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長春的血債有幾人知道?(圖)


長春
2020年12月,長春冰雪世界裡的冰雕(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5月29日訊】長春在國際上的名氣地位是被嚴重低估的。這裡發生過兩起駭人聽聞的事件,這也是中共極力想隱瞞的,有興趣的朋友去查實一下:

1.蘇聯紅軍在長春的暴行,強姦婦女、燒殺搶掠,倒逼市民向劊子手致敬,慘絕人寰。

2.中共軍隊圍困長春半年,利用城內百姓及逃難者消耗國軍食物,削弱國軍戰力,餓死30萬平民。

zfedit001:長春圍城一事我聽家裡老人詳細說過當時的事實,我爺爺是長沙人,13歲拾荒時被紅軍帶走,後來參加抗日和內戰,積功做到連長,圍困長春時屬於六縱,圍困長春最前沿的部隊。

我母親家是長春人,家裡有個舅太爺當時在長春當教育局長,48年開春後就知道可能要圍長春,所以把我姥姥等女眷親屬送到九臺和德惠,把我姥爺介紹給當時的長春守將鄭洞國將軍當伙夫還負責送飯,認為這樣能保證有吃的。

我父母結婚時倆位老人坐在一個桌上說起當年一個在外面圍,一個在裡面被圍,都很感慨,所以講過很多當年圍困長春的事情。

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有幾件事,第一就是我姥姥親眼見過德惠有人吃別人的嘔吐物,而長春市內有人吃死屍。我姥爺真切的回憶,快投降時鄭洞國本人餓的臉頰兩側都是深坑,38師有一個參謀來鄭洞國那匯報小合隆和機場的情況,鄭讓我姥爺拿給他幾個饅頭和一瓶沒剩多少的醬油,那參謀當場吃了一點,因為腸胃餓萎縮了,當場吐了會議桌一桌子。守軍將領都這樣更別提普通市民得餓啥樣了。

還有家裡老人提到過,剛開始的時候不光是圍,還無差別炮轟,每天炮擊的時間都是上下學,上下班的時間,專門選你出行時間,照著中央大街北側(現在叫人民大街)到現在的綠園區南側轟,因為那人最多。

至於雙方爭議推諉的「設卡子」一事,按照老人回憶的確是4月份國民黨設卡子,防止滲透,但是到了5月就是共產黨設卡子了,圍住不許出來,有開槍打死的,還有用鐵絲穿在臉上送回去的說是姦細。中間有一段的確允許人出來,但是必須證明自己是技工,有一技之長才能收容。有人把小孩、老病、婦女丟在卡子,共產黨就給送到周邊的九臺、德惠、伊通、雙陽,滿街爬的小孩老人和病人給守軍和民眾很恐怖的衝擊,當時流行一句玩笑話,誰要是被送到樺甸,那是祖上積德,因為樺甸有能食用的樹皮。

我姥姥家當時在德惠有鋪子,生產豆腐、大醬、乾貨一些東西,因為有關係沒有被強行徵收,5月份開始就拿這些東西充飢或者換薯、栗、玉米等抗飽的東西,結果8月份連同房屋一起被「解放」了,她說那時候已經3個多月都沒有留在長春家人的消息了,每個主路和鄉道都是卡子,不知親人生死存亡,各個縣城是圍死,林彪和羅榮桓擬的,帶有那句「讓長春變為一座死城」的通告,他們都親眼看過,是史實,同時那個通告上的確有「禁止糧食、燃料進城」「禁止城內百姓出城」這倆句。

長春圍困到底死了多少百姓其實沒啥好掩蓋的,46年的人口統計是40多萬,10月份第一任市長給共產黨的報告是17萬人。所以當時日本給出的「超過20」萬人死亡是比較合理的數字。

其實長春的故事遠遠沒結束在48年,無論是對普通百姓,還是高層大員。文革時期,因為給鄭洞國做過飯,當過跑腿,我姥爺被打成右派,多虧跑到鄉下留得一命;而我爺爺後來因渡江戰役等有功,戰後駐守長沙,在文革時期,負責他家門口站崗的哨兵,黑夜間被紅衛兵勒死後掛在大門上,我爺爺召集部隊上街去抓紅衛兵,結果被打成「極右」,幾近被毆打虐待致死,我爺爺是黑山阻擊戰5個倖存者之一,那一役左腿有貫穿傷,紅衛兵當時拿木炭燒紅了就戳他那個傷,實在頂不住了,只能給周恩來寫信,周恩來念在當年下屬之情,有解救之意,但是當時「極右」是很大的事情,在長沙甚至南方沒有活路了,最後輾轉改判「支左不堅定」發配到長春,當年圍困過的地方。無獨有偶,當年長春一役的大員們,人生也有極大的戲劇性起伏。當年共產黨具體主持長春圍城的有「五虎」分別是蕭勁光大將,副司令陳伯鈞,政委肖華,參謀長解方,六縱司令黃永勝,五個人無一例外在文革中或文革後清算受到迫害,7-18年不等的牢獄之災,首虎蕭勁光更是惡搞,最開始因為得罪林彪被整,被排擠,文革時卻被打成林彪一黨,罪名就是「上了林彪的賊船」,黃永勝更搞,他是我爺爺老上級,我爺說其實他不算林彪嫡系,就因為文革時說了句「大家要聽毛主席的,尤其江青同志要聽毛主席的」瞎參合,最後死在獄中。相對的倒是國軍守將鄭洞國,投降後居然躲過了文革一線衝擊,一直活到90年代才壽終正寢。

