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是中國人民與共匪較量一番的時候了(圖)

2021-09-06 05:58 作者: 蘇明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天滅中共
天滅中共橫幅(圖片來源:看中國攝影圖 Adrian/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9月6日訊】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應該多少掌握了一個中國現象的規律。這個規律就是越是在共匪團夥處於國際社會的四面楚歌八方圍堵的時候,那群犬儒、捂毛、篾片、粉紅的亂哄哄的強大且自豪的調門就越高;越是當中國人民在貧困在掙扎,面對中共病毒的威脅以及大洪水的禍害的高峰期時,這群東西喊叫幸福和驕傲的嗓門也越大。無視事實地去為共匪政權抬轎子、吹喇叭、唱讚歌,妄圖掩蓋中國的落後和貧窮以及人民生活的艱難,其本意是為了轉移人民對共匪政權隨時垮臺的注意力。這就是我所提及的中國現象的規律。

其實古今中外,每當一個朝代進入了末世、衰世和亂世的時候,這種現象的規律都會出現,確實迷惑了不少的愚夫蠢婦,使他們認不清形勢,從而站不到一個正確的立場上來,以此才會在大變革中糊里糊塗地喪生了自己的寶貴的生命。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是冤有頭、債有主,既然分不清誰是作惡者,誰又是幫凶,那就只能充當共匪的陪葬者了。

看起來,犬儒、捂毛、篾片、自干五和老少粉紅的隊伍聲勢龐大嚇人,可仔細觀察分析起來,它們也並非真心實意地站在共匪的立場上去說共匪讓它們說的話。有相當一部分是為了吃飯,無奈共匪給它們的飯錢也實在是少得可憐,僅能維持半飢半飽的日子,只不過比沒收入挨餓強。更何況中國人基本上也過慣了半飢半飽的日子,否則就無法解釋為什麼大多數的中國人營養不良。

我還相信,到了共匪崩潰之時,大部分的這群東西會立時作鳥獸散。陪著共匪殉葬的肯定有,但絕對不會太多。說起來,共匪也很悲哀。統治了七十年,最後就只能花錢雇來這麼一群東西,去做共匪的基本群眾。共匪想像伊斯蘭國或塔利班的恐怖份子一樣,再去搞復辟的話,也是毫無可能的。畢竟《古蘭經》的誘惑力遠遠大於共匪的馬主義,習思想就更上不得臺盆了。

共匪的極權暴政傷害了各個階層的幾乎所有的中國人,所以早在二十年前有識之士就引用了板蕩的說法,明確地指出共匪統治團夥和廣大的中國民眾之間的關係已經完全斷裂了,共匪團夥已經完全處於民眾的對立面上。習近平說「中國人是惹不得的」這句話,一點也不錯。中國人民組織起了自由軍、V字旅、仇殺隊,四川、山東等地出現了楊佳游擊隊。失去了工作還被共匪要求返鄉創業、自謀生路的青年農民,組織起武工隊。這些發自民間的武裝組織的目標,直接對準的是共匪的惡警和共匪的狗官。

前不久我在網上發現,中國各地出現了一個叫做「磚頭黨」的組織。他們使用的是紅色的磚頭,放在背包或手袋裡,通常是幾個人或十幾個人,突然襲擊一個警察或一個狗官。手法是一個人用磚頭打暈惡警或狗官後,其他的人迅速上來用磚頭痛揍被打倒的人,然後迅速散開。被打的人或死或傷並不重要,至少打它的人是誰它根本就不知道。

另外,當磚頭黨的人發現了惡警或狗官的住處時,就會在其住處的所在地方外面放上一塊紅磚。當悪警或狗官出現在自家住處出入時,同樣使用突然襲擊的方法,把悪警或狗官打死。這種游擊戰的方式非常適用於城鎮和農村。反正作惡的人在明處,決定處決它們的磚頭黨員在暗處。這種處決的辦法的好處是速戰速決,不會出現大的動靜。真是不得不佩服中國人民的智慧。

近日有消息說,無論是自由軍還是V字旅的行動,已經驚動了共匪政權,讓它們膽戰心驚。共匪害怕有更多的民眾起來,有更多的民眾向自由軍V字旅學習,組織起來同共匪打游擊戰。更讓共匪擔心的是,一旦香港市民也組織起來,開展游擊戰、街道戰、巷戰的話,共匪的一國兩制的政策馬上將宣布完全失敗。

