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批中共大外宣低效荒謬(圖)

2020-07-29 09:00 作者: 白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普京在閱兵中(圖片來源:Sergey Guneev - Host Photo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7月29日訊】一些俄羅斯媒體批評說,中國在俄宣傳活動無能和滑稽可笑。兩國的外宣合作更不平等,中國僅樂於在俄羅斯宣傳新疆維吾爾人如何能過好生活,但卻禁止俄羅斯在中國宣傳被吞併的克里米亞的情況。俄羅斯更不滿中國甚至封殺了普京的文章。

瞭解俄羅斯人才不足 家庭婦女幫中國外宣

為了與西方世界和美國爭奪話語權,講好所謂的「中國故事」,中國近些年來不惜砸下重金積極推動大外宣。特別在國際政治格局和美中關係發生變化之際,中國比過去更加重視大外宣。俄羅斯媒體說,中國同樣積極推動英語世界之外,針對俄羅斯的外宣活動。中國俄語外宣部門的規模僅在中文和英文之後,目前排名第三。

俄羅斯有影響力的網際網路媒體「墨杜薩」和屬於自由派的「莫斯科回聲」廣播電臺7月27日在長篇報導和一檔節目中指出,中國在俄羅斯的大外宣效果非常不好。在網際網路上的文章無人問津,手機上的文章閱讀量排在後面,在俄羅斯社交媒體上,中國大外宣文章的點讚數量更屈指可數。

報導說,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主要是瞭解俄羅斯的人才嚴重不足。優秀的俄羅斯記者都不願意去中國外宣機構工作。中國俄語大外宣部門中的專業人才極少,其他許多人都是俄羅斯家庭婦女出身。她們僅知道俄語文法中的逗號位置,但卻對國際政治一竅不通,同時也不瞭解中國國情。

報導說,因為這些俄羅斯家庭婦女們的丈夫都是中國人,對比那些專業人士來說,中國官員更信任她們,知道她們不會惹麻煩,能讓官員們放心。

報導說,中國同樣嚴重缺乏優秀的研究俄羅斯問題的專家和人才。相比之下,中國從事對美宣傳的英語大外宣卻不乏專業人士。在英語外宣中,中國同時也知道如何從美國等一些西方專業媒體中吸取經驗和靈感,顯示中國外交方向常年把美國當作重點,把主要資源都用來對付美國和西方,俄羅斯則處在次要位置。

黨媒遠離受眾 但不在乎撒錢

中國在俄羅斯外宣失敗的另一個因素是中國官媒和黨媒的天然屬性。那就是僅重視灌輸和宣傳,為完成上級下達的任務,不惜大筆撒錢,但卻不在乎受眾感受,也不願意與受眾互動溝通並聆聽反饋。報導引述媒體專家的話說,如果中國能對自己的俄語外宣受眾群體調查和分析檢討,中國外宣體系可能會被打碎重頭來。

其中的一個例子是,中國在俄羅斯宣傳「兩會」時,為了避免單調乏味,特別花錢請人製作節目,以中俄大學生說唱的方式在網上播出。但看過那段視頻的俄羅斯漢學家們說,視頻內容質量之低根本無法堅持看完。更加荒謬的是,視頻中提到中國反腐時,竟然使用了打擊騙子和小偷的提法。這是俄羅斯主要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經常使用的批評普京的口號,從中可見節目的中國製作者根本不懂俄羅斯國情。

另一個例子是,俄羅斯政府出版的俄羅斯報在7月18日刊載了「人權在新疆沒有遭到侵犯」的文章,其中的言辭如同中國高官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內發表講話。

受眾不懂官話 外宣成嘲諷笑料

中國在俄羅斯大外宣中使用的措辭被稱作八股式的官腔,如同上個世紀50年代的蘇共官話,很難適應今天的俄語受眾,讓許多俄羅斯人十分陌生。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中國大外宣所用的語言像農村話,本來沒有人會看那些文章,但由於俄羅斯有龐大的穆斯林群體,更有很多人來自中亞,他們都關心新疆問題,7月18日那篇談新疆人權的文章因此引起了很多人注意,但效果卻適得其反,甚至會損壞中國形象。

