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人:美國和世界在變 更要保衛以色列(圖)


川普總統任職期間給予了以色列強大的支持,為中東地區帶來和平。圖片川普總統和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
川普總統任職期間給予了以色列強大的支持,為中東地區帶來和平。圖片川普總統和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圖片來源:Alex Wong/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5月22日讯】(看中國記者程雯編譯/綜合報導)自從2007年以來,以色列已經和哈馬斯交戰四次,上一次的重大衝突是在2014年,最近14年來,特別是最近7年來,美國和世界都在發生重大變化,極左勢力和反以色列與反猶太人的聲音也在越來越大。美國保守派著名媒體人馬修.康蒂內蒂(Matthew Continetti)5月21日(週五)表示,不能讓以色列在美國政治中的地位進一步降低,保衛以色列不僅是為了以色列,也是為了美國和世界。

美國著名保守派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報》的創始編輯馬修.康蒂內蒂21日撰文說,自從恐怖組織哈馬斯(Hamas,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組織的簡稱)2007年奪取對加沙地帶的控制權以來,以色列和哈馬斯已經進行了四次交戰。每次交戰都以相同的方式展開:哈馬斯先向以色列平民發射火箭彈,接著以色列轟炸哈馬斯目標,然後交戰一直持續到恐怖份子的基礎設施被充分炸毀為止,於是哈馬斯的火箭彈停止發射幾年時間。以色列將這種交戰稱為「割草」(mowing the lawn)。

以色列和哈馬斯之間的上一次重大衝突發生在2014年。今年這次是從5月10日開始,哈馬斯首先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彈,可以看出,這次戰火的開始、作戰順序、戰略戰術,以及以色列防守反擊的「保衛圍牆行動」(Operation Guardian of the Walls),都和之前的一模一樣。

但是,康蒂內蒂認為這次以色列和哈馬斯之間的衝突有大背景上的不同,也就是美國和世界都發生了重大變化。他特別提到以下變化:

中東地區發生了變化。2014年,《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即《伊朗核協議》)讓以色列的大敵——伊朗的核計畫合法化,並在2015年達成正式協議。但是2018年,川普總統讓美國退出了這個協議,這讓中東的各方勢力以伊朗劃線重新排隊。川普總統在2020年達成《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正式確定了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之間的和平協議。該協議在中東地區讓巴勒斯坦的威脅不再像伊朗威脅那麼嚴重。(編者註:拜登今年上臺後,不斷推翻川普總統的中東政策,並一直有意重返《伊朗核協議》。)

以色列發生了變化。2014年,總理本杰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開始他的第三個任期,並處於強勢領導地位。但是在2019年內塔尼亞胡遭到腐敗指控,這引發了一場政治危機,導致以色列在兩年內舉行了四次大選(也可能是五次)。在這次哈以衝突爆發前夕,內塔尼亞胡的兩個競爭對手誘使阿拉伯伊斯蘭黨加入聯合政府,這讓以色列的政局撲朔迷離而且驚人。但是當哈馬斯的炮火襲來時,這種聯合政府的努力就失敗了。隨後在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口眾多的城市中爆發的社區間暴力事件提醒人們,以色列面臨著緊迫的國內挑戰。國家安全問題讓以色列團結起來。

美國發生了變化。2014年夏天,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是個瘸腿總統,因為共和黨控制著眾議院,並且即將贏得參議院。歐巴馬不喜歡內塔尼亞胡,並且將之公開化。但是當時的反以色列煽動還是處於邊緣化,反以色列媒體的偏見也沒有今天這麼強烈。(編者註:2017年川普總統上任後加強了對以色列的支持,但是美國媒體在大聲反川普以外,對以色列和猶太人的偏見也越來越大。今年拜登上臺後又開始疏遠以色列。)

美國出現「大覺醒」(Great Awokening)運動。「黑命貴」(BLM)運動和反川普運動給美國帶來種族迷思,一年前發生的黑人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事件引發了大規模的抗議、騷亂、故意破壞、取消文化和毀壞歷史雕像。川普的歲月給美國政治帶來了革命性的熱情,也激怒了左派,國會民主黨人中出現了反以色列的社會主義者「四人幫」(Squad)。

這個「四人幫」擁有無所不包的「覺醒」(Woke)心態,她們將所有個人和事件都分解為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的簡化二元化。當她們看以色列和哈馬斯時,她們除了「批判種族理論」外,看不到其他任何東西。因此,這些膽大包天的左派把美國少數民族和巴勒斯坦人畫等號——這是錯誤的和令人厭惡的。她們誹謗以色列是種族隔離國家。她們要求美國停止向以色列的武器出售計畫,而以色列正在抵抗伊朗支持的恐怖份子的進攻。她們還(散佈謠言)說拜登總統在「接受猶太總理的命令」。

「四人幫」沒有數字事實,她們用噪音彌補。她們利用社交媒體,她們出現在MSNBC上,她們增強著大學校園和左派集中地裡對以色列已有的敵意。她們的盟友操作網路頁面,充斥相似的內容,迎合「政治正確」的觀眾,迎合左派點擊誘餌。她們的輿論攻擊是虛假的和令人討厭的,但是她們得到了結果,她們把被變形的以色列推給民主黨,並迫使拜登大呼停火。

這種無法形容的敵意對於以色列、美國和民主黨都是個問題。

最後,康蒂內蒂說,有人需要讓她們失望,只要哈馬斯繼續掌權,以色列就要被迫自衛。這個猶太國家在美國政治中的地位不允許被進一步惡化。這不只是為了以色列,也是為了我們。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