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證會:病毒來源是武漢 病毒本身會告密(圖)


2021年6月29日,美國國會眾議院“應對冠狀病毒危機選擇小組委員會”(Select Subcommittee on the Coronavirus Crisis)舉行聽證會,前總統川普政府時期的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關鍵成員、四星上將布雷特·吉羅爾(Brett Giroir)(左一)在作證發言中。
2021年6月29日,美國國會眾議院「應對冠狀病毒危機選擇小組委員會」(Select Subcommittee on the Coronavirus Crisis)舉行聽證會,前總統川普政府時期的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關鍵成員、退役四星上將布雷特.吉羅爾(Brett Giroir)博士(左一)在作證發言中。(圖片來源:Kevin Dietsch/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6月30日讯】(看中國記者程雯編譯/綜合報導)幾位科學家、衛生官員和軍控官員6月29日(週二)在國會眾議院舉行的聽證會上作證表示,新冠病毒(COVID-19)大瘟疫「最有可能」的起源是武漢病毒實驗室意外洩漏,武漢的新冠病毒屬於中共軍方研究項目,即使中共政府不配合調查,病毒本身的遺傳軌跡也會向我們「告密」它來自哪裡。

這次聽證會由眾議院「應對冠狀病毒危機選擇小組委員會」(Select Subcommittee on the Coronavirus Crisis.)舉行,前總統川普政府時期的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關鍵成員、退役四星上將佈雷特.吉羅爾(Brett Giroir)博士6月29日作證說,大瘟疫「最有可能」的起源是武漢實驗室意外洩漏。

面對眾議院國會議員,吉羅爾博士在聽證會上說:「我評估最有可能的來源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人員的意外感染,繼而傳播給當地人口,隨後傳播到世界各地的數億人。」

中共政府最初公開說,是在距離武漢病毒研究所僅數英里之處的武漢海鮮市場最先發生了從動物到人的傳播。吉羅爾博士指出,現在有證據表明「武漢海鮮市場是二次傳播的場所」。

在川普總統的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中,吉羅爾博士負責病毒檢測,他在聽證會上說:「現在有越來越多的間接證據表明該病毒的來源是實驗室洩漏。重要底線是:我認為,由一種在自然界中找不到的新型蝙蝠冠狀病毒引起的全球大瘟疫開始於距離一個對蝙蝠冠狀病毒進行潛在危險研究的秘密實驗室僅幾英里遠,這太巧合了。

「有時候,最明顯的解釋確實是正確的。」

吉羅爾博士還在美國公共衛生服務委員會中任職,他在聽證會上透露,當大瘟疫爆發時,世界衛生組織董事會中沒有美國成員,因為當時他的提名被參議院民主黨人阻擋著。

他說到:「當這次大瘟疫首次在中國出現並開始在世界範圍內傳播時,在世衛組織執行委員會成員中唯一沒有成員的國家是美國,那是因為當我於2018年11月被川普總統提名為世衛執行委員會成員後,我的提名一再被參議員[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他的民主黨同事們阻擋著,致使我沒有得到確認。因此美國在2020年5月之前在世衛執行委員會中是無能為力的。」

接著,吉羅爾博士認為,對導致新冠病毒(COVID-19)大瘟疫的SARs-CoV-2病毒起源的調查必須由一個兩黨團體進行,因為世界衛生組織到了中國由中國政府控制著,(負責調查的)科學家們存在著利益衝突,這都可能會影響誠實的調查。

因此,吉羅爾博士總結說:「國會必須領導全面、透明和公正的調查,以確定最可能的病毒來源——無論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資助是直接或間接的,是批准的,明確的或默許的,在武漢的實驗室進行有潛在危險的研究——美國可以做些什麼來最大程度地減少未來大瘟疫的可能性,並且能夠在全球範圍內迅速遏制任何可疑的傳染病爆發。」

另一位在聽證會上作證的川普政府時期的官員是大衛.阿舍爾(David Asher),他當時領導了美國國務院的軍備控制、核查和合規局對新冠病毒大瘟疫的起源進行調查。他在聽證會上說,國務院的調查發現,中國「進行了『兩用』(dual-use)的應用活動,這引起了人們對中國政府是否遵守《生物武器公約》第一條的擔憂」。

阿舍爾說:「無論中國方面是否是故意製造了這種病原體——我認為很有可能他們正在研究它,並且它是由軍方資助的,我對此非常有信心——但無論他們是否是故意釋放了它或者只是發生了事故,我認為答案是他們可能發生了事故,但是這並不重要,因為他們在病毒傳出去以後允許把病毒變成了武器。」

接著,阿舍爾還說到:「我們發現真正讓我們感到不安的是:中國方面正在從事一項軍事支持的計畫,他們沒有根據《生物武器公約》公開這一計畫——所以他們撒了謊,該計畫涉及冠狀病毒,他們說他們沒有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冠狀病毒。」

兩位科學家史蒂文.奎伊(Steven Quay)博士和理查德.穆勒(Richard Muller)博士也在6月29日的聽證會上作證。

奎伊博士是總部位於西雅圖的上市公司Atossa Therapeutics的創始人,這是一家開發新藥的臨床階段生物製藥公司。

奎伊博士作證說:「我相信證據確鑿地證明新冠病毒大瘟疫不是一個自然發生過程,而是來自中國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並且它具有通過『功能增強』(gain-of-function)研究過程進行基因操縱的指紋。」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物理學教授穆勒博士表示,病毒起源的「告密者」是病毒本身的遺傳軌跡。

穆勒博士說到:「有人說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病毒來源),除非中國承認或除非有告密者。嗯,我們有一個告密者了。它就是病毒本身。它來到這裡。它來自中國。它來到我們身邊,並帶有遺傳信息。」

奎伊和穆勒兩位科學家曾於今年6月份的早些時候為《華爾街日報》撰寫了一篇文章,其中他們認為「支持實驗室洩漏說的最令人信服的理由是牢固地基於科學」。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