暢所欲言: 長春人均收入解放前是南京、上海的10倍。被中國「解放」後的今天是上海的1/10。很諷刺吧。

江之島盾子超高校級の絕望:知乎說因為國民黨不迅速投降才導致長春人餓死震撼我媽

巴巴羅薩寧肯當鹽柱也想有一天看著索多瑪完蛋:可以看知乎,基本都扔在國民黨頭上了,為啥國軍不投降,其實日本人也可以說,你們不抵抗,我們不就不搞屠殺了

陳子忠:作為東三省而言,如果蘇聯真的割走了,獨立建國加盟蘇維埃了,反而好很多,因為隨著冷戰的結束,他們也會獨立出來,有大概一億人,老齡化不會那麼嚴重,憑藉早期的工業,到達大概波蘭或者匈牙利的高度不是太大問題,而且作為更重要的亞洲橋頭堡,上線應該是日本,最少也是韓國。

grantyang:網上很多關於共產黨圍困長春故意餓死三十萬人的文章,還有日本學者遠籐譽1984年在日本出版的《卡子-沒有出口的大地》一書回顧1948年她在中國長春遭遇共軍圍城苦難(Japanese Girl at the Siege of Changchun)等等,大家都知道林彪共產黨軍隊餓死中國人的罪惡

閃爍的星群:哈哈,記得第一次瞭解長春圍城是三四年前在知乎上搜的,依稀記得當時那個問題下面有很多問答,還算是較為客觀吧,沒有一味甩鍋洗白中共之類的。當然現在再去搜,那個問題應該是已經被刪了。

flanker64:以後共產黨亡後應該在長春設立共軍圍城遇難同胞紀念館

玉泉凝:朋友在長春上學,有一年趕上圍城紀念日還是什麼時候,身邊的本地同學都在轉一篇文章《我有尋常夢未醒,城頭已換大王旗》。推文裡主要是圍城前的結婚照、全家福、證件照。

freedemo:有本書名叫做《血紅雪白》,對此事有最為詳盡的敘述

史蒂芬喜歡中國現代史:我看完張正隆的雪白血紅,太慘了!春天雪化了,遠遠望去像醬油一樣!

quark13:《血紅雪白》,80∼90年代出版的書。長春圍城,不是什麼罕見知識點。蘇軍暴行,以前《讀者》都登過文章。

不要光靠網路獲取信息,乾貨還是在書裡。網上的免費信息往往意味著劣質信息,中文世界還要加上一鍵刪除的選項。更不要把YouTube播主之類當自己的主要信息來源。何清璉、長平那類的專業人士,還要很久才能寫一篇文章出來。單槍匹馬,日日出視頻,怎麼可能保證質量?

北海鮭新:推薦看看王鼎鈞的自傳前三部,寫國共戰爭那段歷史。文學性也很高。

講到長春圍城那段我原本是不太相信的,因為太過殘酷,覺得不可能是全然的事實。人類怎麼可能做得出這種事,更何況是對自己同胞。直到在柏楊的一篇舊文裡看到類似的敘述。

從此明白了,中共很恐怖,對同胞的手段尤其恐怖。

種花家的包子店:知乎上連文革冤死的人都可以說是時代發展的代價,何況長春圍城這種站錯邊的,在他們眼中更加不是人了

Auschwitz:中共對搞飢荒這行真是全世界第一,甚至全太陽系第一

長春圍城,這還沒竊取政權,就已經活活餓死十萬了

竊取政權之後,搞出個三年大飢荒,直接餓死幾千萬,這還能洗成「自然災害」,真是世界奇觀

新手上路:看大江大河這本書就知道了。

匿名:作為東北人,這兩點都是老一輩幾乎人人皆知,00後幾乎毫無耳聞的事情

yxy7788:我是南方人,從小從課本電視都沒有接觸到這件事的一丁點消息。六四也不知道。大飢荒也不瞭解。不過文化大革命批鬥地主這種全國大規模事件這些事家裡老人倒是會提起。共產黨消息封鎖真的很成功,畢竟中國很大,以前一個省發生大災難,只要切斷交通要道就能封閉消息了,現在網際網路資訊發達,維穩就升級了,不過共產黨的假訊息戰也升級了。半真半假,真真假假的新聞真的很難分辨其中哪句是真哪段都是假的。

上善若水:幾年在電台上聽說過,零海的摩星嶺4號有一集專講長春圍城,也算是比較公正

pc6650:知道的人還是不少吧,我很早以前就多次在牆內看到過相關內容。不過對於這幾年剛上網的人來說恐怕就是另外一種情況了。

淺茉:.....怪不得大江大海被禁……我沒聽過這事,也不知道當時的東北是什麼經濟條件

印象裡就兩件事,滿州國和日本弄了個奇怪的實驗室在東北

共產黨這個天殺的邪惡政權到底為什麼在中國能活到現在?

黑社會社會黑:牆外的表示很多牆外人都知道。

Pinchia:我是看大江大海1949知道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品蔥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