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证会:病毒来源是武汉 病毒本身会告密(图)


2021年6月29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应对冠状病毒危机选择小组委员会”(Select Subcommittee on the Coronavirus Crisis)举行听证会,前总统川普政府时期的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关键成员、四星上将布雷特・吉罗尔(Brett Giroir)(左一)在作证发言中。
2021年6月29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应对冠状病毒危机选择小组委员会”(Select Subcommittee on the Coronavirus Crisis)举行听证会,前总统川普政府时期的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关键成员、退役四星上将布雷特.吉罗尔(Brett Giroir)博士(左一)在作证发言中。(图片来源:Kevin Dietsch/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6月30日讯】(看中国记者程雯编译/综合报导)几位科学家、卫生官员和军控官员6月29日(周二)在国会众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作证表示,新冠病毒(COVID-19)大瘟疫“最有可能”的起源是武汉病毒实验室意外泄漏,武汉的新冠病毒属于中共军方研究项目,即使中共政府不配合调查,病毒本身的遗传轨迹也会向我们“告密”它来自哪里。

这次听证会由众议院“应对冠状病毒危机选择小组委员会”(Select Subcommittee on the Coronavirus Crisis.)举行,前总统川普政府时期的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关键成员、退役四星上将布雷特.吉罗尔(Brett Giroir)博士6月29日作证说,大瘟疫“最有可能”的起源是武汉实验室意外泄漏。

面对众议院国会议员,吉罗尔博士在听证会上说:“我评估最有可能的来源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人员的意外感染,继而传播给当地人口,随后传播到世界各地的数亿人。”

中共政府最初公开说,是在距离武汉病毒研究所仅数英里之处的武汉海鲜市场最先发生了从动物到人的传播。吉罗尔博士指出,现在有证据表明“武汉海鲜市场是二次传播的场所”。

在川普总统的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中,吉罗尔博士负责病毒检测,他在听证会上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间接证据表明该病毒的来源是实验室泄漏。重要底线是:我认为,由一种在自然界中找不到的新型蝙蝠冠状病毒引起的全球大瘟疫开始于距离一个对蝙蝠冠状病毒进行潜在危险研究的秘密实验室仅几英里远,这太巧合了。

“有时候,最明显的解释确实是正确的。”

吉罗尔博士还在美国公共卫生服务委员会中任职,他在听证会上透露,当大瘟疫爆发时,世界卫生组织董事会中没有美国成员,因为当时他的提名被参议院民主党人阻挡着。

他说到:“当这次大瘟疫首次在中国出现并开始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时,在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成员中唯一没有成员的国家是美国,那是因为当我于2018年11月被川普总统提名为世卫执行委员会成员后,我的提名一再被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他的民主党同事们阻挡着,致使我没有得到确认。因此美国在2020年5月之前在世卫执行委员会中是无能为力的。”

接着,吉罗尔博士认为,对导致新冠病毒(COVID-19)大瘟疫的SARs-CoV-2病毒起源的调查必须由一个两党团体进行,因为世界卫生组织到了中国由中国政府控制着,(负责调查的)科学家们存在着利益冲突,这都可能会影响诚实的调查。

因此,吉罗尔博士总结说:“国会必须领导全面、透明和公正的调查,以确定最可能的病毒来源——无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资助是直接或间接的,是批准的,明确的或默许的,在武汉的实验室进行有潜在危险的研究——美国可以做些什么来最大程度地减少未来大瘟疫的可能性,并且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迅速遏制任何可疑的传染病爆发。”

另一位在听证会上作证的川普政府时期的官员是大卫.阿舍尔(David Asher),他当时领导了美国国务院的军备控制、核查和合规局对新冠病毒大瘟疫的起源进行调查。他在听证会上说,国务院的调查发现,中国“进行了‘两用’(dual-use)的应用活动,这引起了人们对中国政府是否遵守《生物武器公约》第一条的担忧”。

阿舍尔说:“无论中国方面是否是故意制造了这种病原体——我认为很有可能他们正在研究它,并且它是由军方资助的,我对此非常有信心——但无论他们是否是故意释放了它或者只是发生了事故,我认为答案是他们可能发生了事故,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他们在病毒传出去以后允许把病毒变成了武器。”

接着,阿舍尔还说到:“我们发现真正让我们感到不安的是:中国方面正在从事一项军事支持的计划,他们没有根据《生物武器公约》公开这一计划——所以他们撒了谎,该计划涉及冠状病毒,他们说他们没有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冠状病毒。”

两位科学家史蒂文.奎伊(Steven Quay)博士和理查德.穆勒(Richard Muller)博士也在6月29日的听证会上作证。

奎伊博士是总部位于西雅图的上市公司Atossa Therapeutics的创始人,这是一家开发新药的临床阶段生物制药公司。

奎伊博士作证说:“我相信证据确凿地证明新冠病毒大瘟疫不是一个自然发生过程,而是来自中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并且它具有通过‘功能增强’(gain-of-function)研究过程进行基因操纵的指纹。”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学教授穆勒博士表示,病毒起源的“告密者”是病毒本身的遗传轨迹。

穆勒博士说到:“有人说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病毒来源),除非中国承认或除非有告密者。嗯,我们有一个告密者了。它就是病毒本身。它来到这里。它来自中国。它来到我们身边,并带有遗传信息。”

奎伊和穆勒两位科学家曾于今年6月份的早些时候为《华尔街日报》撰写了一篇文章,其中他们认为“支持实验室泄漏说的最令人信服的理由是牢固地基于科学”。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