習近平的港版國安法,等於是宣布了香港這個東方金融中心的地位不存在了。事實也確實如此。自從2019年香港市民反對送中條例開始,香港市民就開始紛紛把港幣換成美元,然後又把存在香港的存款轉存到新加坡。在習近平把中美貿易談判說成是中美貿易戰,並且高喊要打贏中美貿易戰的之前和過程中,在中國的外資和外企就已開始逐步撤出。

香港市民的反送中運動和反對港版國安法運動,也促使在港的外資和外企進一步撤出。有統計顯示,就在2019年和2020年的兩年內,世界上只有新加坡的金融狀況較好,突然增加了6000多億美元進入新加坡銀行。這些資金進入了新加坡,其中相當的的部分是從中國和香港撤過去的資金。

美國懲罰共匪的政策之一,就是把香港這個自由金融中心的位置拿掉。沒想到的是習近平在這件事上幫了大忙。美國的女副總統第一次到海外訪問,首先去的是新加坡。這就表明瞭美國是支持和贊成由新加坡取代香港成為東方金融中心。美國堅持的是自由市場經濟,所以美國不會強制指定由日本、臺灣、或澳大利亞作為東方金融中心。市場資金和民間資金的流向,決定了新加坡的金融中心地位。

反觀共匪,它也知道香港的金融中心的地位是保不住了。在權力領導一切的極權體制下,作出決定由上海和深圳取代香港的地位。可是它自己也知道,這是很難達到目的的。於是提出大辦上海自貿區,並賦予了若干優惠政策;接著又大肆宣傳大亞灣建設,大肆造勢,想盡辦法企圖把東方金融中心的地位仍然保留在中國。

如今共匪的名聲已經臭不可聞,共匪的土匪作風全世界都已經領教過了。世界上還有哪個國家、哪個財團,會把資金再次投向共產中國呢?習近平想搞毛氏的和朝鮮式的閉關鎖國,又想保持香港這個唯一的外匯自由的通道。但是,一廂情願的事情往往是很難實現的。更何況在香港發跡暴富的共匪狗官們,早就把在香港弄到的錢存入新加坡的銀行去了。中國人民千萬要記住,在清算共匪的時候,它們的髒錢不僅是在西方的銀行,在新加坡的銀行裡也有一筆龐大的貪污得來的巨款。

共匪真的窮了。不是一般地窮,而是很窮很窮。所以共匪把欺詐、搶劫錢財的依賴性轉向了國內的民眾。在前一篇的評論中,我提到共匪這個團夥從成立的那天開始,直到三十多年後與蘇聯翻臉之後,始終依賴著蘇聯提供的資金和武器。在和蘇聯鬧翻以後的二十年間,由於共匪再也依賴不上任何人了,以致到了文化革命的後期,中國的經濟已經陷於大崩潰的邊緣。

不少的人都應該記得,毛澤東在文化革命期間反覆多次地說:「只要有了政權,沒有錢可以有錢,沒有槍可以有槍。」這就是說,只要保住了共匪的這個政權,即便是依賴不上蘇聯了,但在金錢方面還是可以依賴中國的老百姓。所謂的低工資待遇和無福利,仍然可以讓共匪得到高積累。經過了共匪對農工商三大行業的全面大洗劫後,中國的老百姓也實在是窮得夠可以的了,於是由紅暴徒興起的抄家開始盛行了。中國的人口基數大,家庭的數量也多,加上中國人過日子習慣節儉,在極度困難的家庭也會有一些儲蓄以備不時之需。就這一點點的保命錢,也悉數被共匪抄走了。民窮,國家就富不了。

終於在所謂的改革開放的旗號下,共匪與美國搭上了關係,開始了三、四十年的依賴美國的日子。共匪的胃口也大。從一開始引進美國的投資在中國建廠、建公司,繼而又向美國傾銷中國製造的假冒偽劣毒商品,去賺取貿易順差,接著機會派出大量的間諜,去美國偷竊知識產權,然後做出同樣的仿製品反過來銷往外國。四十年間,共匪依賴美國,依賴性越來越大。誰也沒想到的是,習近平竟然蠢到了和美國也鬧翻了臉,失去了對美國的依賴。共匪的日子一天比一天更難過。

