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紅冰熱點】習近平的夢魘 中共天敵——V字旅、中國自由軍橫空出世(視頻)

自古英雄出少年,中國自由軍-東亞大陸大變革的導火索的點燃者,行使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引領中國人走出對暴政的恐懼!

2021-03-16 12:31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7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袁紅冰熱點】習近平的夢魘中共天敵——V字旅、中國自由軍橫空出世
袁紅冰熱點(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3月16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據《自由聖火》網站最近報導,中緬邊境地區高山密林中,建立的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包括V字旅和中國自由軍的迅速發展,引起了中共當局和習近平的極大恐懼。據中共體制內良知人士透露,去年11月,中共當局出動警察四萬人、武裝警察一萬一千人、軍隊八千五百人,沿緬甸和雲南邊境全線,對反抗中共暴政的武裝政治組織基地進行了秘密圍剿。但最終不僅沒有剿滅,反抗基地反而迅速壯大發展。目前中共當局全面封鎖相關信息,並正在中緬邊境秘密修建電網隔離牆,以防該組織在中國民眾中產生連鎖示範效應。那麼,作為中國民眾,應該怎樣看待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看中國記者就此採訪了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學家袁紅冰教授。

V字旅、中國自由軍橫空出世-劃時代事件

袁紅冰認為,中緬邊境的V字旅和中國自由軍等武裝反抗政治基地的出現,具有里程碑意義。「當代中國的民主革命黨人,呼喚這種民主革命,研究民主革命的理論,通過人民起義反抗中共暴政的理論,已經有很多年了。那麼V字旅和中國自由軍的出現,或者說中緬邊境地區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的出現,這是當代中國民主革命,第一次真正的政治事件,也是當代中國人行駛在(中共)暴政前起義權利的第一次事件。

以前也有一些反抗中共暴政的英雄,如像楊佳孤膽英雄。但是他只是以個人的名義在做,行使人民在暴政前的起義權。這一次V字旅、中國自由軍,中國自由軍的全稱叫做中華自由閃電軍,特別是中緬邊境地區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的建立,這是近代史上,在中共建政以後,中國人第一次以政治團體、政黨的名義,以革命黨的名義,來行使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因此我把這件事情稱作是一次劃時代的事件,它將使中國人民反抗暴政走入一個新的時代,因此它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行使人民在中共暴政前有起義的權利

袁紅冰指出:「當一個極權專制的政權,用國家恐怖主義的暴力,剝奪了人民追求政治自由、思想自由、經濟自由和文化自由的權利的時候,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就有權利通過全民反抗以致人民起義,徹底的摧毀極權專制的暴政。

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是幾百年前盧梭先生最早提出來的。整個歐洲和北美,在相當程度上,是通過行使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才獲得了今天的自由和民主。比如說,如果歐洲沒有當年的尼德蘭革命等一系列的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如果不行使這些權利,那麼歐洲可能今天還在中世紀的黑暗中徘徊。如果美國人民沒有行使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通過獨立戰爭贏得自己國家主權獨立的話,那麼北美大陸,今天可能還只是大英帝國的殖民地。所以在整個人類歷史的角度看,總體上來講,是人民通過行使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才獲得了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

當前的中國,面對中共暴政這樣一個人類歷史上最凶殘、最狡詐的極權專制統治,人民如果放棄了民主革命的權利,就等於放棄了一切。而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是當代民主革命的一個核心的議題。

那麼這一次V字旅和中國自由軍,特別是中緬邊境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的建立,就是當代中國人,第一次開始真正的行使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

行使暴政前起義權和恐怖主義的根本區別

袁紅冰進一步論述了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和恐怖主義的根本區別。「如果談論恐怖主義,我們必須首先確認當代的世界上有兩種恐怖主義,一種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宗教性的恐怖主義;另外一個就是中共暴政的國家恐怖主義的極權專制統治。那麼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和這兩種恐怖主義的區別,那是天地之別,是極其明確的。

什麼叫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恐怖主義?是為了實現一些極其狹隘的極端主義的宗教的目標和利益,而對於社會進行不特定的攻擊,造成生命和財產的損失,從而形成一種社會恐怖的氣氛,來實現他們的狹隘的極端的宗教的目標或者宗教的利益。

這種恐怖主義和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它的原則的區別我想至少有兩點。第一點目的不同。更具體的講,就是在當前的中國,人民行使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目的是使中國進入自由和民主化的歷史進程,是為了摧毀中共暴政,在中國大陸創建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

