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淳風是怎樣妙測天機的?(圖)


唐代高人李淳風與唐太宗
唐代高人李淳風與唐太宗。(手繪插畫:志清/看中國)

李淳風是中國唐朝初年岐州雍人(今陝西省),岐山縣唐朝的政治人物、天文學家和數學家。生於西元602年卒於西元670年,父親李播是隋高唐尉,後為道士,道號黃冠子,著有《天文大象賦》。淳風早年學道於天台山,通曉天文星象,最早是隋煬帝的司監官。唐初,指出《戊寅元曆》的錯誤,麟德二年(665年),改用李淳風的《麟德曆》。

劉餗的《隋唐嘉話》記載淳風能預測日蝕,唐太宗頗不信其言,李淳風說:「有如不蝕,則臣請死之。」一日唐太宗等不至日蝕,於是對李淳風說:「我放你回家,和老婆孩子告別。」李淳風在牆上劃了一條標記說:「尚早一刻。等到日光照到這裡時,日食就出現了。」後來果「如言而蝕,不差毫髮」。

一日李淳風與張率同皇帝出遊,有狂風從南面迎來,李淳風認為在南面五里處一定有人在哭,張率則認為有音樂聲。後來果然有一支送葬儀隊經過。

相傳與袁天罡跟唐太宗出遊,看見河邊有兩隻赤毛和黑毛的馬。太宗要他們推算哪隻馬先入河。袁天罡佔得離卦,離為火,便猜似是火般赤毛的馬先入水。李淳風則認為,鑽木取火,應先見黑煙才見火,便猜是黑毛的馬先入河。結果李淳風猜對了,但他卻謙稱要不是袁天罡,他就不能推算出煙和火的奧妙關係了。

貞觀十五年(西元641年)李淳風任太史丞,撰《法像志》,貞觀二十二年(西元648年)任太史令,奉詔註釋《算經十書》。一日,唐太宗得到一本秘讖,上面說:「唐中弱,有女武代王。」,李淳風預知武後將稱帝且改變之會造成不能預計的後果。唐高宗時,李淳風以劉焯的《皇極曆》為據,編成《麟德曆》。李淳風還編撰有《推背圖》、《典章文物誌》、《秘閣錄》、《乙巳佔》等書。《舊唐書》、《新唐書》皆記載李淳風曾研製「三重環」渾天儀。

又傳,唐太宗寵幸武則天,封她為才人。李淳風提醒太宗,武氏將會亂政,太宗只是半信半疑。李淳風於是預言今科狀元為「火犬二人之傑」,果然是狄仁傑(狄字可拆為犭和火字)高中,太宗只好把武則天放逐為尼。

李淳風後來以星卜名聞當世,後世相傳他的靈異事跡很多。《推背圖》相傳為李淳風和袁天罡所著,是一本著名的中國預言奇書,與劉伯恩的燒餅歌齊名。

言歸正傳,下面談談民間傳説的他的測字奇事:

奇事一:

李淳風有一個堂妹將要生小孩,請李淳風替她測字,預測是生男或生女?

堂妹寫一個「元」字。

李淳風說:「『元』的形狀像二八,巽卦的像,巽是女,因此必定生女孩。」後來生產時果然得一女嬰。

奇事二:

京都長安有一個商人買了一批鹽貨,由東海運來,千里迢迢,據說途中遇到暴風雨,但是不知詳細情況。於是商人向李淳風請教這批鹽貨,情況如何?李淳風叫他寫一個字,測測看,商人寫了一個「四」字。

李淳風看了說:「買賣俱空(四字像買字也像賣字),欲罷不能。(也像『罷』字,但不缺少『能』字。)」商人問其緣故,李淳風說:「『四』字乃『罷』字之頭,但下無『能』字,即使現在停止運輸或者退貨,也都來不及了。」

後來貨到時,果然損失慘重,鹽怕雨水,因途遇豪雨,十萬斤鹽,只剩下五萬斤不到了。

奇事三:

有一天,有一個中年人興致勃勃地找上李淳風,說是其妻一直未生,如今懷孕,即將生產,不知是生男或生女?李要他寫一字,中年人望子成龍,就寫了一個「龍」字。李一看,苦笑不已。

中年人驚慌問李淳風為什麼苦笑?李淳風說:「先生所寫的龍字,歪歪扭扭,似龍非龍,勢將難產。」

中年人大驚,但李又仔細的端詳了一下向那位中年人說:「看先生的容貌,心地尚善,夫人雖難產,尚無凶險。只不過小孩子『充耳不聞也』。」中年人不懂,說:「請先生再講明白,充耳不聞是什麼意思?」

李說:「先生所寫之『龍』字,下面多了一點,頗似『聾』字,聾人不是充耳不聞嗎?」

「莫非生下之嬰兒是聾子?」

「正是。」

「不知是男是女?」

「應該是一男嬰。」

「不知先生可否告知你為什麼會推測是男嬰?」

「剛才一個幼童在門外小便,把尿射到本館的台階上,所以判為男嬰。」

果然,第三天中年人得一子,卻是先天的聾子。

奇事四:

有一天,一個婦人求拆一個「亞」字,問李淳風前途吉凶如何?

李淳風一看這女人,三角眼,一臉橫肉,知非善類。他說:「有心為惡」。「亞」字加上個「心」字即為「惡」字。

婦人不由臉紅,而且十分緊張。於是婦人又寫「一」字,請測。

李淳風一看說:「生死不明也」。因為「一」字是「生」字之尾,「死」字之頭也。

婦人神色曖昧而去。李淳風一打聽,知道這個婦人夫家姓唐,嫁入唐家七年未曾生育,而她的大嫂卻一連生了一男一女,不免妒嫉。這時大嫂又懷了身孕,這婦人心生惡念,藉故想把大嫂撞倒而流產。

所以李淳風測之為「有心為惡」,而且小孩子「生死不明」,可謂神機妙算也。

奇事五:

有一天李淳風剛好有事外出。有一個少婦來李淳風家中,看李淳風不在,於是請求他的徒代測一下。徒弟問少婦來測字的目的,少婦說:「測其夫何時歸來,因為她的丈夫外出經商三年沒有回來了。」她隨口說,就測這個「扇」。

李淳風的徒弟看見少婦手中拿著一把摺扇,但扇骨與扇面紙已破碎脫離,且匆忙間又把這扇子掉到地上。

李淳風的徒弟,連連搖頭嘆氣說:「大嫂!請恕我直言,骨肉分離。你回家為他準備後事吧!」

婦人萬念俱灰,悲泣回家,這時正是大熱天。少婦在半途中,熱得汗流浹背,受不了。看四下無人,隨即解除背心,放在樹腳旁,稍事休息再行。忽然看見李淳風緩步走來。

李淳風問婦人為何悲泣,婦人說了其徒弟測字的事。李笑說:「小徒不學無術,有欠深思。俗語說:「整衣見父,脫衣見夫,回家去準備一下,你丈夫馬上就要回來了。」

婦人半信半疑,返家當日傍晚,其夫果然衣錦榮歸,還發了財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