既然再也依賴不了國際社會了,那麼缺錢花的事情就只好反過來再次依賴中國人民了。至於共同富裕的旗號,是好聽的宣傳。在中共病毒肆虐了兩年之下,中國人做核酸檢測,住進隔離酒店,注射共匪的疫苗,不都是人民自己付費買單嗎?共匪又何曾給過人民任何的補助和補貼?有人做了一個估算,僅就全國人民反覆多次地被強制做核酸檢測一項,共匪在財政上的收入不知有多少千億或萬億。人民遭殃,共匪賺錢。共匪從中貪污掉的百分比有多少,肯定是個大數目。

美國司法部國家安全司外國代理人註冊機構在8月23日收到了美國《星島日報》提交的註冊為外國代理人的登記表。這個《星島日報》早於1938年在香港創刊,八十年代後期受共匪的資助,變成了共匪的喉舌。根據《響應政治中心》的統計,共匪在外國代理人的支出,從2016年的1000萬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6400萬美元。共匪的名聲越臭,就越是要在喉舌上多花錢,這應該就是共匪的垂死掙扎。

以央視為背影的CGTN電視臺,被英國政府吊銷執照。孔子學院也正在被不少國家的大學和政府一個一個地踢出去了。這些都是共匪花大錢支撐的,正因為宣傳的內容違背了普世價值理念,當然就會被停辦,被政府嚴格拘管。今後共匪的欺騙宣傳就只能在中國大陸匪區進行了。但是能有多少中國人相信共匪的這套宣傳,則又是另一個問題。共匪活著確實很累,但是累又累不到點子上。千瘡百孔的國家,面對龐大的貧窮群體,卻拿不出半點解決的辦法。

政治局的那25個老頭子至今報不出來六次人口普查後的中國人口的數字,可是卻在那裡商量要求一對夫妻生育兩個孩子。近日更決定要求一對夫妻生三個孩子。難道這25個老頭子不知道做出的這次決定是違反人權的違法決定嗎?生幾個孩子要由土匪說了算?人們徹底失去自由,現在人們在銀行裡存多少錢也要受到共匪嚴控。中國人民銀行發布了新規定,內容是個人存款達到十萬塊錢,企業存款達到五十萬塊錢的,都要進行登記。登記的內容包括存款人的詳細信息,要註明存款的來源和下落。填寫相關人員的詳細資料,說明錢的流向。並且還威脅說,存款人如果不合作的話,就不讓取錢。

對於這個新規定的官方解釋是,防止洗錢,防止賄賂,保障存款人的資金安全。此一新規將在9月1日開始實行,這是共匪把它們的髒手再一次伸進老百姓的口袋裡去掏錢,也確實說明瞭共匪這個政權窮瘋了。有人說,中國的老百姓窮,沒有多少人有十萬塊錢存在銀行的。這個說法我是同意的。但是假如說有一億個家庭或個人確實有十萬塊錢存在銀行裡,這個總數就是十萬億。這對於窮得要命的共匪政權來說,也是一筆相當可觀的錢財。中國人沒有人權,所以就更提不到隱私權了。共匪巴不得進入各家各戶去掌握收入開支,能有多少結余。

在中國的古代,朝廷也搞人口普查,幾年進行一次,謂之曰料民。在周朝的時候,就已經有料民的記載。但那個時候朝廷想要通過瞭解從事於士農工商的人口有多少,耕地的面積有多少,由此朝廷就可以計算出稅收將有多少,糧食的收穫是多少。雖說是皇權專制,但是朝廷絕對不會過問個人的私有財產詳情,反而希望民富。任上的皇帝都知道民富國強的道理。

在當今的世界上,也唯有共產中國的國民任由共匪插手每個家庭的家政。還要給每個中國人洗腦,把手伸到老百姓的床上,告訴你應該生幾個孩子。現在更把手伸進老百姓的口袋裡去掏錢。難道中國人不覺得共匪的做法太過分、太離譜了嗎?共匪究竟還想把手伸向哪裡?干涉國際社會的手已被斬斷,干涉第三世界國家的手也因為沒錢大撒幣而變得軟弱無力。管理國家大事的手更是手足無措,把國家大事折騰得亂七八糟。現在唯有禍害中國人民的那隻手還在肆無忌憚地嚴控和搶劫。

被逼到了牆角的中國人民也到了無可奈何的地步上。除了起來反抗,除了決定推翻這個反人本、反人倫、無人性的政權以外,也實在是再沒有別的路好走了。官逼民反,自古如此。為了活著,為了像個人那樣活著,拚搏一下是值得的。更何況人民永遠是勝利者,人民是歷史前進中的英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