第二點就是對象不同。伊斯蘭原教旨恐怖主義,他們的打擊的對象,是不特定的人的生命和財產,簡單的講,就是他們為了實現自己的目標,可以濫殺無辜,可以摧殘無辜者。

更具體的對中國人講,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所打擊和懲罰的對象及目標也是有明確界限的。人民行使起義的權利,目的就是為了摧毀中共暴政這種國家恐怖主義的極權專制,因此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可以說是中共國家恐怖主義暴力的天敵。」

中共是當代最大的反人類國家恐怖主義

袁紅冰進一步表示,在中國,人民起義所打擊和懲罰的對象,就是那些對中國人民和東亞大陸上各民族人民所犯下的反人類罪行的中共國家恐怖主義的暴力機器。中共暴政它的國家恐怖主義暴力主要針對的對象,就是追求自由和民主的人們,它們就是要用國家恐怖主義的暴力,對東亞大陸上的各個民族,實行共產黨文化性的種族滅絕,這就是中共暴政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而人民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就是要摧毀中共暴政的用國家恐怖主義暴力,對東亞大陸各民族實行文化性的種族滅絕的統治,就是要奪回中共暴政用國家恐怖主義暴力摧殘人民的自由權利,把人民變成它的政治奴隸的這種政治體制。那麼顯然就是人民在暴政前的起義權,和中共暴政的國家恐怖主義之間,是互為天敵的關係。」

中共圍剿遭到失敗

據悉,因為中共的全面封鎖,網上鮮有相關信息的報導。袁紅冰在採訪中披露了該組織的一些基本情況。「在2020年的九月份,V字旅發表了一個政治宣言性的視頻,正式宣布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已經在中緬邊境出現,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力量,也就是V字旅,也已經正式進入歷史。

去年11月,中共當局就聯合收買緬甸的軍閥,某些軍閥,同時中共自己也派出軍隊,秘密進入緬北地區,對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進行軍事圍剿。結果反抗中共暴政的力量,犧牲了大概有150人左右,而中共暴政和他們收買的軍閥軍隊,有七、八百人的傷亡。也就是說,中緬邊境的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政治力量,不僅沒有被共匪消滅,反而更加強大了,現在在中緬邊這片原始叢林中,有十多個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團體,人數已經發展到數千人,可以說是兵精糧足。

V字旅在今年的中國新年之際還發過一個視頻。在視頻裡,V字旅先用一把左輪手槍開了六槍,然後又用另外一把手槍,開了四槍。它的意義不僅是在於紀念六四,而且在表明一種在紀念六四的同時,他們更要汲取六四的教訓,那就是在中共暴政面前,進行所謂跪在那裡,祈求中共進行改良的這種做法,是不可能使中國走上自由民主。他們用先開六槍、再開四槍的這種方式,作為一種行為藝術,表明他們的一種政治意志,從此他們走向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道路。」

在十一月份反圍剿勝利之後,這十多個反抗力量又組建了一個‘中華自由閃電軍’這樣一個協調性的平臺,簡稱叫做‘中國自由軍’。在前不久,《自由聖火》網站再次復刊,並宣布了有兩項天職。第一項就是摧毀共產黨文化,重建我們中國人文化的祖國。第二個是呼喚革命,摧毀中共暴政。和第二項使命相適應,現在復刊的《自由聖火》網站,同時也承擔著‘中國自由軍’和V字旅的訊息發布平臺的使命和責任。」

中國自由軍作用-引領中國民眾覺醒走出恐懼

據悉,有一些人對V字旅、中國自由軍的真實性產生疑問。袁紅冰對此指出,這可能有幾種情況。「中共暴政對V字旅的出現,產生了極大的恐懼。它怕V字旅、中國自由軍所產生的示範作用。我們大家都知道,在過去中共建政的七十多年中,一個最常見的現象,就是中共暴政為刀俎,而普通民眾為魚肉,人們匍匐在中共暴政之下。無論它怎樣的踐踏,怎樣的摧殘,只敢發出一些抱怨和進行一些跪在地上的維權。而V字旅和中國自由軍,他們的橫空出世,最主要的社會價值和意義就在於,引領整個中國民眾走出對中共暴政的恐懼。只要民眾廣泛的走出了對中共暴政的恐懼,那就是中共暴政崩潰的時刻。