尼科里斯基說,在關注和研究中國的分析人士和學者圈子中,中國在俄大外宣水平之低,早已不是新聞,經常成為人們嘲諷的笑料。

尼科里斯基:「有時一旦遇到非常可笑的材料時,圈子裡的人都彼此轉發,大家都嘲笑如此低水平的外宣材料竟能登場。我看到今日俄羅斯電視臺(RT)曾播放過一個近一小時的節目,談論俄羅斯婦女嫁給中國男人如何好等等,節目如此荒唐,給人的印象是,中國大外宣不是在給俄羅斯人講故事,而是針對中國人宣傳。」

外宣合作 批評普京在中國噤聲

與此同時,中國與俄羅斯在大外宣領域近些年來不斷加強合作。兩國相互在對方舉辦媒體年活動。兩國外宣領域主管人員頻繁互訪並參加各種活動。兩國主要官媒簽署了許多戰略合作協議和文件。中國媒體大量轉引俄羅斯大外宣機構,衛星網和今日俄羅斯傳媒(RT)的各種全球報導。俄羅斯幾大主要官媒也同樣大量翻譯和發表中國媒體的報導。

雙方還相互交換各自自作的宣傳資料。有媒體學者統計過,在俄羅斯官媒的報導中,每月有多達一百多篇中國製作的外宣材料,內容涉及新疆、西藏、香港等等。疫情爆發後,中國外宣部門與今日俄羅斯傳媒(RT)共同製作了有關病毒方面的節目。

中國也同樣在自己的媒體報導中只說俄羅斯好話。媒體專家說,在中國媒體上幾乎看不到有關批評普京和批評俄羅斯的報導。類似報導全被噤聲。

北京不讓俄羅斯外宣影響中國社會

但俄羅斯媒體認為,兩國的大外宣合作並不平等,中國佔盡便宜。其中更反映了兩國關係彼此猜疑,相互利用的本質。因為北京僅願意利用俄羅斯講中國故事。但北京卻嚴格限制俄羅斯利用中國媒體平臺,推動俄羅斯的大外宣來影響中國社會,因此導致俄羅斯大外宣在中國的活動範圍收窄。

比如,中國可以在俄羅斯的官媒上刊載文章,介紹新疆維吾爾人如何能過上幸福生活。但俄羅斯卻無法在中國的人民日報或是新華社上發表同樣的宣傳材料,介紹克里米亞被俄羅斯吞併後,當地人的日子過得更好。

克里米亞的韃靼人被認為是當地原住民和主要居民,曾遭受蘇聯迫害的克里米亞韃靼人支持烏克蘭,反對俄羅斯吞併。人權團體也不斷批評俄羅斯安全機構迫害克里米亞韃靼人。但如今,當俄羅斯想在中國發布宣傳資料,介紹克里米亞韃靼人如何擁護莫斯科和普京時,但卻被中國禁止。

中國的舉動被認為不想得罪烏克蘭。中國一直強調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針對克里米亞被吞併,中國也未明確表態,完全站在俄羅斯一邊。

中國封殺普京文章俄羅斯不滿

俄羅斯媒體說,更讓莫斯科氣憤的是,中國甚至封殺了普京的一篇重要文章。

普京6月下旬曾在俄羅斯擁有影響的一家美國雜誌上發表二戰勝利75週年的文章。文章為二戰爆發前夕納粹德國與蘇聯,希特勒和斯大林相互勾結,以及蘇聯瓜分和吞併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辯護。普京的那篇文章立刻招致許多歐洲國家的批評,特別引起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的憤怒。有的波羅的海國家甚至召見俄羅斯大使表達抗議。

分析人士尼科里斯基說,俄羅斯特別把普京的文章翻譯成中文,並放在了俄羅斯的大外宣衛星網上,但普京文章的中文版至今不能在中國看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