,成為可怕的人體試驗品……

報導稱這種陷入恐怖片般的體驗,是很多武漢肺炎病人都有的症狀,它被稱為ICU譫(zhan)妄症。

武漢肺炎走了 噩夢來了

幾個月前,Kim Victory感染武漢肺炎,成為一名重症患者,被送入ICU。在治療期間,由於使用大量鎮靜劑,她患上了ICU譫妄症。

這種症狀聽看上去好像跟人做噩夢差不多,但ICU譫妄症病人在產生幻覺時並沒有睡著。

而Victory因為幻覺的騷擾,常常使她難以控制情緒,以至於有天晚上,她突然拔掉了呼吸機的呼吸管。還有一次,她從椅子上摔下來,倒在重症監護室的地板上。

什麼是ICU譫妄症呢?

據美國精神病學會(APA)的定義,它是一種急性腦功能的意識和認知障礙,又稱ICU精神病、ICU綜合征、急性精神錯亂狀態、急性腦衰竭等。是ICU危重患者的常見病症,80%的ICU患者都有過這樣的症狀。

簡單來說,譫妄患者的精神狀態會突然變化,或突然陷入困惑,持續時間由數小時至數天。

這個猛地看上去會有點像痴呆症,但ICU譫妄症與它最大的區別就在於,痴呆症是一種隨時間發展的慢性狀態,而譫妄是短期疾病,突發且一旦發作,反應劇烈。

所以常會發生生病之前精神狀況良好的人,在重病送入ICU後,突然就精神失常起來的情況。

研究表明 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與神經系統症狀有關

ICU譫妄症之所以在武漢肺炎患者中尤其常見,主要是因為他們有著共同的生存環境:大腦缺氧和使用鎮靜劑。

進入ICU的重症武漢肺炎肺炎患者,本身存在低氧的症狀,因此需要長時間的使用呼吸機。也就意味著他們需要更長的時間、劑量更大的鎮靜劑,這完美契合了ICU譫妄症的發生條件。

也是因為這個,有人說,武漢肺炎病毒的大流行簡直就是譫妄症的工廠。

舊金山加利福尼亞大學神經病學系主任Andrew Josephson表示,雖然武漢肺炎病毒和ICU譫妄症之間的關係還不能就此定論,但可以確定的是,武漢肺炎肺炎導致的精神病學問題,比其他身體上的後遺症更加普遍。

ICU裡的盜夢空間

有數據表示,在醫療救治過程中使用鎮靜劑,會導致高達80%的患者出現致幻狀態,在此期間,他們會形成虛幻且恐怖的視覺圖像。患上譫妄症的武漢肺炎病人,都活在一個個盜夢空間中,拚命想要逃脫。

69歲的Ron Temko,確診武漢肺炎前是一家抵押貸款公司的高管。他因使用高劑量鎮靜劑出現了強烈的譫妄症狀,他甚至能清晰的講述他在幻覺中被綁架的經歷:

他看到自己的手錶被一個男人偷了,然後將其變成了導管插在自己身上(其實他的手錶根本沒有戴到醫院去)。這個男人向Temko播放了前美聯儲主席的錄音,並告訴他,你知道太多了,所以你永遠別想離開醫院。

從那以後,Temko常常看見一個會旋轉的人頭在盯著他,而且每次這個人頭開始旋轉,就會有一根釘子扎進他的頭顱。

Temko絕望地講述著自己的幻覺,他說:我不知道我是想活下去還是去死。戴上呼吸機的三週後,被恐怖幻覺折磨到崩潰的Temko請求家人殺了他。

由於有呼吸管無法說話,特姆科在病床上搖搖欲墜的寫道:AK-47,然後他指著自己的脖子,希望家人一槍崩了他。

報導稱,Temko第一次被插上呼吸機時,醫生為了保持他意識的清醒,只使用了一種較輕的鎮靜劑異丙酚。

但不久後,Temko的呼吸衰竭惡化了。他的血壓驟降,病情加劇,必須完全依靠呼吸機維持生命。醫生也因此使用了更重的鎮靜劑,給他做了全麻。

改用的苯二氮卓類藥物咪達唑侖,和阿片類藥物芬太尼,都加劇了他的譫妄症狀。現在,在醫院住院60多天的他康復,但仍然常常感到注意力分散和焦慮,不得不經常去看精神科醫生。

而即使是短暫進入ICU病房的倖存者,仍有可能患上譫妄症。

57歲的Anatolio是一位主持人,平日裡主持著一檔廣播節目。在被確診後,他來到馬薩諸塞州綜合醫院接受了短短四天的插管手術,期間未接受易致幻的強鎮靜劑。

但在輕微鎮靜劑起效後,他開始聽到隆隆聲,看到一閃一閃的光,身邊圍著一圈人在為他祈禱。

就算在病情轉好,呼吸機拔下後,里奧斯也經常陷入恐怖的幻像中:房間裡有一個長得像吸血鬼的女人……我看到人們躺在地板上,就像他們死在ICU裡一樣。

如果醫院的一名員工拿著一張紙向他走來,他會以為那是要拿來絞死他的絞索。最嚴重的是,他常常向醫生詢問門是不是防彈的。因為他看到大廳外面的人都拿著槍,正在威脅他。

作為里奧斯的主治醫生,Peggy Lai很清楚他的病人正在經歷的是一種由譫妄導致的幻覺。尤其是在呼吸機斷開後,里奧斯作為一個主持人,說話含糊不清,每次對話只能一、兩個字的回答。

類似的情況還有38歲的信息技術經理Nic,他在醫院呆了18天,其中只有7天被插上呼吸機。

「我對ICU的記憶比想記住的要多。我做了這些可怕的夢,那是一夜又一夜的折磨。我想過讓他們拔掉呼吸機,因為實在太痛苦了。」Nic表示。

即使在出院後,譫妄的症狀仍然伴隨著他:常常感到喘不過氣;突然間陷入困惑;寫下一些東西,但並不是他想傳達的意思等等。

漫長而痛苦的恢復期

有來自醫院機構研究的早期數據表明,所有年齡段的武漢肺炎住院患者中,有三分之一表現出譫妄的跡象。其中,三分之二的重症患者都明確患有譫妄症。

相當高的比例引起了醫護人員的擔憂,由於患有譫妄症,患者變得動彈不得或身體虛弱,進而需要更長的住院時間,導致更多併發症,需要長期護理或發展為認知障礙,包括痴呆等長期治療的疾病。

識別譫妄症的教程目錄

但唯一的好消息是,譫妄症有30-40%的機率是可以預防的。

哈佛醫學院的醫學教授Sharon Inouye創建了世界上使用最廣泛的教程和一項計畫來識別譫妄症,已經幫助數百家醫院減少了約40%譫妄症患者。

由於突然講話不暢和思想混亂,卻難以解釋;又或者對日常事件、工作以及熟悉的人感到困惑等症狀,接近一半的武漢肺炎肺炎治癒者無法重新上班。

加拿大神經學家說,我們已經知道ICU的倖存者很容易認知障礙。目前得到治癒的武漢肺炎患者的越來越多。但我不得不說,對他們來說,離開ICU並不是結束,只是他們康復的第一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