有的人說共產黨有幾百萬軍隊,有原子彈,有核武器,有那麼多警察,你們幾千人算什麼?他們根本就不懂得一個基本的道理,軍隊是哪裡來的?軍隊也來自社會,警察也來自社會。只要社會覺醒了,只要人民覺醒了,民變引發軍變,引發警察的倒戈,那就是一個必然的現象。

據我瞭解到的,V字旅和自由軍的成員都是年輕一代,許多是90後,也有相當一部分是00後。他們在用自己的行為在應證那句話‘自古英雄出少年’,是我們中國人中的英雄,他們正以自己英勇悲壯的行為,引領整個中國走出中共暴政的恐懼。

混在海外民運中也有一些五毛偽類,他們長期散佈著對中共暴政的改良主義的幻想,反對民主革命,反對人民行使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因此如果他們承認了V字旅和中國自由軍的存在,就等於承認了他們自己整個一生所堅持的那個改良主義的錯誤,所以他們不願意承認。

那麼還有一種不敢承認。他們已經喪失了承認這個世界上有英雄存在的能力,用黑格爾的一句話叫做‘庸人眼中無英雄’。這些人有的時候可能只敢對中共暴政發一些牢騷,他們寧肯老病而死,也不敢和中共暴政決戰而死。而這批少年英雄的出現,正好應證出了這些庸人俗物生命是那樣的沒有價值,因此他們不願意也不敢承認這個事實。

我想反抗既然已經出現了,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已經建立了,那麼它就不是這些庸人,或者中共暴政承認或者不承認所能決定他的前途。我相信他們一定有光明的前途,因為他們所代表的是中國自由民主化的一個正確的方向,他們一定或正在用自己的英勇悲壯的反抗,感動中國人民,他們只會越來越強大。」

習近平害怕 北京當局恐懼

據中共內部人士透露,目前中共當局、習近平對於這支行使‘人民在暴政前起義權’的中國武裝反抗的政治組織極為恐懼。袁紅冰對此指出,中共當局千方百計的封鎖消息。「中共在中緬邊境正在修建電鐵絲網,一個中國式的隔離牆,說是為了什麼防止販毒,防止恐怖主義,那都是它們欲蓋彌彰的說詞。它們真正恐懼的、真正想要切斷的,就是V字旅和中國自由軍對中國廣大民眾和中國社會的喚醒作用。所以中共大外宣、五毛粉紅,一直對這個消息是噤若寒蟬,不敢正視這樣的一個事實的存在。」

中國自由軍-東亞大陸大變革的導火索的點燃者

據海外媒體綜合報導,目前中共腐敗政權已經引起了天怒人怨,民眾的反抗形式多種多樣,包括中國人自發的退出中共的三退大潮,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正用實際行動拋棄中共。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政權也離崩潰、解體越近。袁紅冰對此指出,在這個歷史時刻,V字旅、中國自由軍他們所能起的關鍵作用。「我想他們能起到的是一個極其強大的政治招喚力和政治示範力的作用。在V字旅去年九月份發布的那個視頻中,已經說得很明白,他號召中國人民應勇敢起來反抗中共暴政。在中國國內,在有條件的地方也可以進入山林中,進行武裝反抗中共暴政。他們的這種召喚,更重要的是一種引領中國人走出恐懼的這樣的一個啟發作用,這就是我剛才一再強調的。

中國的古人有一句話,叫做‘小隱隱於陵藪,大隱隱於朝市’。現在中國有一片最大的山林,在哪裡呢?就在朝市之間。中國的十四億人,就是最大的一片山林。所以中國人民的武裝反抗者,可以隱身於這片最大的山林中,也就是隱身於十四億人中,平常是百姓,進行作戰出擊的時候,就成為戰士。如果能夠受到這樣的一種啟發的話,我想中國的反抗中共暴政的城市游擊戰,很快就會開展起來。

今年是中共建黨的一百年,我相信在這一百年中,將來最重大的一個事件將是,中國的城市游擊戰的發生和發展。那麼V字旅也好,中國自由軍也好,他們最大的作用就在於引領人民走出恐懼,然後勇敢地展開隱身於十四億中國人中,勇敢的對中共暴政的國家恐怖主義的暴力機器,通過城市游擊戰的方式,進行打擊和懲罰。用一個更形象的比喻,就是V字旅和中國自由軍,或者中緬邊境的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他們的主要作用就是東亞大陸大變革的導火索的點燃者。通過他們自己的行動,引領整個中國民眾走出恐懼,由他們的榜樣的示範作用,引發全民反抗,乃至人民起義,引發從民變到兵變、再到政治政變整個的歷史進程。」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